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天竞鏖锋33剧情+吐嘈*棋一、槐破梦退隐  

2012-04-28 13:36:27|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3集

闭门家中坐,祸(剡冥)从天上来,屈世途双刀流(菜刀两把)亦不敌剡冥。剡冥本想一次性解决问题,谁知中途杀出个挡道的——殊十二。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简明剧情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剡冥打不过殊十二,只好跑路了。跟屈世途打了个招呼后,殊十二继续寻找槐破梦去了。 

 剑通慧研究共命卵,却是毫无成果。

平烟长崖,老素变身为冥斗士,与叶小钗围堵棋一。棋一本不容许自己动情,但是却经不住槐破梦的死缠烂打,终于等棋一准备接受槐破梦时,却是遭遇槐破梦的欺骗与背叛。这让棋一如何能不伤心呢?

(不好意思,又8点档了==)

棋一悲愤,立于崖边,忍受万鬼噬魂之痛,此痛恐怕不及她心中痛楚之万一吧。老素等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帮棋一打退了万鬼,又打死噬主的阴兵一只,棋一站立不稳,失足落崖,被槐破梦拉住。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两人就在这生死一线两两相望。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承认槐破梦的死缠烂打不是白用功了。

棋一:我对你狠不下心,那就让我对自己残忍吧。

她亲手阻止了槐破梦的帮助,就这样落了下去。

槐破梦当下就要与棋一同去,殊十二以兄弟之情来留他,但是槐破梦说:所欠良多,来生再还。言罢自断一臂,只留了一只手给殊十二,便掉下崖去了。

殊十二难过,也想落崖,被老素及叶小钗急急拉住。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今天是跳崖的好日子么……还有,更惊人的是——这对年龄相差悬殊的竟然算是成了!他们心意相通了,竟然没有代沟啊!)

月藏锋要偷渡,被孤城不危发现自然是要阻拦了,不过此时正好有一红光划过,显是有人闯过去了,于是月藏锋也把握机遇,化光跑路了。绵妃大大的讽刺了孤城不危,然后就出发去打小报告了。至于开始闯过去的红光是啥人,孤城似是有一些眉目。

宙王为了讨得娟妃鸣夏的欢心而大出怪招,却只惹得娟妃不悦,为了不使更多的人被这个宙王所迁怒,娟妃只得忍耐着,却也没什么好脸色给宙王。这时孤城与绵妃来请罪了,宙王便去问话。

孤城与绵妃将事情经过一说,宙王又露出了嘲讽的神色,孤城怀疑那闯关的红光是鬼师缉天崖。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这么一来宙王便看出缉家肯定与老素有联系,而绵妃的说词也映证了这一点。孤城欲为缉家说情,却反惹得自己一声骚。因为寻回灵儿的事没有下文,宙王对孤城的态度差了很多,孤城没法子也只能忍了。绵妃又想污蔑娟妃与月藏锋有勾结,不过宙王存心包庇(当然娟妃也确实没有涉及这些事,宙王应该是知道的),绵妃也没法继续说下去。但在心里,绵妃可是咬碎了一口银牙。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宙王派绵妃去查看缯家的苦具地,绵妃想着也许能再搞出点事来向娟妃发难,便高兴的去了。

绵妃离开,剩下宙王跟孤城不危联络兄弟感情。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闍阎那伽来向老缎报告齐子然的研究进展,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老缎就放松了很多。但在知道成事所需原材料后,老缎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老缎讽刺齐子然因私害公,只为一已之私(复活自己的老婆),便要复活当时的“武林公敌”鬼如来,当然齐子然当时还不是很愿意,还是后来以素还真之名来说服,齐子然才答应下来。只是现在说出这“千数之血与无辜生魂”此人却是轻佻容易了,倒真是奇怪了。

老缎:事有反常,即为妖。

显然老缎是不太相信齐子然的说辞,也许是齐子然故意误导也说不定。老缎让闍阎那伽提防齐子然。另外关于佛乡与历族,老缎决定先找软柿子捏(==这句话怎么好耳熟?),于是历族要倒霉了,而最先倒霉的就是还留在中阴界内的克灾孽主。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克灾孽主可怜的,马上妖孽老缎就要来见你了,阿门~)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佛母半夜回家遇上了疯狂的殢无伤,为了老婆殢无伤开启了终末之境,一举灭掉佛母,取得佛心血。

佛母回归,天佛五相只余三相了,悲催的。开挂练级看来是行不通的啊~~~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而这次送佛母归西的竟然是太易剑气,当然佛乡不打算找殢无伤算帐,欲明王知道是历族在后面搞鬼。

(话说上集找殢无伤说事的原来是历族假扮的齐子然,偶都没注意OTL)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招提:代表信愿的普贤法相与代表省思的佛母法相都玩完了,这表示开挂修行之路即将告终。不得不说历族这次实在是太缺德了。

欲明王:强行破坏外挂,兴浪之心昭然。没啥好说的了,开战吧!灭掉历族公会!

讨论的结果是,如果殢无伤与佛乡作对,便要强行征收太易之气,看来是要抢殢无伤的剑了。

(殢无伤:你们这样作是违反《物权法》的,我表示强烈抗议!)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血刹如来将朱雀三魂交给闍阎那伽,闍阎那伽将其加工成为峦王心石,这便是将来魔皇与佛乡对抗的秘密武//////器了。接下血刹如来的任务便是屠杀佛乡众僧,以完成千僧之血的任务。

剑通慧思索方才自共命卵中得见“剑通慧”本人的一点记忆碎片,难道太极之气与“剑通慧”会有所联系?便坐下来读取“剑通慧”的记忆。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原来这身体还存有本体的灵识,于是劫尘得到了答案,佛乡的醍醐灵居。(难道会是某高僧的僧房?)
半截王迹已猜出闍阎那伽这么辛苦是为了复活魔皇,那么历族只要坐等看戏就好,而关于五剑之一的太易,也就是殢无伤,历族就要针对他采取行动了。
(也许这下佛乡会与历族行动撞车,殢无伤就可以安全了。)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槐破梦被救出,看着包着大棕子的槐破梦,殊十二落下了泪,只要人活着就好,独臂就独臂吧!
另一边,棋一也被救出,正在向老素坦白从宽。(看来经历生死与感情的洗礼,棋一终于想通了。像棋一这样的事业女,最后仍败在死缠烂打的爱情上。真让人唏虚不已啊)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看来是真心洗白了,向老素坦白了一切,不仅默认了自己对槐破梦的感情,交出了花非花,还将自己在皇朝地下广场内正在培养一批苦境阴军的事合盘托出,又教老素在大破七行宫之时,将震地龙一并毁去,便可将皇朝阴军釜底抽薪。又表达了今后将重新作人的决心,为免师父寄辛先宗的决学失传,便将写满秘籍的长命灯赠予老素。老素收了礼,自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老素:去,劣者是被棋一的悔过心感动了而已。)
棋一又说到过去与中阴界的联系,以及闍阎那伽的一些所为,很肯定的告诉老素缎君衡在背后的重要作用,且闍阎那伽与魔皇的联系。棋一急急讲完,求得老素带她去见槐破梦了。
(我打五笔的,经常打字急了会将老素打成老不正经,这是不是说明了虾米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殢无伤到春晓花坞找齐子然,他哪知道这个齐子然是披了皮的魑狱呢?“齐子然”收了天佛心血,说是这样不易吸收,又给加了一味药,制成了胶囊,其实其中暗含了破皮鞋的巨毒。
更可恶的是,魃狱告诉殢无伤要以口渡药,也就是说殢无伤得先吃下去才去。这样实际就是想害殢无伤,但是一心想着老婆的殢无伤不疑有他,一口将药吞下,霸气的离开了。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殢无伤没想的是,齐子然在他背后说:这SB,破皮鞋也吃。狂妄之人,咋死的都不知道。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兄弟谈心,槐破梦包成了个大棕子,殊十二都不好意看他。
槐破梦:在平烟长崖我选择了亚父,放下了我们的兄弟情,你恨我么?
殊十二:恨!但,唉我知道你不想当光棍。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看上了军师,我再不同意,也只能接受这个比俺们不知道大了多少的弟妹。不管怎样你都要记得我和老爸会为你而心痛。

 槐破梦:不管以后我结婚了有了孩子,你都要记得我爱父亲也爱你。

殊十二力劝槐破梦退稳,台面上的事让老素去操心吧哥俩不玩了!

这时老素带着棋一进来了,殊十二对棋一的态度明显坏起来,但是槐破梦想单独与棋一交谈,殊十二只得避让了。老素拉着殊十二离开,说攻打七行宫还得你帮忙哪……

(殊十二只顾生气,好像忘记了什么==)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为何要跳崖?

槐破梦:俺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在你不顾危险,用四弦之力救我,我便已动心。后来在平烟长崖遭变,我又以为是我自作多情了。后你奋不顾身纵入深谷,我才明白,这是真真正正的生死情缘。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执起槐破梦的手,道:我明白你命不久矣,我愿陪你落黄泉,我们在阴间厮守,你愿意么?

槐破梦:愿意,当然愿意!只要你不后悔,我就在黄泉下等你。

棋一:那好,我们离开吧。

棋一扶槐破梦起身。

槐破梦:如果就这样走了,殊十二可要怨你一辈子了。

棋一:其实你也不想让他知道你的真实病情吧,就这样一走了之,让殊十二认为你还活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这样最好了。

槐破梦:那就要再委曲亚父,再作一次拐骗槐破梦的坏人了。

棋一:我早已污名满身,再作一个拐卖贩亦无妨。我们走吧。

棋一用符纸变出冥界通道,两人相拥离开了。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老素、风流斋主、屈世途、殊十二在推松岩外布置对七行宫的行动,叶小钗来说已安顿好了花非花。这时来了一信,老素便急急离开了。此时众人还不知道棋一与槐破梦已经跑路。

绵妃来到苦具地,发现“忌霞觞”的身体便想带回交差,但是老缎出现,阻止了她。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两人早就互相看不顺眼,现在有机会怎会不大打出手?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宙王又想出个馊主意,准备了三杯酒,其中一杯是毒酒,不管谁吃下去,那么剩下的两人就没有感情上的困扰了。问题也该解决了吧,宙王想以粗暴的方式解决BJ安排的三角恋,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记者:有个问题哈,要是娟妃挂了,宙王你是要与孤城搞基么?

宙王:噗!

孤城:噗!)

孤城把娟妃那杯要了去,问宙王有没有胆敢喝自己这一杯。宙王无语,心道:Y的真敢跟哥哥起哄啊!

剑通慧查探醍醐灵居。

霹雳天竞鏖锋33、34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棋一、槐破梦退隐 - 樱町 - 冷露非秋

 殢无伤回到家里,想把睡美人妖应吻醒,哪知自己先毒发倒地。魃狱随后出现,拔出墨剑,殢无伤会不会一命归西?

34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41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