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你不知道我这么爱你  

2017-07-02 09:38:59|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怜的地冥,一直都过着暗无天日被SM的生活,天迹就像曙光,照亮地冥,给予他活下去的勇气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8章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天迹以四大元素书写秘M[天地人证],这正是之前老秦从半完人那里带回的。非宝不解其意,天迹解释道:表面的意义是指玄黄三乘是维持三界平衡的准则,但现在天下大乱的动荡局面,很大部分是玄黄三乘的责任,可以说是半完人的反讽。
天迹又道,天只是一穴,地不过山水土,人只有一生,想求全而久王,无疑痴心妄想。
破阵导致肚饿,所以想跟着非宝去道武王谷蹭饭。不过非宝考虑到天迹诸事繁杂,还是婉言拒绝了,霍飞雄亦及时赶到,便由他陪同非宝进入。于是天迹打算走人,又提醒非宝回来的时候记得给他带礼物,非宝应了,天迹这才离开。浓雾散去却不见神秘刀者,霍飞雄认为很可能躲藏在道武王谷内,与非宝一同入界天塔探视。
(天迹说肚饿要去蹭饭,其实并不是真的饿了,只是不放心非宝一人。提醒非宝回后带礼物,只是想确认非宝的平安。霍飞雄借非宝将道门拉上台面,道武王谷即将成为玄尊的打击目标。
何必求全,是半完人与天迹共同的理念,无论是造物还是做人,都不可能完美无缺。而玄尊事事插手,面面俱到,布局完美,对别人从不留手,凡事做绝,必遭天遣)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肥肠与庭三帖喝茶,饺子竟然杀上门来,虽是武功都学自肥肠,但饺子出手却毫无兄弟情份,招招狠戾。肥肠奋力反击,却仍顾念兄弟之情,难下杀手,饺子却祭出圣剑魔刀,要取肥肠小命,庭三帖见状赶紧援手。因庭三帖帮忙及时,饺子没能成功,他抛下狠话,要拿庭三帖开刀,以此报复肥肠。
饺子遁了,肥肠向庭三帖道歉,但庭三帖并不介意,饺子实在太坏,只望肥肠多多保重。从明月不归沉出来,饺子察觉时间到了,决定前往[囚心角]。 
(饺子杀上门这段十分刻意,倒像是要给肥肠洗清嫌疑,而且饺子打了一会儿就跑,还要改变目标针对庭三帖。庭三帖正是儒门分公司总裁,饺子此举,无异于针对儒门。而为了掩饰这个真实目的,饺子借打击肥肠为借口,如此一来,无人能察知玄尊的真实意图)
饺子的事,肥肠没有告诉X烟儿,长期的囚禁也选择了隐瞒。肥肠希望X烟儿远离这些阴谋诡计,最大限度的保护他CJ的心灵。
(按照肥肠所述,他长期遭到饺子的囚禁,但事实是,肥肠看上去非常健康,一点也没受到虐待。以饺子对肥肠的痛恨,会对肥肠这么好么?)


祸天韪是剑琅琊的[鬼叔],是疯魔的结义兄弟,所以自然不可能能剑琅琊下手。祸天韪只是按照早前的X惯,与剑琅琊过了几招,这也算是祸天韪有意训练剑琅琊的警惕与反应速度。
剑琅琊抱怨老爸的魔魂不肯相见,祸天韪亦不知原因。当年祸天韪被困阴阳交界,是鬼麒主救了他并封天葬幽穴,前不久才由乐寻远帮忙破封,所以欠下鬼麒主与乐寻远的人情。可鬼麒主却要杀剑琅琊,祸天韪就想不明白了,简直莫名其妙。剑琅琊却不奇怪,因为曾听圣母说过,这只鬼麒主是假货。祸天韪却不管这么多,反正是欠他人情了,但杀剑琅琊却是办不到的,因为小琊是祸天韪看着长大的孩子。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这时祸天韪发现疯魔的魔魂正在不远处窥视,考虑到疯魔不愿意面对女儿,所以祸天韪推说有事要办,急急离开了。剑琅琊亦有不祥预感,便赶紧去找孤星泪与邪天子。
祸天韪一路尾随至山洞中,但疯魔仍不愿相见,祸天韪只得劝他想开些,最好去见剑琅琊,有空还可以找自己喝酒。祸天韪离开后,疯魔再度现身,魔魂虚无飘渺,没有实体,但他的眼神中却包含温柔。
(现在有个问题,闇影的存在,据地冥说,是疯魔+寒武纪合体而成,但实际上疯魔剑上缺的魔魂在外流浪,为啥会有两个疯魔?
地冥明显说了谎,与寒武纪合体的并非疯魔,而是他自己。疯魔的魔魂在外流浪,甚至有意避开女儿与基友,这是何故?正因对地冥的厌恶,所以寒武纪绝难想到自己是与地冥合体,别人也不会想到这一点。而魔疯四处游荡却连女儿基友也不敢认,就是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因为他的ID借给了地冥。地冥借用疯魔ID,与寒武纪暗中调查玄尊与天邪众,并趁机与云徽子联合。疯魔则为了地冥的安全,所以不敢露面,因为原本魔族也可以夺舍他人,但是疯魔却没有这么做。
地冥暗中与云徽子联合调查玄尊,在上一章中,又有了与法儒联合的机会。玄尊在上一章已自人觉与鬼麒主的ID中下线,正是无处容魂,这时地冥就要派上用场了。早在地冥两次警告鬼麒主不得对天迹下手之时,玄尊就已经容不下他。如此今总算等到第五灾结束,玄尊就不会再留着地冥。所以玄尊会趁机逼害地冥,然后上地冥的ID,暗中针对天迹。但玄尊不会想到,地冥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暗中留了退路。
法儒之前早就怀疑玄尊,但现在却对玄尊的情报深信不疑,还是说不通的。云徽子亦是怀疑玄尊,暗中与闇影联合,却仍未表示立场。天迹知晓的情报最少,也是玄尊的逼害目标。地冥与天迹关系密切,以阳奉阴违的实际行动反抗玄尊。以上四人,各自掌握不同的线索,但若是不联合起来,永远不是玄尊的对手。所以俺倾向于他们早已暗中联合,但为了避人耳目,需要隐瞒此事,然后装作入套引蛇出洞,将玄尊诱出再进行打击)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玄黄岛东北方向有一座孤岛名为[囚心角],鬼麒主来到此处,只叹荒凉。山壁之上,随处可见剑痕遍布,仿佛带着最是深的怨恨,将山壁划得面目全非。一白发鬼雄端坐于洞中,他的手指呈不自然的扭曲,不知是否残疾。曾经异斩魔弯也是个狠角色,身为妖魔却差点儿倾覆鬼界,更有甚者,取了[鬼酆三皇]的首极。
[鬼酆三皇]是最后死于异斩魔弯之手的三只倒霉蛋,自那以后,鬼域再无异斩魔弯的威名。很久以后,鬼麒主才打听到异斩魔弯隐居到这荒岛来,二人也算是邻居。
([异斩魔弯],异性恋斩杀魔族中基佬?)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异斩: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哥只是个传说,那些虚名,不提也罢。
鬼麒主却道,你心中委屈,我全都知晓,阎十八、地狱公过于昏聩,竟然怀疑你的忠诚。
异斩魔弯性格暴戾,两次出手打断鬼麒主的话,然而后者全无畏惧,继续套近乎。异斩魔弯平白遭受猜忌,故而才会反杀主上,而今鬼麒主要得到异斩魔弯的忠诚,就必须表现出自己的信任。舍不得孩子套不狼,舍不得狱龙刀套不着打手,鬼麒主将珍贵的狱龙刀相赠,终于打动了异斩魔弯的芳心。
(鬼麒主成功得到一名牛B的打手,狱龙刀则克制仙门武学,所以他的目标很明确)


自玉贵妃向亲近的属下坦白自己是鬼麒主儿砸后,众人报告工作时,遇到鬼麒主的部分就显得有些犹豫与尴尬。御均衡担心鬼麒主之事会影响玉贵妃的心情,所以作报告时格小心翼翼,玉贵妃则安慰他不用挂心,因为前后两只鬼麒主根本是不同的人。玉贵妃作为主事,与下属们的关系和谐而亲密,互相依赖,所以德风古道的工作环境也格外温馨。
乐寻远前来拜访,巧言善辩将先前一应针对与暗中算计皆说成是[误会],也不承认是元筝的同党,并且要求与儒门合作,希望玉贵妃在行动前与他通个气。这番鬼话,不仅是玉贵妃,就连御均衡等人都是根本不信的。但为打发乐寻远离开,玉贵妃便假意允诺了他,
小树林中,乐寻远亦知玉贵妃不会轻易上当,但儒门救灾甚久,也是损耗良多,故而乐寻远并不将儒门放在眼里。
(乐寻远变了,轻视敌人就是败亡的开始,更何况他实力最弱,也不知局面深浅,说出禁语[霸业],看来要完)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将道门之事交由非宝处理,天迹很是放心,路过集市,又想吃香肠。摊主都认识天迹了,劈头就骂[臭小子],实在是天迹骗吃骗喝已是惯犯,根本无法忽视。
(但天迹都一把年纪了还称为[臭小子]不太合适吧,虽然他确实脸嫩==) 
幸好天迹这次带了钱来,所以摊主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天迹闻此,开心的伸出了剪刀手。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咋这么会卖萌呢?)
摊主与天迹猜拳四个回合,天迹完败,真是太伤心人心了,如此高手,天迹不禁要请教何方高人。
摊主: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我叫第一名。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啥?
摊主: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第一名!
就像触到了神奇的开关,天迹飞起一脚把人踹飞了,遭到围观群众的严厉批评,但天迹自己都不知为何会出脚伤人。
 (因为[第一名]听来像[地冥],天迹对[地冥]的厌恶达到了条件反射的程度)
摊主走了回来。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方才你说了啥米,为啥我为啥会无法控制自己?
摊主: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我说我叫第一名……
于是又被踢飞,天迹再度被指责,过了会子摊主爬了回来。
摊主: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你绝逼是故意的!!!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我道歉,你再说一次,我肯定不动手。
摊主决定再试一次,却未仍被打飞,但这次并非天迹动手,而是法儒。
围观群众: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快走啊,真正的流氓来啦!!!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奉天哪,刚才你为啥要揍他?
法儒: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看你揍他两回,以为他占你便宜,不是么?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不是啦,因为好像听到地冥两字,所以抓狂,无法控制自己……
法儒这才知道误伤无辜,便留下银两了表歉意,天迹看钱放得太多,就拿了根香肠吃。他总是这般可爱,仿佛任何事都没放在心上,法儒有些无语。
天迹: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前天你说有事离开,去干啥了?
法儒: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我去见地冥。
天迹果然要动手,然而法儒小眼一眯,天迹就升天了,变成一颗星星。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笑死,法儒太不温柔了,天迹也是真的很讨厌地冥)
天迹一脸是伤回来,向奉天讨个说法。
法: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与你一样,属于条件反射。
天: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奉天……
既然如此,天迹也不放在心上,只问法儒找地冥作啥。法儒说去问一个真相,天迹便知是玄尊之事,而地冥的回答也始终如一,所以天迹认为事实就是这样,根本不用怀疑。
法: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也许你俩应该好好聊聊,不要总是喊打喊杀。
天: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为啥这么说?
法儒并未言明,只是希望天迹换个角度,也许可以发现更多真相。天迹有些懵B,法儒最近的话,越发难懂了。气氛一时有些沉闷,法儒告辞离去,天迹给拿了几根香肠,又趁机邀请法儒一起去喝饮料。
(法儒竟然要求天迹与最讨厌的地冥和平相处,天迹当然会觉得奇怪啦)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天迹回到仙脚,发现竟然有宴席,但他真的没有钱置办这些,是谁做的呢?地冥现身道,此乃眩者的告别晚宴。对方态度陡变,天迹也记着法儒的话,所以只说已经累了,这次就不动手。
挥动袖子,场景变化为烛光晚餐,又有小丑演奏音乐,天迹不禁感慨这人花招真多。
(毕竟是请梦中情人吃饭啊~)
地冥道,在咱们的恩怨了结前,与我共进晚餐吧。
这态度与以往截然不同,天迹敏锐的感到有些不对,为了掩饰慌乱,抓了鸡腿就啃。
天迹说,你有话快说,有P快放。
地冥道,我无话可说,也无、无P可放。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天迹正喝葡萄酒,闻言直接喷了,地冥只感好笑,原来说脏话是这样有趣。 
天迹恼了,你为啥学我说话!
地冥表情淡然,人生至此,很多事没有尝试,总是遗憾。此话暗含不祥,天迹认为这是地冥有意扮可怜,以此激起他的同情。地冥却避重就轻,请天迹不要介怀,尽情畅饮吧。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先有法儒的语焉不详,此番地冥态度不对,天迹努力掩饰内心的慌乱,希望地冥不要OOC,还是变回原来那个熟悉的地冥。 
地冥挥退闲杂人等,与天迹单独对话,说有东西要交给天迹。
天迹问,你究竟与奉天说了什么,为啥他对你的态度变了?地冥无意告之,让天迹别放在心上,他也不需要法儒高高在上的怜悯。
天迹恼了,凭啥这样说奉天!
地冥也不想提他,明明是好不容易得来的二人时光,为何要提第三个男人的名字。
这样天迹就更搞不懂了,不说玄尊之死,也不提奉天,二人之间还有啥可说的呢?
地冥向天迹表示感谢,愿意与他共进晚餐,天迹埋头苦吃道,美食是无辜的,不能消灭地冥,就只好消灭它们啦~
所以天迹根本不担心食物有毒,因为地冥有很多机会,如果他真的想的话。此话不假,地冥确实有很有多机会可以杀死天迹,但他都放弃了。不仅如此,就连老鹰的那次暗杀,也是地冥故意没有告之其天迹真正的命门,所以才以失败告终。
很多时候,其实天迹也不知道,地冥究竟在想什么。口口声声说,[天迹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上],有了机会却故意放过。天迹不知道的更多,地冥两次警告鬼麒主不得伤害天迹,更为天迹两次扇了傀一耳光。
地冥说天迹只能死在他手上,然后又不下手,别人要杀,他还要阻止,这意味着什么呢?
天: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这样并不能解释你的动机与行为,除非你真确定他杀不了我,万一老鹰歪打正着怎么办?
地: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你又这样装傻,有时我庆幸你这样没肝没肺,有时却又痛恨你装傻充愣。
天: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唉你要求很高啊,你杀我师害我友,没揍你已经很有涵养了~~
地冥一时接不下话去,举杯喝酒,天迹也拿起鸡腿,却又觉得气氛不对。地冥保持沉默,难道又在装B?天迹装傻,对地冥的感情默然视之,地冥只觉杯中之酒苦涩无比。挥袖结束了晚宴,桌上出现一卷轴,这就是地冥要交给天迹的东西。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天迹很反感地冥的那些剧本,但这张真的只是白纸而已,如同天迹对末日十七的认知,一片空白。天迹不解其意,地冥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想告诉你的一切。
(正是无法传递的爱)
地冥道,这世上讨喜的人太多了,你又能记得谁?
即使有,也不会是地冥,地冥是坏人,杀了老鹰,天迹怎么可能记得他呢?自嘲不已,胸中只余苦涩,如果天迹只爱一人,也只会是奉天,不会是地冥。
地冥拂袖而去,场景变幻回云汉仙阁,法儒的话与地冥的话,都让天迹感到不安。然而地冥做恶多端是事实,无论如何天迹是一定要找他算帐的,才不会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就手软,才不会……
可是为何听到[末日十七]这个名字,竟有些心痛?天迹看着手中的空白卷轴,心中疑云渐渐扩大。
(与法儒对话后,地冥就向天迹交待遗言了,这一切应该都有计划安排。若地冥真的顶替疯魔与寒武纪合体,暗中调查玄尊,则他早与云徽子联合,上集又可与法儒联合,这次晚宴,则可暗中与天迹联合。若真是如此,一场针对幕后黑手玄尊的布局已悄然布下,未来将此玄尊出洞)


天织主恢复了意识,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现实。闻知秋瑟剑会交给梵天,天织主也是放心,但她想离开精灵天下,将丈夫与女儿的尸骨带回安葬。神晖主便让她再等三天,等待结界的缝隙出现。
(坚强的女人已接受了现实)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梵天只知地冥而不知玄尊,已决意与地冥一战,但还没有衬手的兵器。正好聂寒上门来请,说是有克制血闇之力的高级货等候来取,于是梵天就跟着去了。
遂无端见定风居遍地骨架,很不理解,梵天却知此乃[玉圣遗族]的X俗。所谓[遗族],就是被世人遗忘的一族,他们住在玉圣天山,惯借九天神火,擅长祝融神铸之术,乃轩辕一脉的后裔。但借引天火是个危险的工作,所以玉圣遗族常在河边走,终于马前失蹄,聂寒就是硕果仅存之人了。
(真是悲剧啊)
 那时的天火之灾,是玄尊救了聂寒,作为报答,聂寒为玄尊铸造了三件神兵。
(按照玄尊的尿性,那火是他放的,然后聂寒免费铸造了神喻神泣双剑与正法)
只可惜聂寒并未介绍这三件神兵,梵天也没有细问,想到自愿牺牲的冷飘渺,聂寒又是一阵心疼,掏出酒来喝了一口。如今只有寄望于梵天,将邪恶的地冥叉死。三光神剑已断,只因神泣太牛B,梵天说此剑与天迹的神谕剑长得一样。聂寒心下一惊,却并未说明原因。
(神谕剑是聂寒造的,却成了地冥的兵器,聂寒会怀疑玄尊么)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时间不早,聂寒现场开工,将秋瑟剑与三光神剑合二为一,铸造更牛B的神剑。冷飘渺之魂魄亦与梵天亲切对话,有了梵天诛邪的保证,冷飘渺亦可安心上天。过了会子,神兵即成,一页书得到橙武,就打发遂无端回去了。聂寒本想请梵天喝茶,一页书却说要留待胜利之后,此话也甚得聂寒之心。
梵天离开了,聂寒独自饮酒,再度泪目。冷飘渺走了,留下的人却总是伤怀。 
(地冥已经记在一页书的帐上,时间不多了)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同样得到橙武的还有剑咫尺,不过这剑是他从身体里养出来的。与祸天韪一战,剑咫尺表现亦佳,剑儒对这个传人非常满意,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剑咫尺好奇为何剑儒会与祸天韪结下梁子,其实此事与庭三帖有关。当年庭三帖十分看重祸天韪这个对手,想要打败他证明自己,但剑儒又从中阻挠,以[为了弟弟的安全]为由,擅自代替庭三帖出战。为了此事,剑儒同时得罪了祸天韪与自家弟弟庭三帖。
剑儒说这些,是希望剑咫尺能放下心中芥蒂,与遂无端和好。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家人,剑儒希望剑咫尺不要学他,弄得如今兄弟反目的地步。
(==呃,原本俺是同情剑儒的,但他这样搞也很让人无语。总是干涉弟弟的私事,单方面的将弟弟视作未断奶的孩子,不仅干涉他的决斗,也抢走他参加末日圣战的机会。纵使理由是[为了你好],也得取得庭三帖的许可才好,可剑儒几次三番这样自做主张,弄得吃力不讨好,看来是不会做人)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注意墙上的破镜)
无明之渊,只是一处没有昏暗的石室,地冥常常在这里想念曙晨。脱下华丽的外衣,只余简陋的内衣,结束与天迹的晚宴,地冥披散着一头黑发,回到这个暗无天日的石室,一如他的人生,没有光明。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将外衣放在地上,地冥回眸,破镜中映照出他浓妆的脸,也映射出他破碎的心。想念曙晨时,地冥总是这样看着破碎的镜子,想像天迹的可爱神情。  
地冥看似气势,实则虚张声势,他的气势撑起来完全靠衣服,内衣下的皮肤尽是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地冥面对破镜,有时他都不记得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地冥向往天迹的生活,羡慕他肆意欢笑、爱憎分明的性格。可惜此身不祥,竟分不清是血闇之源还是玄尊之了,这满身伤痕,是在地冥之身抑或天迹之身。 
长久的望着镜子,沉浸到种种幻想之中,但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每次地冥总是告诫自己,我是末日十七,永远都是。我成不了天迹,我只是悲剧的复制品。
玄尊早就催促地冥拿下天迹,然而地冥努力至今,玄尊却连天迹的一根毛都没看到。预感到玄尊的暴怒,地冥主动领罚,他挥动带刺的长鞭,不断鞭打自己瘦弱的身躯。
长鞭带着倒刺,很快地冥的背部就血肉模糊,而这对于地冥是司空见惯的事,因为殉道者的工作就是受虐。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疼痛使得地冥满面冷汗,自虐结束后,他穿好衣服去见玄尊。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即使在黑暗中,玄尊的眼神依旧犀利,看穿地冥的虚弱,玄尊已知地冥主动领罚了。然而这样仍不能使玄尊满意,地冥只是挨了几鞭,就想蒙混过关么?或者主动领罚,就是想让玄尊无话可说? 
玄尊道,这么长时间,你表面上处处针对,实际上却暗中关照,所以天迹至今未上刑台,献出一魂一魄!以为我好忽悠是么,我阳奉阴违的乖儿砸啊!!!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这话确实没错,地冥一直都阳奉阴违,玄尊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天迹的一魂一魄,可地冥接了任务,就是不干实事。老鹰那次,地冥故意告之错误的命门,导致刺杀失败。更在之后故意杀死老鹰,以此谎报军情,蒙混过关。每有机会,还总是提醒天迹各灾的注意事项,更有甚者,还提醒天迹不要沉迷法儒,当以正事为重。冒着拖戏被骂的风险,每周一撸精灵,导致冷飘渺退隐了都想不开,跑去殉了剑。而这些,都是因为地冥不忍对天迹动手所致。
更要命的是,地冥不知前段时间鬼麒主皮下是玄尊,竟然两次警告他不许对天迹下手。想必玄尊忍了许久,终于忍到今天,地冥却主动跑去受罚,胆子很大啊。 
玄尊拍案,地狱业火窜起,包围地冥。
地冥仍想垂死挣扎,换得活命之机,然而玄尊知道地冥的尿性,他绝不可能对天迹动手,所以拒绝了。若地冥一意孤行,就要单挑梵天,如能像傀一这般死于梵天之手,也算实现自我价值。
玄尊暗示,地冥要以死开启第六灾,这是最后的机会。
说完这些,玄尊的身影消失了,只留空荡荡的椅子。
(玄尊知道地冥对天迹一往情深,所以决定利用地冥做两件事:
1.开启第六灾
2.待地冥死后夺取尸身,以地冥的模样去接近天迹
自人觉与鬼麒主这两马甲下线后,玄尊之魂无处可去,地冥就是个最佳马甲。
地冥的石室中,有一面破碎的镜子,地冥总是看着镜子想念曙晨。昏暗的石室中,只有破镜反射着微弱的光线,曙晨也是如此,是地冥暗无天日的人生中唯一一抹亮色。伤痕累累的地冥,立于破碎的镜前,思念一无所知的天迹,这就暗示了两人一体两面的关系。天迹与地冥终将合体,成为天迹之子,回归天照神位。天照的神体正是八尺镜,被一分为二后,成了破镜


示流岛上,蝴蝶君三人逐渐靠近了天照神社,却不料曾经的友军皆被感染,举刀杀来,他们还能平安到达天照神社么?
为教鬼麒主做人,遂无端想要升级,于是剑儒传授他[穹霄辟冥剑],无端能否成功接受这万千剑意呢?
祸天韪没能带回剑琅琊的首级,鬼麒主有点不爽,想要试探祸天韪的实力。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你不知道我这么爱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剑琅琊与孤星泪正要把邪天子埋掉,却不料疯魔借体转生,重新上线的疯魔眼中冒光,一剑指戳向女儿喉间!
(八成是强行紧张,试验女儿的反应能力。邪天子的尸体正好让疯魔借体转生,于是地冥借用疯魔的ID蒙混过关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 
地冥肆意掌握他人的人生,但其实他最想掌握的是自己的命运。为护天迹,地冥对上梵天,言语上的故意刺激,显示其无比的决心。梵天不明内情,将地冥当作血闇源头,是创造无数悲剧的幕后黑手,而玄尊,还在暗处伺机以待。
霹雳斩魔录28剧情+吐槽*你不知道我这么爱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饿货之初,万恶之始,玄尊究竟能坏到何种程度?
奉天逍遥,梦幻情侣,又将经受何种的爱情考验?
天邪八众,九天玄尊,又将搞出咋样的狗血大戏?
敬请期待,斩魔上册,第29章地冥下线玄尊上线。


本周总结
本周的重要内容,延续上周玄尊的套路,简单总结一下:
饺子与肥肠已经换人上线,所以鬼麒主的气质截然不同。肥肠口中的鬼体X烟儿,即是八部众中的乾达婆,且肥肠有意将玄尊干的坏事都按在饺子头上,借此掩护玄尊,不可掉以轻心。饺子则故作敌对,打消正道对肥肠的戒心,并制造针对儒门的机会。聂寒的老家在玉圣天山,玉圣一族被灭八成与玄尊有关。玄尊灭了玉圣遗族,再救下聂寒,正是灭你一族还得到免费的三件兵器,真是稳赚不赔,聂寒则是亏本到家。
玄尊察知地冥长久以来阳奉阴违,遭到严厉批评,被勒令对上梵天,此举无异于让他去死。下周地冥被叉死,换玄尊上线,便可趁机接近天迹,夺取他的魂魄。
地冥石室中的破镜,暗示天照的八尺镜,以及与天迹一体两面的关系。玄尊说,凡人之躯无法承受血闇之力,所以地冥与天迹都不是凡人。肥肠与饺子都是人鬼之子,可以排除奇迹(神鬼)之子的可能,神鬼=神毓逍遥+地冥鬼谛。
法儒向地冥示好,但却OOC了;地冥主动向玄尊认罪,有自首情节,却没得到宽大处理;地冥说闇影=疯魔+寒武纪,但实际上疯魔却在外果奔,直到邪天子挂点,才有借体转生之机。综合以上情况,地冥已经安排退路,闇影=地冥+寒武纪,并与云徽子暗中联合;之后由云徽子代筏,法儒与地冥联合,最后由法儒说情,天迹与地冥联合,至此四人结成同一战线,设局引诱玄尊浮出水面。所以接下来玄尊上线上,法儒必定会在他的怂恿下,将天迹送上刑场。玄尊只要露头,就算暴露。
饺子将狱龙刀送给异斩魔弯,意图针对仙门;霍飞雄利用非宝,将道武王谷拉上台面,所以道门即将成为玄尊的打击目标;乐寻远则盯上了儒门,认为苦境只有儒门可以为敌的乐寻远,有点搞笑。
综上所述,无论道门、儒门、仙门都有后着,就连梵天,也成了玄尊利用的对象。玄尊布局深谋远虑,总是一箭多雕,坏事做到最绝,占尽便宜,从不翻车。天迹、地冥、法儒、云徽子,四人是否暗中联合,给玄尊下套呢,试目以待。地冥被夺舍的剧情,比我预料的要早了10集,未来剧情的进度也许会加快些吧,毕竟下周就半档了。



OVER
  评论这张
 
阅读(202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