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八章  

2017-04-12 13:55:19|  分类: 布袋戏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名:天地不容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迹不逍遥 第十八章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十八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傀一回到窈窈之冥,便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主人照例戴着面具,但不知为何,总感甚是不悦。云汉仙阁已按照主人的要求装修完毕,傀一来报告支出款项,以及将为天迹采买的衣物上交。
看着帐单与两箱衣服,地冥面色冷淡,之前真是脑子进水,费这么大一笔去给天迹装修云海仙阁,还特么的要求精装!挑开衣箱,里面一水的蓝色衣衫,深浅各异,广袖绸带,衣裾暗纹,绣工俱佳。傀一办事得力,按照地冥的要求,挑选的无论做工、款式、面料、色彩,确实是极其衬托天迹气质的华衫。然而此时非彼时,地冥已经恢复记忆,自然对天迹的观感改变,那般迷恋已化作昨日云烟,所以对天迹穿这上些衣服会有如何美态,也全然没了兴趣。
“衣服挑得不错,把这些两箱送去,至于原来那两箱可以扔了。”
自云汉仙阁开始装修那天,天迹的衣箱便送到了窈窈之冥,地冥抱着好奇的心态开启衣箱,便决定要为天迹添置一些漂亮的衣服。天迹原本的衣衫色彩已经疏淡,款式也不甚新颖,难以衬托天迹的气质。眼下虽是记忆恢复,对天迹爱恋不存,但衣服已经买了,所以还是照旧送给天迹。但是地冥私自决定将天迹原先的衣箱扔了,却是有些僭越。


纤长的睫毛动了动,空气渐渐涌入单薄的胸腔,却使得因窒息而昏迷的天迹更加不适。天迹咳嗽着醒来,渐渐忆起地冥那个冰冷而霸道的吻,难道在地冥面前,天迹毫无[拒绝]的权利嘛?想到这一点,天迹便觉得必须离开,即使露宿街头,也不能再在窈窈之冥住下去。
打定主意,天迹掀被起身,这才发现外衫已被除去,是谁帮自己脱了衣服?是地冥嘛?可他不是那样体贴的人,天迹放弃思考,起身穿衣,忽而想到自己的衣箱尚在地冥那里,应该拿回来换上自己的衣服才对。坐在床边,天迹犹豫着是就这样出去,还是先把外衫穿起来再去,敲门声已然响起。
”请进。“
傀一进屋向天迹问好,说是要把衣箱送来,天迹闻知乐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然而待仆人将两个衣箱抬进来后,天迹愣了,因为这并非他原本的衣箱,难道地冥给他换了两个箱子?
”这箱子不是我的,是否弄错了?”
傀一恭敬道,“没有,这是主人特意为您购置的新衣”,随即示意仆人退下。
“……”
天迹有些搞不懂地冥的想法,难道这是昨天那个吻的补偿?傀一亦告退了,天迹遂上前开启衣箱,衣衫尽皆精美,并且都是天迹喜爱的蓝色,但是这都不是他原有的衣服。天迹把所有的衣服都翻找了一遍,顿时慌了手脚,随即也顾不得披上外衫,摔门而出。


天迹先是去了大殿,但地冥并在不这里,问了仆从才知他在后花园。心下着急,天迹转身就跑去后花园,仆从们只感奇怪,因为这个银发的仙人还从未有过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所以必定是有紧急的事吧。
傀一将下午茶及点心在餐桌上布置好了,地冥奏罢一首钢琴曲,起身来到餐桌边。喝了一口浓郁的奶茶,地冥心情好转,傀一却上前道,“冥冥之神,天迹来了。”
地冥放下杯子,顺着傀一的视线望去,许是跑得太急,天迹抚着胸口,在蔷薇花丛中喘气。若是以往,地冥定会上前去迎,但现在他只是坐着等天迹过来。
“地冥,我的……衣箱呢?”
天迹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过于紧张,因为那两箱衣服很重要。
“不是送到你的客房去了嘛?”
傀一恭敬回道,“是的主人,方才已送至客房。”
地冥悠哉的端起了杯子,然而尚未送到嘴边,就被天迹拍落。奶茶洒了一桌,杯子则落在地上,碎了。
地冥拍案而起,一把揪住天迹的手道,“你究竟在做什么,全无往日的温柔气品!”
傀一赶紧退开,虽然主人在笑,但表情真的很可怕。


“你看看你,外衫都没穿就跑出来,衣箱不是送到你屋里去了嘛?”
昨天手腕淤青尚未消退,岂料今日又被勒住,天迹只觉钻心的疼,但现下已顾不得这些。
“我原来的衣箱呢?”
“扔了~”
天迹难以置信,地冥怎能自做主张,随意处理别人的物品?然而天迹转念一想,或许地冥是故意骗人,就是要看天迹着急的模样。可是想到那两箱衣服或许找不回来,天迹的眼眶就湿润了,因为那不仅有奉天送给天迹的衣服,还有妹妹玉箫的遗物。
天迹努力平息怒火,可泪水却止不住滑落,“你骗人的,对嘛,只是与我开玩笑……”
“都是旧衣服,留着有什么用?已经替你买了新的,旧的自然就不用留着~”
“地冥你个混蛋!!!”
天迹暴喝一声,地冥吓了个激灵,与天迹相交这么多年,还从未见他这般模样。天迹从来都是温柔乖巧可爱,即使地冥害他中暑、受伤、各种欺负,天迹也没有这样发过脾气,那怒火与瞪视的眼神,都让地冥感到不快。
“我混蛋?”
地冥撩了撩火红的发,随即推了天迹一把,后者踉跄的稳住脚步,随即抚住了青紫的手腕,眼角都红了。
“眩者亲手给你做点心,给你装修房子,给你买新衣服,最后就得来一句[混蛋]。你心里只有师弟,无论眩者做什么,你都不会放在眼里。你那两箱旧衣服,全是那个好师弟送的吧!”
“我一直把你和非常君当作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一会儿对我千般好,一会儿又全变了样,我是你的玩具嘛?”
“终于说实话了,与眩者交往真是委屈你了,那好,以后不要见面,你可以滚了。”
“我的衣箱扔哪了,告诉我,现在就可以走。”
地冥笑了,“你还想去找是吧?”
天迹不想再说话,只等待地冥的答案,也许从此后,都将是[天地不容]。
地冥拿起一个叉烧包,邪恶笑道,“想知道,就吃了它~~”


“又要捉弄我……”
以地冥的恶劣秉性,或许真会是如此,况且以现下情况,必定有诈。可是看地冥的态度,若是天迹不吃,他真的不会说。
“眩者已经给你机会,要放弃就快滚。”
为了得到衣箱的下落,天迹别无选择,他接过地冥手中的叉烧包,含泪咽下。曾经地冥也是玩劣,但从未这般欺辱,天迹只感难受,因为与地冥的友情是难以维持了,若是因此再影响[玄黄三乘]的职责,便是极大的罪过了。可是天迹已经努力过了,无论地冥做什么,他都有尽量忍耐,最大限度的包容,只是想与地冥搞好关系。可地冥却变本加利,行事越发没了限度,霸道自主,完全不顾及天迹的心情,以至于走到今天这步。
不知是否多心,天迹只觉叉烧包的味道有点怪,又吃了两口,便觉一股邪恶之气冲向四脚百骸,喉中腥甜,吐出一口黑血。
“这是……血黯之气……?”
天迹不可置信看向地冥,脑中回想那天在造化之间遇到的黑衣蒙面人,其身带有诡异之气,却不知如何进入造化之间,杀害玄尊后便夺路而逃,天迹追击甚久,终是失了踪迹。难道地冥是那个黑衣人?一想到弑师仇人就在眼前,天迹就恨不得啖其血肉,这个可恶的红发恶魔却道,“就是我,你实在太蠢,所以我忍不住要告诉你~~~”
“凭你的实力,根本不是玄尊的对手!”
“信不信由你,还想知道衣箱的下落嘛?”
天迹抹去嘴角的血迹,降下神谕剑指地冥,“从现在起,你必须说实话,若有半句虚言,定斩不饶!”
“就凭你?”
地冥仿佛听到这世上最有趣的笑话,笑得肩膀发颤,他伸手摘下面具,鬼谛权杖直指天迹。
“愚蠢的天迹哟,眩者每次见到你,都觉得这世上是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你是第一个~~”
“所以你一直愚弄我,一直在骗我!?”
即使那些过往不都是愉快的回忆,可天迹一直觉得,那不过是地冥的性格始然,可现在他却说,那些都是假的。地冥一直对天迹感情暧昧,天迹倍感苦恼,只为维持友情,各种委屈求全。可地冥却说,那些全部都是假的,天迹一向重视[玄黄三乘]的感情,可地冥却推翻了天迹的所有信任。
天迹恼恨至极,血黯之气趁机流向四肢百骸,又涌向心脏,天迹顿感眼前发黑。
“看来你很想留下来,眩者会好好招待你~~~”
地冥又向不远处的傀一道,“给天迹收拾新的客房,不,不用这么麻烦,就住在眩者的房间好了~~”
“是,主人,傀一立刻去准备。”
再战不利,功体已受到血黯之气压制,天迹身形踉跄,乃是强提一口真元,化光离去。在离开窈窈之冥的那一瞬间,身后仿佛传来地冥的嘲笑,天迹只感胸口好痛,真的好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