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授权转载]山·林系列 (双秀南北)  

2015-10-28 21:40:24|  分类: 霹雳相关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授权转载]山·林系列  (双秀南北) - 樱町 - 冷露非秋
 
【山·林系列之一】920阿倦的生辰贺文

秋了,山依然苍翠,幽径深处,铜铃声声低吟,有一人,袭烟踏雾而来,独对一弘碧清,独品一曲空山梵音,末了,伸出手抓住一缕逃窜的清风,似有万千种话却欲语又止,落叶拂过面颊,恍忽中,分不清是雨还是风。 
 
幽篁小筑,竹篾竹榻竹屋,举头青碧一目。四周萧萧竹林环护,几上洌洌清酒一壶,隔断尘世喧嚣无数:“久酿乃熟,无事而饮,阿倦可要与吾共饮?” 

 “你之伤势尚未痊愈,勿要多饮。”金袍之下步履轻踏,远看眉间一点金砂,一支碧竹簪子挽了几缕金发,卧在席上之人不禁轻笑,这略带慵懒的友人总算卸去了往日的繁杂。 
 
“阿倦且莫忧心。”取了竹筒,倒满一盅:“此酒佐以护心草为引,乃为疗伤上品。” 
 
“你之双手还是小心为要,纵有疗伤之效,难免酒气上头。”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哈!”白衣的友人像是得了趣味:“人生若得闲,吾,且醉里将息,复竹林听雨。”  …… 
 
雨下了。 
 
竹林间,烟雾云絮,细雨如绸,汇成连绵的雨线,在林间缱绻飞舞,伴着竹叶,拂过竹节,袅绕一抹淡淡温柔。 
 
伫立在竹叶飘然的林海中,山明流,霞抹云端,天地浩淼,竹林凄凄。
 
一个人,撑着暗色的旧纸伞,紫竹柄,八十四骨。 
 
“走吧。”随着一声轻柔低唤,烟雾中并肩的身影渐渐化作虚无。  …… 
 
无际烟波小路,幽影竹林深处。雨湿青萍,风拭千枝树。留一路的迷恋,看空谷紫气氤氲,两道清影随雾茫茫,在云水竹林间,相依相伴。 
 
山间沟壑千重,瀑布泻落,入潭化涧,冲击顽石,荡起涟漪:“竹生花,其年便枯。” 
 
听闻竹的一生只会开一次花,之后便会死去,它在生命的最后会留下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而后虽凋零但并不凄然。 

 “原无乡你在说什么?”飘荡的细雨是风的思归,窗前的铃声亦是云的牵引。 

 “吾的阿倦,不会逃避。”静静的绿,那清清的碧,那不悲不喜,不孤不寂的情愫萦绕在耳畔挥之不去。 
 
原无乡,你总说吾独自承担一切的做法太过自私,你又何尝不是?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你可知,你当初所给予的承诺对吾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最极致的残忍? 
 
藏在心间的话,是萧瑟,是落索,是戚,是恸,是无可奈何。 
 
傲竹片片似无情,怨雨声声揪人心。思绪翻飞尽憔悴,前路茫茫若浮萍!  
…… 
 
萍叶溪边寻人迹,眼看是,落花飞絮。梦初醒,终是留他不住,寸寸韶光去。 
 
与溪水和林鸟一一作别,转身,连同纷扰的红尘琐事一同融入雨滴,悠然飘落,最终停泊于清寂的渡口。 
 
如若有来生,甘愿做一支静默的幽竹,傲立于深谷,随静淌的溪水,流过几世浮华,没有悲喜。 
 
人生如梦,几多惆怅。一段情,就随着这潇潇烟雨碎在了风中,再看宽阔的碧水丹田,落满身心的泊舟,亦随渐逝的容颜,归于尘土,自然洒脱,再无眷恋。  
……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吾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久违的清朗声音传来,这是……?! 
 
风中的声音温柔而熟悉,他默然回转过身,一袭白衣的友人立在青葱翠竹下,杆杆临风玉树,叶叶风骨不俗,只因那有力有节,刚正不阿的气度,只有此时,才足以明了何为玉树临风! 
 
这是梦吗?静默了许久,蹒跚着走上前,轻轻埋进白衣友人的怀里,感受着令人心安的怀抱,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就这样静静地就好,如果是梦,就让吾,晚些醒来。 
 
“你啊……。” 
 
爱怜地抚着湿透的金色发丝,你可知,今日是你的生辰?吾,怎可离开?今日可是你的生辰,吾自当归来。  …… 
 
吾之归心向晚照,一蓑烟雨任平生。祈愿今生共白首,年年此日报平安。
[授权转载]山·林系列  (双秀南北) - 樱町 - 冷露非秋
 
【山·林系列之二】日暮归途

远方,他乡,迎着来时的方向。黄昏,晚霞,落雁已归了家乡。

临风而立,收拢被风吹乱的思绪,合一掌的泪水,伤恸不经意流走在天涯。

幡然醒悟,人世沧桑又百年,一切都淡然,慢慢的沉寂,抚平了波澜。

不曾忧愁,不曾伤悲,梦醒如初,刹那间,又回到了从前。

行云飘散,散发出惆怅,却又何止是惆怅。

一路苍凉,烟氲暮色里,回忆,被漂泊的行客浅藏于心。

天边日暮西斜,旅人,踏上归途了,一勒缰绳,唤起马儿回家……

师尊,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秋分了。

淡淡的几个字,原来明天又是启程前往烟雨斜阳的日子了。

无边落木萧萧瑟瑟,几多茫然,红尘碌碌,遥望阡陌斜阳,今夕已是何年?多少陌路,多少迟暮,抵不过一曲末了,终归黄土。

……

百年的风霜蚕食了碧瓦白墙,曾经雅致的小院只余一株梧桐树巍然独立,任浅秋的风吹拂一地荒凉,他坐落庭前,依稀看到了当年树下,一个寂寥的身影。

那个人背对着他,不肯转过身来,如果可以,他或许会如同往日一般调侃他这名不苟言笑的友人,但他只是这样看着,看他在风中屹立的凛然身姿,看他在梧桐树下的静静等待,直到那个人要离开了,才急忙想要抓住这久违的金色身影,那人却是化作烟雾,烟消云散,合了手掌,什么也抓不住。

是了,吾怎么忘记了,原来,你已葬在此处百年了啊。

细雨残霞荒驿梦,斜阳衰草故人坟……

末了转身,苍茫的眼中映着这片疮痍的大地,笼罩着天地的是巨大的悲伤,弹指已是沧海变幻,当繁华落尽,暮近黄昏,唯剩一轮泣血残阳。

……

走吧。

日暮西沉,又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过了今日,吾将再一次远走,直到下一年的秋分,回来,就这样,年复一年。

悠悠岁月,浮生来回,多少不舍都已碾碎在风尘里,此刻徘徊在曾经相聚的地点,那落寞的黄昏又在眼前,只是韶光荏苒,红尘阡陌邂逅一遭,又将匆匆飞逝,往昔回忆,永成过往。

师尊,那株梧桐树……

转身回望着夕阳照耀下的金色梧桐叶,片片都刻划着一个相同的名字:原无乡。

书一笔清远,盈一怀暖阳,一指苍茫处,淡淡流年香,这千枝万叶,一笔一划,寄托几多思念。

心徒然一阵刺痛,默然伸手接住了一叶在风中飘零的梧桐,百年一绽,阿倦,你是想与吾相守百年吗?

饮尽一世迷茫,只愿此生无恙,只是此前此景,唯今只余吾一人独赏。

淡看斜阳照过千山,将这万丈红尘,用惆怅填满,人也在黄昏的残阳里,彷徨。

轻抚过眼前梧桐树,吾的阿倦,你可有看到?

……

树下埋着的,是吾的妻子。

嘴角勾起浅浅笑意,还有……你的师兄。

师兄?他叫什么名字?

他……还没有名字,启程吧。

疾驰在旷野的侠客勒停了奔马,从怀中取出了那叶梧桐,深邃的眸中透着温柔眷恋与浮世沧桑,你应该留在他的身旁,昔人已逝,而原无乡的路,还要继续。

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

随手一扬,落叶随着晚风归了家乡,流浪的人,再次踏起了马儿,萧瑟风中传来送别之声:无乡无乡,浪迹天涯,漂泊无乡……

                                                               ——《天涯吾乡》

[授权转载]山·林系列  (双秀南北) - 樱町 - 冷露非秋
 
【山·林系列之三】悠悠南山行

南山有孤松,柯叶自绵幂。清风无闲时,巍然终日夕。荫生古苔绿,云染垅烟起。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

苦境西南有一村庄名为出云,方圆不过数里,民居不过百户,祖祖辈辈皆务农为生,也算是偏安一隅。

村庄三里开外,有一山名唤终南山,常年烟雾缭绕,每当晨时,总能看到清晨第一缕曙光破开云雾自山颠而现洗涤尘世。

祖上有训,此山乃是仙山,凡人亦不得近身,否则会招来仙人降罪,所以千百年来,村民们都只敢将这山当做神明祭拜。

传说听的多了,不免心生向往,只看一垂髫小儿独自仰望着眼前高峰。

小儿名唤原无乡,这原无乡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尚在襁褓之时便被弃之荒野,幸得被一采药的老郎中遇着捡了回去,此子虽是小小年纪,却是天生聪慧,早已将老郎中一身医术学了七八分。
……

此时徘徊在山脚的人正仰望着眼前高峰,他已经无数次经过这座山,却一次也没有上去过:“仙人在上,原无乡为治病重家父今于南山下祭以焚香三支,只为求得仙人指点。”

他并不知道传说中的仙人是否真的会显灵,但如今别无他法,也只好贸然一试。

正待踏入南山,不料此时金曦耀目,恍然间,一袭金色身影翩然而逝,手中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株松枝:“这……?”

只见松枝上有一果子,隐隐一股清甜气味扑鼻而来,顿时神清目明!莫非,方才那人……
是仙人!未及多想,人已是随之踏入了终南山。

脚步纷程,汲汲独寻,但见,千里山峦层起彼伏,林海随风飘泊无定,蜿蜒清溪春笋初发,满山短松遍布千里,尽眼遥望远处,细雨朦胧山巅,雨雾接天,山天一线牵,可谓是天外之所。

巡着山间的小路走了一段,原无乡追逐着前方愈渐飘渺的金色身影:“仙人!”

身后的人不住叫唤,‘仙人’终是停了下来,金色凤眸浅浅一望,无意间的对视,却是摄人心魄!愣住的人未来得及反应,便见仙人已是化作了一只金色凤凰,穿过云海,跃上了高山之巅。

仙人飞走了!遥望着高耸入云的山颠,隐隐看见崖壁上一株青松巍然独立,这遥不可及的地方,岂是一介凡人可以染指?

满心失落的人徘徊在山腰,正要继续攀岩,却是一阵清风拂过,吹散了眼前云雾,霎时钟声四起,一道威严山门映入眼帘。

“君不见拂云百丈青松柯,纵使秋风无奈何,四时常作青黛色。”古朴典雅的山门缓缓打开,只见一耄耋老翁腾云驾雾而来,举手投足一派道骨仙风:“小儿唤作何名?”

惊异的目光投向前方:“原无乡。”

“小儿可知这是何处?”

“终南山。”

“既是知晓,那便快些下山去吧。”

“吾要找寻仙人!”

“仙人?”老翁轻抚白须而笑:“不必找了,老朽观你面相,此生了无仙缘。”

“不,家父病症缠身,吾今日于山下焚香幸得仙人指点,必要当面感谢于他。”

“小小年纪有此孝道,老朽甚是欣赏,你若能连续三年日日焚香于南山之下,吾便收你入门,如何?”言罢拂尘一挥将人扫了开去,但见原无乡犹如风中落叶飘然而下。

“自然无为悟大道,悠悠尘世行逍遥。淡泊一生何欲求?闲云野鹤风萧萧。”漂渺沉重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冤孽啊。”
……

“仙人!”一声疾呼,原无乡从梦中醒了过来,却见自己独自一人睡在山脚下:“这……难道是幻梦一场?”

正待起身之时,赫见手中不知何时已然握着一株翠色松枝!

这是……真的。
……

院下,一人沐雨听风吟,静静抿一口茶香,回味甘苦百态。

三年了,他已从黄口小儿成长为如今的翩翩少年郎,也该遵守约定前往南山拜师,但他不知,等待自己的,不仅是坎坷道途,更是一段罕世孽缘。

“早可一壶清茶,读半日闲书;午可一阕舒曲,赏漫空闲云;夜可一烛残火,吟几句闲诗。”竹林松风,一道银色身影缓步踏上南山,晓听竹韵悠扬 ,思悟风声吟唱,恍惚间,仿佛所有的红尘繁华,喜怒哀乐,都成云烟,随风飘远。?

OVER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