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2017-04-13 20:53:50|  分类: 布袋戏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天迹狼狈遁逃,地冥却是坐下了,傀一上前擦净了桌子,换了只新杯子重新倒上了奶茶。
“冥冥之神,不抓他回来么?”
“不用,已有安排~~”
一杯见底,傀一又为地冥倒上一杯。
“你应该也恢复记忆了吧,不打算喊我一声[父亲]么?”
傀一默然不语,地冥恢复记忆那天,就顺手解开了傀一的记忆禁制。原来傀一的真名为邪说,幼年之时,被地冥寄养于外,可巧就在前次的事件回到了地冥身边。傀一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地冥的[儿砸],可是傀一对地冥缺乏亲情,仍是以[属下]自居。
“邪说,你还有个弟弟,他叫[离凡]。”
“弟弟……”
傀一过去的人生,只有一位[母亲],虽然并非亲生,但也是相依为命。如今有了这牛B的爸爸地冥,还有一个素不相识的兄弟,傀一暂时还未能消化这样的事实。地冥虽然自称父亲,但他的外表却与[父亲]完全对不上号,火红的长发,清秀的面容,看上去并不比傀一年长多少。但傀一知道,虽然地冥看上去很年轻,但年龄应该不可考了,估计是个老妖精。
傀一腹诽不已,地冥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并不介意,只将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他。
“这是送你的礼物,好好利用吧~~”
地冥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了,傀一好奇的打开盒子,竟然是胭脂水粉唇膏甲油之类的化妆用品。傀一甚是惊讶,地冥的爱好难道是化妆!?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雨滴淅淅沥沥,渐渐止息,天迹在窈窈之冥附近寻找失落的衣箱。体内血黯之气仍是肆虐,可天迹顾不得疗伤,一心寻找。可是转了几条路,仍然没有发现,天迹按紧了胸口,收了神谕,靠在树干了歇会儿。沿着回家的方向一路寻去,仍未有获,正当失望之时,有个青年手上似乎拖着两只箱子。天迹定睛望去,果真没错,是衣箱!
青年身材壮陨,一人拖着两只大衣箱也挺轻松,天迹喘了两口气,咬牙追了上去。
“壮士,请……请等一等!”
大漠苍鹰闻声回首,跑来的果然是那晚见过的白发仙者,只是此刻颇为狼狈,白色的衣裾亦沾了污泥,银色的发丝虽是略为凌乱,却也不掩他干净美好的气质。只是其面色苍白,一层薄汗却反衬他肤色剔透,唇色亦不显血色,整个人带着病容。事实上,昨晚天迹还曾被大漠苍鹰抱在怀中,只是他那时昏迷,并不知情罢了。
看着天迹努力追上来,大漠苍鹰停下了脚步,待天迹奔到眼前,已是气喘吁吁,面色愈发苍白了。
天迹按紧了胸口问,“壮士,请、请问,这箱子,从何而来?”
“捡的。”
“壮士,这箱子是我丢的,还我可好?”
大漠苍鹰审视着面前之人,“我怎知道你不是骗人?”
“真是我的,是贼人偷,了我家的箱子,内中的物品我都知晓。”天迹便将箱内的物品约略说明,由大漠苍鹰开箱验看,果然分毫不差。大漠苍鹰也是爽快人,将箱子的绳索交给天迹,便要走人。
“壮士且慢,能否帮,帮我把箱子,运回家中?”
以天迹现在的状态,能独自走回去就算不错了,实难将衣箱运回。大漠苍鹰看着天迹虚弱的模样就点了头,天迹十分开心,将捆衣箱的绳索交到大漠苍鹰手中。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法儒尊驾来到仙脚,却并未发现天迹的行踪,一想到天迹定是遇险,法儒就焦心不已。雨滴渐渐止歇,法儒尊驾掐指一算,向窈窈之冥的方向化光而去。
“壮士,请问,尊姓大名?”
“大漠苍鹰。”
天迹微笑道,“很威风的,名字啊,你可以喊我,[逍遥哥]~”
按在胸口的手指都泛白了,仍是玩笑不断,大漠苍鹰对这个柔弱的天迹有些刮目相看。
“你多大了,我要喊你[哥]?”
“唉呀唉呀,男人的年龄,可是秘密呀,不能说的~~~
大漠苍鹰简直无语,“无聊!”
天迹却是笑个不停,过了会子笑声变成了咳嗽,大漠苍鹰停下脚步,想拍拍他的肩膀。
“喂,你没事吧?”
却不料触手的身影摇晃,就在天迹将要倒下之际,大漠苍鹰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腰。大漠苍鹰身材健硕,天迹几近完全没入怀中,他的脸向后仰着,露出优美的颈项。天迹完全失去了意识,面色酣红一片,大漠苍鹰摸摸他的额头,只感烫手。然而天迹的指尖却是冰冷,似是发烧,但苍鹰却不知更深层次的原因。领路人昏倒,苍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将两只衣箱并排摆放,将天迹平放到箱子上。天迹是那般苍白脆弱,苍鹰想,即使现在取其性命,想必也无人知晓,可他真是灭族仇人么?天迹躺在箱子上,晚秋的凉风吹着他的发丝,忽的咳出一丝血线,顺着唇角滑下。
难道是受了内伤?大漠苍鹰细探其脉向,发现天迹体内有一股十分诡谲的邪气正在漫延,已侵蚀心脉,情况十分危险。想到这或许是地冥所为,苍鹰又想撒手不管,若天迹真是灭族仇人,就此自生自灭也并非坏事。可若不是仇人,放任一条性命在眼前消亡,也有些于心不忍,苍鹰犹豫不决,亦不知该如何施救,一时茫然。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九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正当大漠苍鹰束手无策之时,法儒尊驾从天而降,他完全忽视了苍鹰,将天迹扶起先渡了一些真元。然而这便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细一探究,乃是因血黯之气侵蚀所致。法儒眼神一凛,天迹伤得十分严重,血黯之气已入心脉,情况危急,需立刻施救。
“你是……”大漠苍鹰询问法儒。
“我是他师弟,现在要回仙脚治疗,其他情况,我想稍后询问少侠。”
大漠苍鹰说好,法儒尊驾也不多言,抱起天迹化光离去。知道地点就好办,大漠苍鹰化身巨大老鹰,驮起两只衣箱随后跟去。
云汉仙阁今非昔比,虽然外面看是古色古香,然而内部装修全是欧式的。法儒抱着师兄进了屋,便觉很是碍眼,看来那个傀一根本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但眼下不是纠结此事之时,将天迹轻柔的放在席梦思的大床上,法儒运功为天迹驱除血黯之气,过了一会儿天迹呕出口黑血,终于恢复了意识。
“奉天……”
看到师弟的脸,天迹顿感委屈,泪珠滚滚落下。法儒亦是不好受,他离开仙门已久,难以护持师兄左右,而天迹却被同为[玄黄三乘]的地冥针对,也是过分。
“奉天……好痛……”
“不怕,有师弟在。”
握住天迹的手,法儒细声安慰,又把被子弄好,天迹身心俱疲,终于沉沉睡去。抚摸天迹柔嫩的脸颊,法儒只感师兄又瘦了,直到这一刻,法儒才深深后悔,为何要离开师兄的身边,否则又怎会给地冥可趁之机伤害天迹呢?
因仙脚设置了特殊的保护罩,所以大漠苍鹰驮着两只箱子无法着陆,法儒听到外间声响,便出来放了大漠苍鹰进去。两只衣箱在地上拖行甚久,所以都有些脏了,幸好内中并无进水。法儒挥一挥衣袖,以功力去除掉箱外的水气,随即灰尘也消失无踪。法儒开启衣箱,发现俱是些旧衣,便思量下次定要为师兄添置衣物。想到师兄手中拮据,亦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法儒更加心疼,便在衣箱中塞了些许银两,供天迹使用。
只是法儒不便留宿仙脚,所以很是放心不下,天迹伤势未愈,虽能时常来看护,却不能常伴左右。见大漠苍鹰还算可靠,法儒便有了主意。
“少侠可有紧急之事事要处理么?
”无,并无他事。“
法儒甚喜,“有一不情之请,可否在此地逗留些许时日,代为照顾天迹。他伤势未愈,需要照顾,而我不便久留。”
“可以。”
“请问少侠名号?”
“大漠苍鹰。”
法儒又留下些许银两,若是天迹想吃什么,就劳烦苍鹰去采买。法儒亦会每日过来照顾,苍鹰答应了,于是法儒便告辞回了儒门。苍鹰来到天迹卧室,那么大的床,天迹只睡了一边,虽仍是面色苍白,但唇上倒有些血色了。
天迹皮肤甚为白皙,比之凡间女子,更为出色。大漠苍鹰是个糙人,难免好奇,他犹豫伸手,触之果然手感极好,就像前些天吃过的豆腐一般。天迹睡梦中亦不安稳,抓住苍鹰的手弱弱道,“奉天,师兄念你啊……”
望着天迹睡颜,不知何故,苍鹰只感悸动不已,那时他还不知,这便是心动的感觉。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