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授权转载]关于绮罗生与剑宿两人的作为  

2013-02-15 10:16:32|  分类: 霹雳相关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此文是 东周列国记 道友写来反驳 weizhejiji 道友所作的【伪学术】绮罗生为救意琦行误入盛华年陷阱死亡事件经过》,博主觉得良性讨论是很好的,只针对问题进入深入交流,这样很好。问题不论不深,所以也希望有看法的道友畅所欲言~~

关于绮罗生与剑宿两人的作为

        weizhejiji道友想证明绮罗生为了剑宿是爱,是友情,这是绮罗生和剑宿的爱的表现,绮罗生所做的事都是合情合理的,一点都没有做事冲动——绮罗生之所以会造成伤痕累累,都是盛华年这个幕后BOSS的错,因为一切都是他算计绮罗生的。我觉得很无语,盛华年确实是算计之人,但是这也是为了自己儿子与孙子报仇的一个伟大的父亲——家人被杀,你不报仇那根本不可能。盛华年为儿子与孙子报仇就是错误的,而绮罗生与剑宿的杀人就是正确?这难道就是颜控党的说辞吗?从后来的剧情来看,盛华年信任痕江月,愿意把老狗刀法给痕江月,结果毫无提防的被痕江月偷袭就知道了,盛华年还是很信任部下的——这里说一下盛华年的剑锋没有开封的。以盛华年对绮罗生的重重算计,来侧正绮罗生是有智商的,这本身是恨可笑的。很多时候,不是外因,而是内因的结果。最重要的是weizhejiji道友连天齐爵也拿来说事。天齐爵在这部戏,智商明显不是素还真的水平。比方说他与妖皇的赌约,以一页书与鬼荒赌双方进去天佛原乡和黑狱。结果竟然说:“一页书前辈有什么事,我要黑狱整个陪葬。”素还真本身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这部戏中,天齐爵是典型的打小算盘的人物,明明没有什么大智慧。寂寞侯曾说过:“人言一页书的武功,素还真的智慧。我言素还真的武功,一页书的智慧。”寂寞侯已经说的明白,一页书擅长算势,素还真擅长算计。在这个章节中,素还真的伪ID虽然没有这样的大智,但也不是楼主说的那样:天齐爵的误导,间接害了绮罗生;所以认为是天齐爵的错,不是绮罗生的错。无语。干嘛不说“一切都是时辰的错”。绮罗生作为一个成年人,处事当有自己的判断,把责任全推到天齐爵身上,这样是说不过去的。
 
       我想大家都知道刀龙时期的影帝刀无极吧。前期一副乔峰式的样子,不仅素还真,连千叶传奇都被他骗了。不仅是他们,戏里面的人物也被刀无极骗了,就连戏外面的我们都是看到最后才知道刀无极是最终BOSS。所以,天齐爵与盛年年相交不久,对其没有防备之心,乃至于信任盛华年,都是情有可原的。以进行到现在剧情的角度,来推测以前的人物、情节刻画,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吗?当初秦假仙的特意误导,让人以为盛华年是素还真的化身,盛华年身份不明,基本没有不被骗的。
 
      为了证明weizhejiji道友的观点有所漏洞,我想用素还真与叶小钗这对常年的老搭档老朋友,还有玄宗四奇墨尘音与赭杉军,昭穆尊金鎏影与紫荆衣尹秋君;殢无伤与剑之初等人物作对比。看看绮罗生是否这样做的合情合理?来证明绮罗生确实是对剑宿有爱,而且是没有考虑后果,不负责任的去做事。当然说绮罗生对剑宿的爱,必须先说剑宿对绮罗生的态度,简单明了就是说剑宿对绮罗生的爱——友情是否真的很深厚。绮罗生是否真的有为了剑宿这样去做的价值?
 
       以下是我的推理:剑宿曾经说过:“兄弟,永远是对的。”,前期也这样对绮罗生说:“只有你,我允许你叫我意琦行”也正因为剑宿这样对绮罗生,绮罗生才会去救剑宿。但是,两人的感情刻画有这么深吗?剑宿与绮罗生,还有一留衣都是第一代的七修同修而已,我不明白BJ前期刻画剑宿对绮罗生,绮罗生对剑宿的爱为什么这么大?这个已经不能用友情来解释了。真正的友情,是金留影与紫金衣,墨尘音与赭杉军那种。表面上剑宿为了绮罗生杀人,可前提是剑宿与绮罗生真有这么深的感情吗?我觉得没有,至少前面章节没有多少对于这些方面的刻画,后来的剧情却表现出很深的兄弟情,应该说超乎兄弟情。比较下一留依和绮罗生,就知道剑宿对待两人的差别了:一留衣死的时候,单纯的墓葬,绮罗生死的时候风光大葬。一个绮罗生死了,剑宿的冲击就这么大,颠覆心性。实在不解?我说过七修武始又不是绮罗生一个人,还有其他人,比如同样是同窗好友的一留依,他可以不顾一留依的劝告,做这样滥杀无辜的事。这样是不对的。这样是不合理的。如果这样对,冷霜城也是对的。因为他也没有做什么事,就是讨厌冷艳和其他人在一起,所以谋害萧中剑和箫振岳两父子,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沾污冷艳。冷霜城觉得冷艳是他的。如此的独占欲,可以说是人格残缺。剑宿从他本质一样,都是人格残缺的人。失去了心爱的人,就疯狂杀戮。开始我期待剑宿能做帮正道做些什么,可是让他放弃兄弟仇恨,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不可能像赭杉军看到魔化的叶小钗杀死好友墨尘音,最终还是原谅叶小钗。期待像策马天下那样,原谅侮辱自己的人嗜杀者;剑之初放弃仇恨原谅殢无伤和妖后。因为他对中原的正派事务完全不管不顾的,他杀天之厉只不过为了绮罗生而已,避免天佛原乡的讨伐。剑宿就是这样的,完全没有大义,而只是醉心于个人私务,从侧面也可以证明绮罗生也是这样的人——否则不会把流火阴铁私自拿给剑宿用。一页书的伤可是很比剑宿重的。绮罗生完全是自私的行为,本着原罪论的话,他的初心就不对了。但是,这样理解的我如此推理,却又被后面的剧情抽了一脸。
 
       因为,我发现剑宿意琦行对绮罗生也没有多深厚的感情。剑宿意琦行在东皇的劝说下,很简单的放弃仇恨,与之前为了绮罗生而报社杀人反差强烈。如果一句话就可劝说意琦行,那么前面的杀人算什么,有何意义?这样可以证明意琦行对绮罗生的情分没有多厚。“可能会有道友认为剑宿接受了绮罗生的死了,所以才能劝下来”表面上这样推敲没有错,实际有有很大的漏洞。因为这句话的存在,或者成立点-----在于剑宿意琦行放下绮罗生了。但是,问题剑宿放下绮罗生了吗?答案是没有的。剑宿意琦行在叫唤渊数的颓废,在绮罗生的船上颓废,直到绮罗生出生在他身边才不振作起来。这样证明这个论据的不存在。关于剑宿意琦行这么简单的接受绮罗生的死,而且在东皇劝说下,这么容易醒来。这根本不可能。假设真的可以,那证明剑宿对绮罗生的爱,也就是这样水平。单单东皇的一句话:‘意琦行你该醒了”。这种话,天齐爵与一留依,我想他们说的多吧。不过是交过一招之人,简单的说是外人,外人的话比自己兄弟的话还听的进去吗?这可不是盘观者清的态度啊。东皇不过是交了剑宿一招而已,剑宿在戏里面已经说了,也算是令狐冲与风清扬的那种关系。相反同修的一留衣竟然同修这么多年,患难以共这么多年,还一起在唤渊薮之渊顶一战外聚七修。这样的友情,比不上东皇一句话?我实在不解?在这里,道友可能会有另一个疑问:“是不是意琦行心境的变化导致呢?”在没有接受七修武始的劝说下,剑宿还在疯狂杀人。所以没有理由证明剑宿的心境的变化开始像好的方向发展。。至少这么突然的心境变化的,觉得很合理吗?——这里我就以殢无伤这个文艺青年在失去妖应封光之后,心境一直无法平复为例。可以侧正剑宿意琦行不可能这么会这么快转换心境。
 
       在这里拿素还真与叶小钗和绮罗生与剑宿对比,不是想证明戏份的多少,而是想证明感情的深厚,怎么做才算理智。打个比方,叶小钗死的时候,素还真发疯的话,大家会理解。毕竟太多的戏份应证他们的感情。老戏中开始的对立,到后面患难见真情。叶小钗死的时候,素还真心力交瘁,可以看到非常好的刻画。素还真对叶小钗的感情是有变化的,不是猛的一下就涌现的感情,这样的感情很真实。最近的戏,BJ写一页书被妖皇设计,素还真的伪ID天齐爵说:“如果一页书有什么事,我要妖界陪葬的话。”这个不是素还真的作风。要知道在霹雳天启的时候,即使长心这样对待素还真与叶小钗等人,素还真仍然留情,天问三式也就是把长心的武功给废了,结果导致自己为了保护长心,武功的余劲反伤到自己。
 
    现在来看剑宿和绮罗生,感情刻画太过生硬,所以导致后期突然感情深厚的有点突然。从我刚才举的例子可以看出,其实也没有多少深厚感情。说白了,没有奶水喝,乱撒娇的人而已。再者,其实绮罗生与剑宿的交情刚开始,说真的单纯的同修之情。说白了,就是苍与赭杉军那样的道境同修友情。大家如果记得绮罗生与剑宿意琦行刚开始的对话,就知道两人的关系真的单纯的同修关系而已。后来的关系急剧转变,可谓同修变恋人的关系啊。
 
       当然,可能weizhejiji道友,或者其他人说:“戏分长短影响人物的刻画。”我只能说无语,得出这样结论的人实在无语。很长的戏份,确实可以完美的刻画人物。但是一部戏就不能吗?就拿御不凡与漠刀绝尘、殢无伤与即鹿(注:即鹿连正常的戏份都没有上过场)、天情悟剑声与神意、失路英雄与孔雀等人物。在这里,我想我已经证明剑宿对待绮罗生的感情没有多深——即人物铺垫与刻画的没有这么深;那绮罗生对剑宿的感情的刻画和铺垫是否也很深呢?绮罗生到处留情,到处交朋友,一留衣、星狼弓、策梦侯都是很重要的人,都对他很好。近期的恶骨也是例子,对待恶骨,绮罗生也是很温柔的。比如绮罗生不想奇花八部与七修伤感情,为了维护策梦侯,才去和剑宿交涉。前期我前面也证明绮罗生对剑宿很冷淡——单纯的同修关系。这样说明了什么?在绮罗生为了拔云戟救剑宿,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各位认为他们真的有强大的感情刻划戏份作为铺垫吗?当然也可以解释剑宿这样为了他,他只好这样做。可是这样又绕回来了,剑宿的作法也没有足够的情感刻划来支撑。可以说粗糙的刻画人物,永远比不上细腻的刻画人物,大家别被那首绮罗生与意琦行的歌《醉寒江》给忽悠了。
 
      再者,绮罗生为了救剑宿,竟然深入虎穴。虽然有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是,在不知道敌人怎么的情况时候,贸然进入鉴兵台的烈武坛,简直是武夫所为,有勇无谋。单身前去,万一有人设计埋伏怎么办呢?这样不仅救不了别人,连自己的命都丢了。计划就不能周详点吗?在这里weizhejiji道友用天齐爵、一留衣等人来侧面说绮罗生实在找不到帮手,才自己一人前去的-------绮罗生要找帮手是找的到的。绮罗生到处结交啊。比如一留依,既然在救剑宿的时候,和他见面,不把事情说个一留亦听。这里,就十分无语。而weizhejiji道友在那里把一留亦要救宙王这条线,所以没有时间帮助绮罗生。典型的第三方主观推测心态啊。我实在无语。多一个人就是有用,像六祸苍龙为什么在苍云山输,就是众人的帮忙。燕归人,羽人非境,是非凡人合作才能拖住六祸苍龙的。如果,他叫寄天风,或者天齐爵的帮手,或者一留衣情况会大不相同。而且,这种事找天齐爵商量往往事倍功半。很简单,天齐爵很少出手,都是叫冰无绮,月藏锋,剑布衣帮忙的。假设绮罗生和天齐爵商量,情况会大不相同了。墨尘音为保护赭杉军,也是用智谋保护;素还真即使在霹雳神州三部曲的叶小钗魔化,也是用智谋救叶小钗,霹雳圣魔战印的叶小钗死的时候,也是用智谋救叶小钗啊。
 
      不得不说,绮罗生在烈武坛拿到云戟救剑宿意琦行,可谓不懂凡事三思而后行。可谓无智商,无谋划的表现也,孤身一人和血傀师交易,然后单独一人进去烈武坛——注;烈武堂的兄弟矩业烽昙可是被剑宿杀死,烈武坛最注重兄弟情;结果拿云戟中毒,还被被烈武坛的秋鸿侠侣雁如鸿与谤春秋和叕汉老大埋伏,然后独身一人去北疆开启圣域,中途被西疆、藏刀会埋伏,明显是没有考虑后果。在这里,我就不吐槽绮罗生中毒+割脉+失血过多+失去兽花+被雷电之力导致残废的状态下,还可以力拔山兮气盖世群挑何群挑痕江月和藏刀会等人这样的无厘头剧情。
 
       在这里,我就推测一下绮罗生的心理:首先,他接受迷眼的帮助,雷电之力的负效果,weizhejiji道友前面说血傀师没有告诉他,后来自己在后面又补上了说血傀师告诉其绮罗生了。weizhejiji道友的前后矛盾,并没有影响我的推理。首先,我假设血傀师他不告诉绮罗生。但是,绮罗生自己本来要杀迷眼的,而且同期七修之人,虽然是内外之分,不知道双方的水平?迷眼前期都知道,剑宿的三大特点,1:剑不过顶;2不杀女人;第三,意琦行绝不会对认败之人出手。绮罗生会不知道迷眼的居心以及武功套路?显然是知道的,不然绮罗生为什么想起去拿云戟的时候,杀人迷眼呢?这里不得不吐槽,迷眼就算上叫唤渊薮拿秘籍,还是酱油命。绮罗生不过是不顾后果,去做而已。这里又可以证明weizhejiji道友的血傀师那段的推理错误。
 
       再者假设,他逃得过烈武坛的追杀,在没有动武的条件下,他能逃得过西疆的追杀吗?结果是逃不过,还是被杀了。如果不是一留衣的及时赶来,自己努力的成果完全就没有了。不要说没有解药救剑宿,连自己生命都丢——这样算什么?辛辛苦苦还赔上命,结果什么成果都没有。知道什么叫风险投资吗?连最基本的投资概念都没有,就贸然行动。
 
       再假设一下,策梦侯没有练第六层的八品神通,或者策梦侯即使练成八品神通也没去救绮罗生。你还会生存吗?所以说绮罗生的死是咎由自取的。谁会知道策梦侯对待绮罗生这么好啊,要知道策梦侯对待欲花欢如梦只不过逢场作戏,对待多天涯、海海角、天迹子、无心先生不过奉承而已,结果就是被策梦侯派出的花脸杀人了。不得不吐槽,绮罗生有什么值得策梦侯这么做啊,难道秘密真的在《我在船上的日本》这本书里了?
 
       当然在雨钟三千楼事件中,当初如果不是因缘救了兽花老者——(为了以后君舍魄还兽花老者的人情。剧情里面没有详细说明兽花老者与君舍魄的感情。但是君舍魄对绮罗生的做法,就可以证明兽花老者确实不错),还有如果当时不是有九代师的帮助,江山快手早就死了。绮罗生完全不会吃一堑长一智啊,以前吃了多少亏,结果还是不断的犯下同样的错误。而且,雨钟灭门案这个悲剧也导致云沧海与无故事的人后来的一系列悲剧。绮罗生杀了这么多人,以为一句话就可以解决问题,这怎么可能?!如果当时绮罗生肯解释的话,也许也不会这样极端——云沧海就不会报仇心切偷袭绮罗生。绮罗生又不肯解释,只是不停说:“无奈”,然后放水给别人,这不就等于侮辱别人。还不如无故事的人,他懂得听一路禅的劝告。有些时候,不是无奈一句话,就可以证明自己生不由己的。
 
       再者weizhejiji道友说绮罗生知道血傀师的阴谋,还说血傀师与天齐爵给的信息一致,所以绮罗生就放心下来,明知不得已还是去做。简直废话!血傀师在武林臭名昭著了,哪个和他交易的不是心怀鬼胎,只不过是绮罗生水平不够而已,你看人家天齐爵骗了血傀师多少次了。早在天官赐福,把血傀师的黑幕爆出来,把一页书重伤时,名声就臭了。再者,weizhejiji道友又说虫子的人品有问题。这简直是天大笑话。血傀师本来就是反派角色,他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好人。和一个反派角色交易,自己水平不够反吃亏,还要怨天尤人吗?
 
        我说说血傀师吧。虫子对待殊十二明显是比较好的,请问weizhejiji道友有没有看前面的戏。虫子也对他女儿有父爱的,只是她女儿辑珊瑚不听他的话,非要去找擎海潮。虫子害死女儿女婿,心性这才变的越来越极端。血傀师设计杀害天之佛,那个更是笑话了,血傀师不是推手而已,真正使天之佛走向死路的是他自己。如果不是天之佛过于冲动杀了鳌天,还有做了其他冲动的事,就不会有今天——今日之果,不过是昨日之因。天之佛死的时候,天齐爵也毫无作为。在这里把血傀师说的这么厉害,无非是想借此说绮罗生的无奈,是绮罗生被血傀师和盛华年算计;但是最大的原因明明是绮罗生自己。我举个例子,从北疆回来,盛华年想诱导一路禅打开北疆之秘洞,但是一路禅立刻就发现盛华年的不轨了。虽然说有北疆的人说盛华年的不利,但是盛华年的剑锋都没有沾血之类的说辞可以说的过。但是一路禅仍然从对他眼神的闪烁中看出端倪,产生了怀疑。人与人之间,智力的水平就可以看出来了。
 
        weizhejiji道友还强硬解释什么兽花与绮罗生自己的生命是一体,失去兽花之术,生命就会没有。这简直是毫无思考的推理,兽花只不过是外挂罢了,作用在于去除毒素,说什么没有兽花,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刻简直就是笑话。weizhejiji道友又说血傀师设下最后的言语陷阱:“一把灌入雷电之力,所以不能动武”这个明显是血傀师的提醒,因为这是强行把自己的真气和功体提升,一旦动武,真气就会外泄。这样的情况多严重,我想近期的鬼荒地狱变,和远期的啸日猋因为功体不够,强行运行兵甲武经的代价。这个只要是练过武功的人都知道的。而且在鉴兵台时候,就算不动武,拿起云戟的时候,真气都外泄了。绮罗生硬要作出超出自己实力的举动,代价是注定的了。
 
        最可笑的weizhejiji道友图文解说里,绮罗生与一路禅的对话讲解与寄天风的对话讲解,吐槽“云沧海不是烈武堂的,是佛乡”“寄天风是个好孩子,但是你误会了,绮罗生杀烈武堂的时候,你没有在场,也不知道,你是听到这句话的吗”我笑了,这是典型的只看其一,不看其二,看问题很片面。云沧海和谁熟,无故事的人,无故事的人和谁熟?一路禅。而且,一路禅是改善了云沧海和无故事的人的关系的重要人物,虽然最后还是彼此误会了。但是,无可置疑,一路禅是很重要的人物,绮罗生的赴约,明显是想解决他们的问题——云沧海与无故事的人的问题。再者,weizhejiji道友是不是想说寄天风非要亲眼看到绮罗生杀人,才知道绮罗生杀人。那就更可笑了。这么大的事,谁会不知道。而且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就是绮罗生所为,只是细节不太清楚,当然这也是绮罗生一直不说明情况的关系。
 
        在这里,我不得不吐槽,weizhejiji道友真的是带入主观观念,以上帝视角去看戏的,强硬加入自己的思想。比如说血傀师的问题。血傀师在前期,谁知道他是坏的。请问在鬼觉神知把圣魔大战的记忆全部封印后,大家根本不知道血傀师是谁,做了什么——也就是血傀师背后做的事,完全没有人知道。你用现在剧情代入后吐槽血傀师。还有,血傀师真的危害武林吗?至少在他在整部戏,从出场到退场,不过是把圣魔大战的相关人物全部清理掉。至少他终结了上千年的圣魔大战,让苦境不在痛苦,也把血煞如来、蕴果谛魂、天之佛楼至韦驮间接度化。我这样解释,和weizhejiji道友有什么差别吗?本来用上帝视角看戏,对逻辑分析是最好的,但是带入这么多情感,这样是不公允的。关于这一点,weizhejiji道友发挥的淋漓尽致就是把绮罗生的过错归功于天齐爵、盛华年、血傀师的错。从来不去从本质找原因,苍蝇会叮无缝的洞吗?
 
        weizhejiji道友他把“智商与情商的比拼”文章用红色大字,我想把weizhejiji道友原话写出来,“绮罗生与盛华年的两次“智”的交锋都是以绮罗生的失败告终,第一次绮罗生生背负了数百条人命,第二次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我想这个就是weizhejiji道友的最终论点。所以,甚至不惜把智商与情商的概念混淆了。详情情看weizhejiji道友和我的对话——如果没有看过,直接我看现在的文章和weizhejiji道友所写的文章)。
 
       我在这里说一下,雨钟千楼事件不是他智商失败,而是他当时完全没有考虑好吗?——直白点,当时的他还没有智商,他是江山快手,只想在快意挥刀,从来只在乎自己的兴趣而已,什么时候有过智商的比拼了,什么时候描述智商了。当然,以设计他去杀雨雾三千楼事件,可以说他智商低下,这么容易就听人家意见。证明当时不用脑思考的。绮罗生自己也说:‘自己是江山快手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什么,造成很多后悔。”救兽花,不过是单纯的救一个路边的人。(在这里吐槽,当时绮罗生和烈武堂的寄天风也是因为切磋武艺,而成为好友)
 
        关于绮罗生在雨钟三千楼事件中,杀害了这么多人,实情为十方孤凛设计陷害,所以江山快手才会滥杀无辜。我这里不是想讨论对错,因为讨论的结果就是绮罗生的错。过多的解释,不过说明彰显自己不足而已。无论什么目的,杀人是不可原谅的。请大家不要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来说明绮罗生的无辜。所以我不想在这里做什么道德帝。因为要讨论绮罗生的错,太多例子了,weizhejiji道友在那里把剑宿意琦行比一页书的伤势过重,就认为这样做无可厚非。实在无语。——(在这里,我不想讨论一页书以及剑宿意琦行的伤势谁重,因为这样的讨论和武力讨论一样没有结论。一页书这样被魔王、天之厉、云戟、红潮重伤,单单的天佛元珠就可以治疗好,各位认为合理吗?而weizhejiji抛出的论点就是:剑宿的伤势比较急。真的这么急吗?以伤势的隐患了看,剑宿只不过是皮外伤,一页书是内伤啊。认为皮肤伤重还是内伤重。皮外伤可以看出来,内伤是看不出来啊。看到一个人皮肤很多血,就认为很重。是错误的。因为皮肤流血,还不如骨折啊。同理可证,一页书的伤势和严重程度明显比剑宿意琦行深。在这里M道友用一页书有天佛元珠加持,伤势没有恶化说辞。如果,没有流火阳铁呢?那一页书不就是常年瘫痪了。比如在和妖皇比拼的时候,强硬把天佛元珠逼出体外,造成多大伤害。
 
        绮罗生在公义和友情的选择下,选择了剑宿而放弃一页书,失约于鉴兵台。我们从理智方面看,第一:这个是君舍魄是给一页书的,这是因为一页书是武林栋梁,初心是为了天下,所以君舍魄救一页书。第二,君舍魄也相信绮罗生的人品,即使烈武坛兄弟被剑宿杀了,因为绮罗生是兽花老者救命恩人,所以把铁给了他,这说明君舍魄还是君子的。可是,绮罗生做出的决定,证明他把剑宿放在第一位,其他放在第二位。我这里不是想说是非,说的话,只不过把绮罗生说成小人而已。
 
        weizhejiji道友总是拿剧透后的事情来说话,说最后一页书不也是拿了流火阳铁和流火阴铁得救了。假设拿不了呢?我只是想说他为了剑宿,可以不再思考什么大义之类的,即使一页书会死之类,虽然后来一页书有流火阳铁的。可以说,他为了救剑宿,可以什么都不想。假设当时血傀师不肯拿流火阳铁换三机籖呢?最后,绮罗生自私成这样,只对天齐爵说一句:“抱歉,我把流火阴铁给剑宿了;但是血傀师好像有一个类似的铁,你可以像他要。”请问这样的马后炮,如果你在现实中遇到,会不会无语?现实中,如果有人这样对你说:“抱歉,兄弟你买的这个车票我送给别人了,好像牛黄党那里有,你可以像他买票。”你作何感想?
 
       相反入魔的叶小钗杀死墨尘音,赭杉军在素还真的劝说下,放弃杀死叶小钗,最后在霹雳神州3天罪中,为了武林苍生也原谅叶小钗。当然,这里也有人会说素还真复活一页书,导致圣魔大战之类的说法。我不想说太多了,详情请看海蟾尊与素还真的辩论,我想大家都明白了吧。相反,绮罗生和剑宿,完全不会思考的。为了好友,竟然一点理性都没有,或者说,他们缺少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待人接物。这不是率性,而是任性,不顾他人的想法与死活,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这是极端的任性。而且,也因为绮罗生救剑宿而死亡,剑宿为了绮罗生杀伤烈武坛众人和西疆众人,可以证明他们的作法只会把仇恨埋的更深。
 
       不得不说绮罗生的人缘很好。绮罗生死后,策梦侯都不让盛华年登船对绮罗生出手。而星狼弓在绮罗生中毒后,也不顾烈武堂兄弟的死亡救了绮罗生。君舍魄也救过绮罗生,即使在自己的兄弟死去的时候,仍然愿意相信绮罗生会把流火阴铁给一页书。君舍魄这样君子,不愧是君子。
 
      相反绮罗生和剑宿做过什么正确的事?不过是不断犯下错误,一错再错而已。剑宿说过:“你要沉沦,我和你一起沉沦”。实情也正是如此,两人不断的到处拉仇恨,最后一起品尝恶果。
 
      这里不得不说,萧中剑做的很好,前期因为六祸苍龙的为武林做贡献,所以放弃私仇与家仇,不杀六祸苍龙。在六祸苍龙原来是为了自己的霸业的时候,才对六祸苍龙出手。
 
       我只是想说,十方孤凛曾经说过绮罗生杀过他的儿子和孙子,这说明绮罗生认识十方孤凛了。在杀害十方孤凛的家人后,该有的提防不应该有吗?难道杀了人家的儿子和孙子,人家真的不会报仇?绮罗生全无防备之心。而且前期事江山快手被西疆的毒素所毒到,后期为绮罗生的时候还被同一样的招数毒到,究竟绮罗生懂不懂变通一下。----比如像圣斗士那样,说:“同一样的招数,对我没用”很简单的道理,因为兽花中毒一次,身体会有抗素。
 
      在西疆把他毒倒后,他跑去找九代师,最后两人孤男寡女的在床上,这样不被辑仲误会怎么可能?这又导致了缉天涯与辑仲的离散。是人都会误会戴绿帽的,我们还有资格怪辑仲吗?绮罗生不懂避嫌啊,即使中毒,也一定要在床上疗伤才行吗?还躺在人家老婆的怀抱里。或者说绮罗生没有想到这个。请注意,当时他是中毒,不是晕迷了。不得不说,绮罗生完全不懂人情事故。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的智商,是如何长到现在这年岁的。疗伤一定要在床上吗,还打下床帘,他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清白的。
 
       我实在想不明白绮罗生的脑子是不是秀逗?在遇到九代师时,绮罗生还问九代师的老公和女儿等等的家事。难道他一点也不知道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后果。这样的无智商的做法,只会让事情变的越来越糟糕。
 
       最后要吐槽,绮罗生在拿到黑月之泪的时候,在动机最后,才动用双刀黑月之泪与艳刀杀死痕江月。如果,一开头就用双刀,说不定,也不会被前期被藏刀会的人暗算啊。以为自己有两个心脏加兽花加身就可以保护自己吗。这个也可以侧正说绮罗生智商不行。后来,绮罗生才懂得用双刀。前期虽然说自己在学习七修刀谱的时候,自成一派,但是双刀的威力明显大于单刀啊,不然九代师也不会造这把刀。而且,九代师多次叫他用双刀的。如果说坚持自己的主张,为什么最后又用呢?这说明了什么?
 
        很多事,其实都可以改变的,可以不用发生,就是因为绮罗生与剑宿这两对活宝,把事情搞复杂了。




                                                                                                                                       东周列国记 
                                                                                                                                   2013年2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