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授权转载]锦绣芳华5-6(双秀南北后宫)  

2015-08-06 20:45:10|  分类: 霹雳相关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授权转载]锦绣芳华5-6(双秀南北后宫) - 樱町 - 冷露非秋
 注:本文仅供本博客发表,谢绝一切转载。

锦  绣  芳  华
作者:蛛姬

(看文之前,请先熟悉基础设定,如踩到雷区,请点右上角的X)


伤逝
今上垂怜,故在册妃旨意下达后又多予了几日给倦收天,让他一尽亲伦孝心。也多亏了这数日的缓冲,让倦铮和木氏利用这数日的缓冲将事情安排的滴水不漏。甚至连倦收天住的小院,木氏也将其单独隔离。院内的一应事务也都与公中分开了。央千澈得知木氏的这番安排也终于放下心来。
 十日之后,宫中便遣派了守卫和六尚的人前来宸妃私宅驻扎。一者为宸妃安全,二者也是为教导繁琐的宫廷礼仪。以便他日宸妃入宫,不会犯忌。

宸妃的位置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仅次中宫正位。倦收天既受封此位,虽然未行册妃之礼然后诏文以诰天下,其言行举止自然不能出半分差错。宫中规矩繁多,前来教导乃是六尚的尚仪闵氏。宫中又多的是繁文缛节,凡此种种倦收天都需要吃透,方可安然在宫中生活。如此一来,每日繁重的学习下,倦收天也无法分心太多去管理倦氏的事情。另一方面,也因为倦收天的身份变化缘故,一时之间倦氏的腥风血雨也暂时沾染不到倦收天的身上。如此,这学习宫规的数月时间反倒是倦收天过得最为平静的日子。

比起当日央千澈和倦收天那般平静的接受了那道册妃旨意,倦铮和木氏心中却仿若滚水煎熬。
 两人在送走天使后,便回房去处理相关事务。夜间两人独处,自是一段夫妻夜话了。
“竖子!!!”倦铮即怒且心焦,道:“这样一来,吾多年谋划便毁于一旦。”
“咔~”细微的声响从倦铮的手里传来,一只上好的青瓷茶盏在手中裂开来了。木氏自然也注意道,然而相比倦铮的愤怒木氏显然就显得平静的多。

“夫君,仔细手。”木氏上前将有了裂纹的茶盏从倦铮的手里拿出来。道:“事已至此,夫君在动怒也无用。不如退而一步,暂求稳定倦氏。”木氏又倒了一盏酸梅汤递给倦铮,道:“倦收天若是入了宫,毕竟还是姓倦。金峰在他手里亦胜过在其他人手里。”木氏话虽如此,心中隐约有所忧虑。
“吾何尝不知,可是入宫之后,金峰恐怕也掌握在帝族的手里。”
“这……”木氏叹了口气,她又何尝不知道。

“罢了,且看如何吧。”倦铮颇有些懊恼,此时却也无法。
是夜,夫妻二人辗转难眠。倦铮所当心的是倦氏宗族,而木氏忧心的却是倦玉。自倦玉被天子钦点为起居舍人,这所有的事情就开始乱了。也许,当初那一步棋却是走错了。

数日忧心操劳,令木氏的身子消瘦了下来。好在等到六尚女官入府,倦收天的私宅被宫中禁军保护起来,木氏才得已喘口气。好在木氏掌家严密,处事起来也是滴水不漏,比之当年的安南族女林氏更为严密。是已木氏虽然木氏只得一个女儿,但是倦铮依然没有想着要其养侧室之子充作嫡子的想法。况且再他看来,这个女儿远比两个庶子要好得多。

   时间本近年关,过年祭祖本是大事。倦铮和木氏先前被倦收天册妃一事忙碌,这口气没喘多久,就要开始忙碌起来。也许是因为倦收天封妃的缘故,倦氏各房各支都较之往年显得平静的多。
年后开春不久,宸妃入宫的日子便由礼部提上了议程。就在日子快订下的时候,央千澈病危的消息却传入了皇帝耳朵。这样一来宸妃入宫的日子便又拖延起来了。
元安六年四月,央千澈猝。

满目素白,无论是倦收天亦或是倦玉皆是服缟素。央千澈一生无子。于倦收天,他有尽抚养之职,于倦玉有尽教导之责。便是当今天子,亦也来便装素服前来上了一柱香。
灯火明灭,映衬着满室素白更觉清冷。初春早寒,在室内待得久了便是手脚冰凉。更何况,女子大多娇养着阿玉的身体本也就算不上好。

“阿玉!”倦收天突兀的开了口,打破了满室的寂静。“堂叔到底对你说了些什么。”
阿玉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牌位,听得倦收天的问话脑内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阿玉,你如今为天子近臣可有何感受。”央千澈含笑的问道。
“伴君如伴虎。”倦玉略微思索的答了一句,央千澈听了笑了笑,便也不多说什么了。半晌,才道了一句:“日后,不论倦氏如何,只要金峰还在倦收天的手中这必然可以保全一命。”

倦玉听了心里一紧,她向来聪慧央千澈这么一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多言,正想着走,耳边似乎遥遥听了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话如同魔咒,一直缠绕在倦玉的心里。倦玉将这话翻来覆去的念着,隐约明白了些什么。倦氏!帝族!世家!
深深吸了口气,道:“堂兄,想知道什么?”
“我只想知道堂叔最后说了些什么。”倦收天望了望自己聪慧的妹妹,道:“阿玉,即便我入了宫,我也还是姓倦。”

“堂兄,说得什么话呢!”阿玉淡淡地道: “二叔不过是见我年幼又为天子近臣嘱托了一句话罢了。二叔说:伴君如伴虎。只有记得自己的身份,才能活下去。”
“原来如此!堂叔……”倦收天喃喃自语,泪过两颊而不自知。阿玉恍若为闻,只是看堂上的神位出神。

七七一过,亡灵永去,亲人远隔。央千澈即嫁入倦氏,本亦归葬于倦氏。然而今上再降隆恩,赐葬灵山。灵山,历来是葬功在社稷的皇室宗族,也有与帝王亲厚的大臣葬于此处。若是单论后一点,央千澈蹭贵帝师又被称作国士被帝王赐葬灵山一点也不奇怪。可他同时亦嫁入倦氏,今上这般举动着实不同寻常。相比外界的猜测,倦氏的诸人就平静的多了。

《显德实录》记载:元安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帝师,央千澈逝。帝悲,赐葬灵山。称:国士无双。

[授权转载]锦绣芳华5-6(双秀南北后宫) - 樱町 - 冷露非秋
 
锦秀
因着央千澈的忽然病逝,宸妃入宫的日子被再次延迟。只是无论是倦铮还是木氏,他们心里也相当清楚,宸妃入宫已是必然之事。与其痴心妄想此事会发生变故,还不如好生替倦收天打理要入宫的事宜。日后入了宫,总会记得这一份好的。

央千澈七七一过,今上的旨意便下来。于七月初六迎宸妃入宫。圣旨一下,整个倦氏的心都安下来。
木氏按照惯例操持着倦收天的入宫事宜,之前倦收天的母亲林氏走后,她的嫁妆也一并封存起来,同时也比着族中的规矩准备着倦收天的嫁妆。零零总在,甚至拿出了自己的嫁妆单子一一对比,怕出任何差池。

彼时因着倦收天入宫在即,按当朝风俗,子出嫁一应事情皆由父母长辈操持。况且倦收天入的是皇家,但到底不是明媒正娶有些东西还是一一从简。之前教导倦收天宫规礼仪的六尚女官早已领命回归,这也算是皇家恩典,倦收天在私宅的行动也自由随意起来,不如先前那般拘束。
“娘娘,木夫人求见娘娘。”

“让她进来。”
饶是行动比之前自由随意,然而近半年的教导,这规矩却是丝毫不乱的。木氏被宫婢引入内室,敛衣行礼,口称万福。眼角的余光微微打量内室,见其摆设华贵大气,却又内敛不浮华于表。暗暗点了点头,宫中的规矩果然是极好的,一丝都错乱不得。
“夫人请起。”倦收天加了起,又赐了坐在自己的对面,一边又让身边的伺候的人奉茶。待得一切具妥,便让婢子们回避了。

“夫人可是有何事情?”
“娘娘礼遇了。”木氏笑了笑,将手中礼单递予倦收天,道:“再过几日便是您进宫的日子,这日子也可以说是您出阁的日子。吾与您母亲本就是族姐妹,又一起嫁入了倦氏。即使如此,为您准备嫁妆、梳头也是吾该尽之责。这是您的嫁妆单。另外吾额外备了些荷包已供你在宫内打赏用的。”
倦收天拿着妆单册子,脸微有些红,心中却百般不是滋味。半晌才道:“劳烦三婶了。”

木氏听了倦收天这般称呼,心中不经颜开。只笑道:“你母亲的嫁妆,早年走时于族内封存。今日一并予你。”倦收天翻开一看,俱是良田佳铺,玉饰珍品不一而足。木氏见倦收天颜色,只道他是男子不懂各种缘由,道:“你虽是入宫,亦是嫁入皇家。嫁妆的多寡也是身份地位和在家族地位的显示。你身边伺候你乳母,还有婢女都是母婢。由她们陪嫁入宫想来可以护你周全。再者宫中也会分有女官,这一点上你无需担心。嫁妆的打理,你可以安排可以安排心腹去打理。你这次陪嫁的几房中,有几个能干你可以放心用着。再来就是,宫中比不得府内,你当处处留心。帝王后宫,龌蹉之事情也会不少。”倦收天听到这里,脸上早已红透,见得木氏说起后宫龌蹉,不由得有些讶异,道:“可宫规严明,怎么会……”

“哈!”木氏嗤笑了一声,道:“宫规严明,纵然中宫再贤德也是明面上的文章。私下里,谁不晓得前朝和后宫的关系。便是圣人也无法的,后宫的雨露有时候也看着前朝的动静降下的。各种因由,日后入了宫有些日子你就会明白。吾素来知你性子刚强,难以圆滑于事故。也罢,阿倦,你入宫后守着规矩让人拿捏不到错处罢了。日子久了,你自然就会知晓这宫中该如何过。”

木氏到底还是说得含糊,有些话也不敢说太明,且看倦收天自己悟得了多少。罢了,日后日子久了也会自己转过弯来的。又指着说了些其他,便也就退下去了,独独留着倦收天自己想着那些事情。
进宫前两日倦铮在前面摆了酒席,族内年长和有体面的人都到齐,在就是一些世家同僚。这本是婚嫁习俗,一般入宫为妃也顶多是家里的亲朋凑上一桌,添妆贺仪。只有皇后的娘家才可以宴请世家同僚,添妆贺仪。只是这宸妃的位置特殊,这么做亦不算特别逾越。

进宫的前一晚,宫中早已派遣女官将宸妃的礼服送了过来,其华丽纹章仅仅是比之皇后祎衣略减去几分。木氏小心的照看妥帖,一边又派人去催促倦收天早点休息,明日一天要沐浴更衣梳头,等等琐事。
翌日,天未亮,倦收天便被人唤醒。迷迷糊糊的洗刷完,又被人喂了一碗浓浓的红枣桂圆的甜汤,倦收天才算是清醒过来。木氏整夜都没有合眼,好不容易眯了半个时辰的样子,又被身边侍候的嬷嬷唤了起来。“夫人,时辰到了。”木氏睁开了眼,在床上略躺了半刻,便也起身收拾。因着今日是宸妃的大日子,木氏的衣服也格外庄重了几分。等到木氏收拾好啦,这边倦收天也算梳洗好啦。木氏今天是作为倦收天的长辈而来,也算是倦收天最后一日在木氏面前以晚辈自称。过了今日,便是国法在家法之前了。

“阿倦,不需要紧张。”木氏微笑的受了倦收天一礼,变示意倦收天在梳妆台前的锦登前坐下。早有一个身着喜庆端庄的微胖的妇人,托着一个紫檀木盘上面趁着红色的吉纹锦缎,缎上是一把方形月背的紫檀木梳。木梳的纹理细腻光泽,手感润泽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味道。木氏拿起这把木梳,笑道:“安南一族代代相传的传统,这把梳子是你母亲出嫁的时候的使用,甚至你的外祖母也曾用过,一代代的传下来,用在新嫁娘上,用此梳头,日后平安顺遂,富贵绵延。”

金色的发丝在紫檀木的梳子柔顺的通过,泛着漂亮的光泽。木氏略微点了点桂花头油,慢慢地通着倦收天的头发。随后将头发分成数股,每一股又拆分数股,缠绕盘旋,层层叠叠用细小的钗钿将头发固定住。一边的全福妇人,又将令一个紫檀木嵌金丝的木盘奉上,盘中衬着团龙暗纹的红色锦缎。缎上摆着的是整套宸妃的头面首饰,正中是凤冠。冠小巧而精,因是男妃,不同于寻常妃嫔的花冠,而是比着皇后的制式,稍微缩小了点。凤口衔金珠一颗,因非正妻,冠上刻四爪的龙纹有七,皆是是红蓝碎宝装饰。发髻左右饰花簪有七,簪上阳刻鸾纹,蓝宝点睛,又垂有细珍珠流苏七寸。华丽非常。

木氏小心谨慎的,将发鬓梳好,又将宸妃的大礼的发饰带好。便接过边侍女递过的布巾,温热的的巾帕领倦收天的吊着的心略微有些防松。随后便捻起了一根丝线,开脸。完毕后,又拿巾帕敷了一下,便涂了一些护肤的面脂。随后拿起一只眉笔轻描,随即有点了一下唇脂。“好啦!”见所有的事情完工,木氏便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紧张得不得了,私下里练了许久生怕出错。看着妆成,在着外衣的倦收天,木氏的心里不由得揪了起来。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这命便也不是自己的了。
“阿倦!~”开了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纵然有千句话语,此刻木氏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珍重。”最终只吐出了这么两字。多年来谋划成空,无论是木氏还是倦峥,心里都是五味陈杂。然而他们又非常清楚,倦氏早已是烈火烹油,累如危卵。看似花团锦簇,看似还是可以与帝族抗衡的倦氏,其实如今也不过是一座朽毁的木桥,看上去完好无损实际上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就到了拜别的时刻。倦玉跟在倦收天的身边,扶着他一一行礼,从之前的列祖列宗,然后是父母,再后就是亦师亦父的央千澈。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作为晚辈跟他们行礼,时间一过,自己便不再是倦氏的子孙,哪怕是死,他也是葬于皇室陵寝。与倦氏无关了。

宫中已将属于宸妃的鸾架遣送了过来,时辰一到,倦府正门大开,倦峥率领全府,跪送宸妃鸾架离府。倦玉一直沉默的跟在倦收天的身边,她是送嫁的人。其实,若按传统,出嫁女的送嫁人务必是亲兄弟。一来证明女子出嫁,有着娘家强大的支持,男方不可以随意轻视。二来也是告诫女子,若是婆家欺压太甚,亦无须百般忍让,娘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只是倦收天为男子,倦玉虽非女子,但是她的地位已经得到倦氏的默认,作为倦氏未来族长的第一继承人,她的送嫁表示,倦收天即使是入宫也还是流淌着倦氏的血脉,他永远不会成为倦氏的弃子。

鸾架缓行,车内是倦收天沉默的端座。车外是阿玉不疾不徐的跟着,一步一步迈向着这天下权柄最集中的地方。
最后一道宫门的关闭,倦玉回头看了一眼,九重三殿,玉座珠帘,恐此生再无宁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