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天竞鏖锋17剧情+吐嘈*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2012-03-03 14:39:16|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7集

两僧夜探七行宫,虽然觉出有异但并无所获,且毫无意外的都挂点了。

一念之间,饶应和(==那个血族FEEL玄医主管竟然叫这名)来找虫子的麻烦,可不巧现在当保安的是妖应,妖应拼命为虫子挡毒蜂,好在十二来访,饶应和见势不妙,打不赢就跑路了。虫子见十二前来护驾,满心欢喜,命令十二将妖应除掉。但十二下不了手,在知道妖应不会对虫子不利后,就更放心的离开了。同时十二对于棋一的用心也明白过来,这时来请虫子,乃是想封住中阴界的界门,让老素一行有来无回啊。十二离开,虫子伤心不已。为什么自己愿意作鬼大叔了,十二还是不管自己呢?

殢无伤与薄棠代替麻家打擂台,来对抗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与老素差点动手的狐狸男端月留生的属下。薄棠先上,双方在竹杆上对战,薄棠知道自己不会败,于是先放出大话来吓唬对手。果然一局下来,对手不仅输了比赛也输了性命,这么一来,便坏了规矩,因为两家比武从不在场上伤人性命。这也怪麻家三兄弟没把规则给薄棠说清楚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轮到殢无伤上场,与端月留生对战,还不到一会,留生便败下阵来。麻家三兄弟笑得不行,落败这么多年来终于得胜啊。殢无伤本想来个友好的结束,跟留生搞好关系,哪知端月留生心有怨恨,拂手而去。

人生最倒霉的便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怕什么来什么”。眼下欢奭与佛剑中了毒,最怕沾染酒气,谁知就正撞在酒泉喷发的枪口上了!欢奭大叫:我命休矣!  与佛剑一同坐下来运功抵挡。又蹦出来四个白衣蒙面人,又有一丛毒藤,老素还没动两下手,毒藤就把他们料理了。这时听到一声波,传播甚远,也不知是何方高人。老素正摸不着头脑,又出来一卖药郎,免费给了两粒药丸,说是可退酒气,减轻毒患。

卖药郎的袋子上画有破扇纹,老素觉得不是单纯的相遇。到了一“破扇馆”,馆内有一主人名曰“破扇婆”。破扇婆似对老素一行很知内情,想来也是佛乡的内应不成?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卖药郎:我把人带回来啦。

破扇婆:啊?将人拖去埋喽?

==老素本以为会得到良好的五星级照顾,哪知会是活埋的招待,受惊不小。其实不然,这是老太婆年纪大了,听力不行才引发的误会。见破扇婆说东扯西,卖药郎崩溃了,将与破扇婆交流的重伤交给了老素他们,自己溜了。

老素上前接头。对方耳背,老素又细声细气,老太婆哪里听得见?其实又不然,破扇婆并非耳背,只是年纪大了,嫌麻烦,不愿意搭腔罢了。破扇婆以虫占卜,说欢奭死期已到。欢奭自是不信的,想留下来以作验证。但破扇婆可不想留下个大麻烦,到时还得收尸可不是找事作么。

虫占所示:寻人可,远信无,治病有阴崇。须向东行,由至秽中求洁身,而此行结果,两人亡。一变一伤一绝。

(看来破扇婆已经把考察团的下场道出了。一变是指老素改头换面,一伤指有人受伤,一绝指一人挂点。寻人可,妖应的事可以解决;远信无,魔皇的事打听不到;眼下治病有人暗中使坏,说的是皇后。向东行由至秽中求洁身,说的就是那个恶葬坑了。)

说罢,也不多言,让卖药郎将老素一行送到万鬼暗道之外。

克灾孽主在异界遭遇绵妃,一见美女,克灾孽主眼都直了!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原来绵妃探知克灾孽主随着身着《死亡预言》,对于其想索要说明书的心思自是一目了然,这才会将人扣下,以作商量。

绵妃询问《死亡预言》被幽罗使送到了中原后引发了什么事件,为何邪气竟有被净化的痕迹?克灾孽主如此般的解释了一番,绵妃这才将真像道出,原来《死亡预言》所针对的未来势力,从来就不是历族,而魔皇。此乃中阴界最新武器,专门对付开了挂的魔皇的。克灾孽主提出了异议,那为啥《死亡预言》会与止战钥匙、《圣魔元史》并称“圣魔三誓”?绵妃道,这很简单,魔皇逃出中阴界后,为了不使自己的这个弱点被人拿住,便放出消息来以混淆视听嘛。

绵妃又问,你用过了?

克灾孽主心想你早问多好,便答是啊用过了,但是没有用啊。请将说明书给我吧,谢谢了。

绵妃却说不得王命,不便透露。并说要将《死亡预言》要回来。

克灾孽主当然不会同意了,说明书没要到便罢,这下连东西也要没了,这赔本买卖谁愿意啊。

绵妃:你看我对你够好了,你的同伴还在为解毒而奔波,而你已为你治好。且你之魂魄都在我手上,要是三天后无所优生凭依,看你咋办!哈哈哈哈

克灾孽主迫于压力,只得就范,将书交出。

赢得比试,麻二哥以为只收回了二十里地,哪知麻我道早将全部家业押上,这次胜利便将所有输掉的全赢回来了。想到这其中的危机,麻二哥又要抓狂。

麻二哥说,别高兴的太早,那个打手意外身死,还不知缯家会怎么算帐哪。

麻我道:小小一个打手算啥,我家小妹麻净因缯家纵容小女儿胡作非为而亡故,我们这帐又怎么算呢?

(原来那个净儿是麻家的,正是宙王指给孤城的LP啊,又因缯家之女引发三角恋,麻净身亡,缯家女亦自罚入了恶葬坑。啧啧,真是狗血的故事)

反正不管咋的,殢无伤完成了麻我道的约定,现在轮到麻我道来履约了。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其实麻我道早就准备好了,只待比试一过,便会交货。提起瑶应剑,风光似失了过往记忆,恍惚道,如有机会,要与你作真正的姐妹……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更喜欢这个直发的造型哪,配合纤细的脸部线条,更显清纯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看来得找回记忆后才能得到太易元灵吧,但这很难办,麻我道并不能令风光恢复记忆,也不能将死灵交给外界之人。而能作主的,便是中阴界皇后缯翠翟。但是这才比武杀了人,也就不好向缯玄应提出要求了。殢无伤不悦,误杀是你们没把话讲清楚,现下倒来怪我们。问清了缯家的地址,看来是想独自前往了。

绵妃取回了《死亡预言》交给宙王,宙王乐得不行,现在不止佛历,连魔皇也要看我脸色了,局势一片大好啊。关于克灾孽主,绵妃为他求得生机,宙王见也确有可利用之处,便准了。也可让克灾孽主以苦境游客的身份前往绝境长城观看封印,借此试探孤城不危与灵狩缎君衡的立场,更可让克灾孽主作为跑腿,让他去见缎君衡,通知宙王约见的消息。

缯皇后曾对老素说绵君欲裁恨是绵妃欲娇奴派来监视自己的,但看来并不是啊,起码两人关系暧昧,也不知是不是皇后有意笼络,故而如此?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绵君欲裁恨递梳子给皇后,这两人有JQ啊==)

两人在侍女们退下之后,亲切交谈,很是融恰,明显不正常啊,果然,皇后之后的话应证了这一点。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皇后被宙王疏远,便与绵妃的弟弟绵君亲近,真是大八卦啊!说起对于事情败露后的担心,绵君说会带皇后离开,但这个软弱的回答只得到了皇后的一巴掌。看来皇后也非是真心喜欢绵君,只是碍形势不得已而为之。皇后只要求杜娟花开之期,绵君带着灵儿一同去缯家别苑赏花,而对于欲交灵儿于老素之事只字不提。绵君只觉奇怪,并未多言。

十二回来向棋一交差,只说时机不到,请不到虫子,需到半个月后才可以。棋一有所察觉,十二索性摊了牌,说不能让老素一行死在中阴界,并向棋一表示了不满。既然不想对付老素,棋一也罢了,便要向天下出兵,以武力动天下。如此十二会不会同意呢?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有这么个不听话的手下,棋一也够累的啊)

都说剑通慧喜欢COS一页书,现在剑布衣也来COS一回。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布衣独坐想心事,来了一新角色,念着诗号装B出场。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嗯,气势不差,鉴定完毕。剑布衣道。

新人:……还是差你一截。

(这话的意思是,装B我还不及你啊。)

原来剑布衣待的这地方,乃是藏机隐阁,墨宗嗣的家,剑布衣是不请自来,趁主人还在睡觉时便乱入的。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新人打开CD机,顿时流动着欢乐的音乐,使气氛轻松不少。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布衣:……为啥我的朋友都这么不着调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前有冰无漪后有墨宗嗣。

墨宗嗣:说吧,能让我的朋友痴人说梦剑布衣露出这么2B的表情,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剑布衣:==我的名号是梦说……

墨宗嗣:名号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一家的姑娘。

剑布衣:啊?

墨宗嗣:啊啥啊,你这样看了就知道是犯了相思病了,说吧,看上哪位姑娘了?

剑布衣:你是认真的么!

墨宗嗣:这是经过我多年观察的结论,不要怀疑我。

剑布衣:你搞错了,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而且他不是姑娘。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布衣估计是在想剑通慧的事吧,哈哈)

墨宗嗣:哇K,原来这才是你隐藏的大秘密!原来你好这一口?

剑布衣恼了:你再乱放屁,小心我的剑!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话说墨宗嗣这啥造型啊,像只大公鸡似的。这造型一看就是炮灰啊!)

墨宗嗣:好了不逗你了,那你想的是谁啊?

剑布衣:他虽是修行者,但却一身暴戾之气,举止狂放傲骄,而且他的双眼不似人类的眼神。

墨宗嗣:不是人类?难道是鬼?还是火星人?哦我知道了,历族会画皮,说不定他也是披了皮的历。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布衣:看着不像啊,他要是历族哪会想杀天之历哪。怪事了。

墨宗嗣:要我帮忙调查么?

剑布衣;算了,不敢劳动你。

墨宗嗣:那我去睡觉了。

剑布衣:就你最会享受。

墨宗嗣除了是个享受家,还是广播爱好者。哈哈哈哈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相当于心理医师的墨宗嗣,天天放广播解除村民的心理负担,也算是好事一件了。

饶应和没能杀了虫子带回尸体,说到殊十二,四人一起气鼓鼓。忧患深已经复原,饶应和取出楼主的命令,上书解除与忧患深的劳动合同,医楼也要全面退市,不再涉入武林。

华凤奴:……这简直莫名其妙啊。

爱睡神:心情一日四变,不愧是楼主。

笨陀螺:我现在就去锁大门。

殊十二接受了棋一的命令,开始在武林上踢馆了,殊十二一出,那些小门派哪里挡的住?踢馆踢到印崆峒府上,为了不增加伤亡,印崆峒表示投降,于是为手下人求得一线生机。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殊十二也不容易啊,他不能总违背棋一的命令,所以只能找天下门派的麻烦了。

佛乡,招提等不到两僧回来报告,于是想自己前去了,反正都出去了,就再顺带去下无尽天峰看看吧。

魈瑶向魑狱报告有两僧入倾的事,已经解决了。这样魑狱就怀疑剑通慧是佛乡的人了,估计也是他走露了消息。同时,魑狱还是觉得剑通慧与地之历有关系。其他历不知的是,地之历当时已经被魑狱与贪秽联手击杀,因为他发现了魑狱用他的命宫为天之历续命的秘密。不过地之历应该还没死,因为他的命灯未灭,最多是个八级伤残吧。剑通慧到底是什么人,魑狱总会想办法查出来的。(剑布衣也如此表示==)

血刹如来到无尽天峰考察,发现天之历不见了。正要离开,竟与招提相遇了。招提欲劝血刹如来寻回本心,但是哪能说服现在的血刹如来?招提说一句,血刹如来能说出一套,到底是谁忽悠谁呀!

绝境长城,孤城不危正在文艺,女秘书寡断忧柔来报告了。一是老素等人到了恶葬坑,估计马上就能到此地了。二是麻氏比试赢了,还杀了缯家一个打手。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闻此,孤城不危忧虑不已,当年若不是为了自己两女相争,便不会有今日两家决战之事了。秘书寡断忧柔安慰孤城一番,宽其心。秘书寡断忧柔的丈夫名叫钢炼,早已过世。

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秘书失其夫,城主没夫人,正好凑一对啊!另外,“寡断忧柔”这名字也太怪了霹雳天竞鏖锋17、18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墨宗嗣:剑布衣原来你好这口~~ - 樱町 - 冷露非秋

缯家正在为比试而死的打手举丧,殢无伤前来请求帮忙了。但值此敏感关头,此举不是踢馆胜似踢馆啊。

老素一行到达恶葬坑,此地环境太差让人不快,进入后闻知一诡异歌声,难道是缯家小女儿?

殊十二继续在武林上踢馆,征战不断,打到最后一家观心六隐。

黑色十九又到绝境长城,这次他有了狩珠,正要打开封印。

棋一亲自来一念之间,妖应有危险了。

18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2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