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三章  

2017-03-08 23:17:16|  分类: 布袋戏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P:地冥X天迹(年下鬼蓄攻X陈年老弱受)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地不容 第十三章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三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法儒尊驾眼神犀利,地冥亦是气场全开,天迹趁机推开地冥,内心惴惴不安。
“师弟……”
天迹内心忐忑,都怪地冥胡为,竟被师弟看到,不知他会作感想。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法儒只是瞪了地冥一眼,随即将天迹拉到自己身边,又拿件披风,披在天迹肩上。方才与地冥纠缠打闹,天迹衣饰皆已凌乱,法儒一语不发,全神贯注给天迹系了披风的带子,又将他的长发理顺重新扎好,这才重新站在天迹面前。
“你还好吧?”
虽然法儒并未多言,可此话却更让天迹难以自处,他垂下脑袋,浑身颤抖,素手已揪紧了披风边缘。天迹倍感难堪,师弟身为德风古道法儒尊驾,自不会在此地与地冥争斗,若是追究起因,只会使天迹颜面尽失。[法儒尊驾为了天迹,与地冥在云汉仙阁私下斗殴],这话若是传扬出去,恐就难以收拾了。法儒思虑深远,并未大动干戈,不仅大事化小,也避免刺激地冥,他毕竟是天迹同事,若是交恶,则天迹今后的处境更加艰难。
法儒环顾屋内,家具损毁,一应器具业已遭破坏,想来天迹是无法好生安歇了。但夜已深沉,一时亦无法购买新的家俱。但亦不便将天迹带入德风古道,所以天迹的安置成了问题,在重新布置好房间之前,得帮天迹寻个临时住所。接触到法儒的目光,人觉已明白他的意思,在房间重新修整之前,天迹就花落觉海迷津了。
“总之,请好生照顾他,这屋子我会尽快修缮,届时再请你送他回来。”
“妥妥的~~”
两名饲主做好交接工作,随即各自离去,只余地冥一人,极度汗颜。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三章 - 樱町 -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地冥本想以叉烧包求爱,结果却是不尽人意,未能一亲芳泽,反遭怒目而视,不仅毁了叉烧包,还毁了天迹的屋子。虽与法儒正面交锋,但却未曾与他直接对话,法儒全程都在处理善后,只是瞪了地冥一眼。费了这么大功夫,不仅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与天迹交恶。最可恶的是法儒全程漠视地冥,直将地冥当作空气,这对生性高傲的地冥来说,简直就是侮辱,更气人的是,天迹最后被人觉牵回家去了!
云汉仙阁人去楼空,只余满屋狼藉,失了神毓逍遥,此地亦是毫无趣味,多留无益,地冥只能打道回府。只可惜了那一袋叉烧包,地冥回想起方才盛怒之下,又对天迹动了手,虽是后悔,亦叹无奈。


殇别离恭迎主人回家,但见地冥高兴出门却败兴而归,不免有些好奇。顺带一提,殇别离已改名为[小丑傀],作为家臣侍奉地冥,他确有几办事才能,故而地冥也颇为看重,想将他栽培成得力助手。
“主人,新买的面粉已运到仓库了,不过酱油还没有到,得等几天。”
“不用等了,这些已经买了的放着也要浪费了,你找个机会出手吧。”
“主人,您不做叉烧包了?”
地冥将手杖递给小丑傀,他恭敬的双手接了置于桌案的架上,随即迅速的回到了主人身边想听八卦。闹了这一场,地冥也有些乏了,然而法儒的忽略却令他十足恼火。只要想到天迹对法儒一心爱恋,地冥胸中便有如火焚,恨不得去咬天迹几口,再踹法儒几脚。
“主人,您真的不再做叉烧包了?”
地冥摇头道,”即使做了,他也不会吃的。“
”这位姑娘竟这般摆谱,主人何等尊贵,亲自下厨做得的包子,竟然不放在眼内?“
”不是姑娘,是个……很特别的仙人。”
小丑傀不说话,此时的主人需要排解,他只需做个认真的听众即可。
“他是[天迹],名唤神毓逍遥,成为玄黄三乘之后,我与他共事,所以接触的机会比较多。初时见他貌不出众,还有些自来熟,所以便渐渐相熟起来。却未知他是这般可爱一人,正如古歌所云,[越相熟知越相恋]。
虽是比我年长,但他不仅风趣可爱,而且秉性单纯善良,我渐被他吸引,故而意图亲近。可不知怎的,我越是亲近,他越是躲闪,我想对他好,可最后却总是弄伤他。除我二人之外,尚共事者一人,名唤人觉非常君,此人身着黄衣,身背黄伞,与他关系尤其亲近。天迹时常与他外出寻找吃食,独将我撇至一边,我心愤然,只能使出看家本领,将幼时学得的叉烧包技能发挥,想要讨他欢心。
看他模样,确实很喜欢吃,凭着叉烧包,还骗得香吻数枚。时日一长,与我亲近不少,甚至躺在我怀中由我喂食。我心美哉,有些飘然,可惜好景不长,他突而又与我生份。唉,我心焦急,只好去找人觉讨教,才知他早就心系师弟,难怪对我忽冷忽热。
那天我气极败坏,追至儒门见他偷会师弟,回程路上不慎将他自云端打落,害他受了重伤。自那以后,就越发与我生份,连送的包子也不吃了。这几天我都有送包子去,其实他根本未吃,但我还是坚持送去,只望他原谅我。今晚送去的时候,他本酣睡却忽而醒了,我将包子递到他嘴边,结果还是不吃。可是观他神色,明明就很想吃,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这样。若说害他受伤,那也并非故意,我连日登门送包子,正是道歉之举,可他为何就是拒我于千里之外?唉,我一着急又胸中愤然,对他动了手,把屋子都毁了,现在他住到人觉家去了,真是避我如洪水猛兽啊~~~“
小丑傀认真听罢,只感主人一片真心付之东流,实甚可惜。
“主人,有些话不知……”
“允你直言~~“
有个倾诉的对象确实不错,说出来也就不那么憋屈了,不过地冥特意省略了些许细节,并非和盘托出。
“主人看重之人,自是与众不同,主人伤他故然莽撞,但事后既然登门致歉,为何还是不得谅解呢?”
“他心系师弟,又看出我之心意,拒我千里之外也是正常……”
“听主人所言,此人应与师弟住于一处才对,为何是外出时被主人所伤呢?”
“这个啊,他师弟半道去了儒门,故而二人并未住于一处。早前我根本不知他还有这么个师弟,还是后来人觉告诉我的,想不到非常君竟然知道些隐密之事,我都丝毫未曾听他提过,可见他与人觉确实亲近,只有我被排挤在外。”
地冥越想越烦,示意小丑傀去取葡萄酒来饮。小丑傀取了酒为主人斟上,心中却是疑窦丛生。主人方才所言黄衣服的人觉非常君,分明就是那日见过的,同行还有一名身着蓝衣,苍白柔弱的银发男人,想来就是主人所恋之仙人。照主人所言,此人是受伤才导致如此病容,他与人觉前来慰问已是突然,且哭得两眼通红,就实甚可疑了。小丑傀暗中思量,我家附近确实有个儒门,仙人回程路上被主人所伤自云端跌落,是否会与那日村中雷灾有关呢?事情确实太过凑巧,小丑傀不禁有了怀疑,或许仙人正是因为良心不安,才会特意登门慰问的吧?小丑傀暗中思忖,越想越觉得那日雷灾之事有古怪,想来主人亦有顾虑,所以未曾说出实情吧。
“何事入神,快满上~~”
小丑傀一个激灵,方才走神,竟然未能听到主人召唤,便赶紧为地冥将酒杯倒满。这葡萄酒异常酸涩,也亏得地冥爱喝,不过听罢他的爱情故事,小丑傀觉得主人这是把酒当醋喝了。
“主人,依小丑傀之见,您大可不必顾虑儒门那个,既然已经转会,自当无缘与仙人并肩。老话说得好,[自古天地是CP],小丑傀认为主人与仙人才是天造地设,毕竟现在您才是与仙人并肩的[地冥]啊。”
地冥眼神深邃,小丑傀这话可真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法儒即使再臭P,也早就与云海仙门脱了关系,天迹怎可能再与他相好?又一杯葡萄酒下肚,地冥已是豁然开朗,无论天迹现在如何拒人千里之外,凭他柔软个性,只要坚持亲近,必然不会冷脸对人。地冥深知天迹是何等温柔,亦对自己大有信心,听了小丑傀的话,已是信心百倍了。
小丑傀见地冥面色稍霁,又建言道,“主人,您还是照旧做叉烧包吧,由小丑傀帮您送去。”
“哦~~你要帮我说好话?”
“主人说笑了,主人本就赤诚一片,小丑傀不过是将此实情告之仙人,望他早日明白主人的一片真心。”
地冥甚感喜悦,小丑傀如此机灵,也许真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