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天竞鏖锋20剧情+吐嘈*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2012-03-10 17:23:31|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0集

上清仙耆、风流斋主、沐嫦妃共探七行宫,三个小喽喽一进宫门便与仙耆失散,惨遭恶运。出来杀人的也是个喽喽,此人哈哈大笑,关似疯癫。等仙耆等三人发现属下走散了已是入了圈套,被陷和流沙中无法脱身。费了不少功夫,终于破了阵脱了身,险险逃出。在七行宫外遇到了风流斋主,仙耆是没事,但是三名弟子却是全灭了。仙耆怒上心头,想要报仇但却被拉住,这事急不得啊,剧情需要,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了事的。

叶小钗入皇朝谈判,槐破梦表示了合作之意,但叶小钗讽刺说绑架人质便是合作之诚意么?气氛立僵。于是为了表现诚意,决定带易春寒出来让叶小钗领回去。棋一也真是厚面,说老素一行在中阴界已是危险至极,只因为历族混在考察团中。本来杀老素是棋一计划,可她却推在历族身上,自己摇身一变,倒成了担忧老素安危的好人。叶小钗是啥人,老素的头号粉丝啊,一听老素有危险,哪能作罢?捉人质是以利诱之,棋一还以情动人,说老素是槐破梦殊十二剑之初的朋友,自己哪能见死不救呢。易春寒再一出来,毫发无伤,叶小钗便不再有疑惑,再者棋一答应保证花非花的安全,只要老素收到消息能接受的话,花非花便可安全离开。

棋一又挑拨道:只是不知老素看不看重你对花非花的感情了。

叶小钗不理,领了易春寒离开。

下一步,棋一决定与密宗会谈,只带了竞豹儿当护卫。

槐破梦没事便喜欢独琴唱晚,一看殊十二来便止了琴音。殊十二猜槐破梦想剑之初了,槐破梦否认,但殊十二是谁,自是瞒不过他的眼睛。方才殿上,叶小钗曾道亲情是他的底线,当时殊十二便见槐破梦眼神一暗。殊十二叹道,为什么你总是不能诚实的说出自己的心情呢?罢了,拉了他的手去寻剑之初,槐破梦还不好意思,殊十二揽了他的肩,扯走了。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魑狱到天峰巨链洞穴考察,欲明王前来阻止,剑布衣乱入。看着剑布衣出来的方向,欲明王与魑狱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眼见两人就要动手,剑布衣留下好大一滴汗,说,你们继续,不要管我哈。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魑狱问了一个欲明王很关心的问题:你进去作甚?

剑布衣给了一个很脱线的答案:观心,这个理由你接受么?

魑狱:==忽悠谁呢你,随我离开,我饶你不死。跟他离开,脱你三层皮!

剑布衣:不用你饶,我也不会死。我要是死了啊,天峰的秘密就木有人知道啦。

欲明王:果然有问题啊天峰之中。

(剑布衣:……那是我骗他的你不要上当撒)

忽悠不成,魑狱暴起,想杀人灭口,欲明王在场,剑布衣都不用动手,看着两人打架,剑布衣表示旁观毫无压力。不过为了节约时间,剑布衣出手打了魑狱一下,将魑狱打跑了。欲明王以为剑布衣在下面看到了天之历,其实不然,剑布衣说没看到此人,便要离开。欲明王说没有天之历啊,奇怪,下不下去看看,便回转了佛乡。

宙王当殿训斥缎君衡指使人入宫盗窃,受到六独天缺关注。缎君衡未行跪拜之礼让宙王很生气,当然这只是为了挫下缎君衡的锐气罢了。宙王发难,缎君衡咋忽悠?

只见缎君衡不急不慢道:君要臣跪,臣自是不能不跪。我可不想王你亲自动手,我早就领教过了,等我领完了罪,当回逍遥居自领三日的罚跪。以正王法。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竟是服软了!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而且这语气,咋这别扭……

宙王:谁让你肆意妄为,难道是想逼我对你亲自动手?

缎君衡:天地良心!我本来是想让十九暗中借阅一下《无迹玄谭》,谁知竟然东窗事发,可怜我还没看到书便要受罚,教王费心了。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可能老缎真是六独他爹啊~~~而且这图咋看着,这么像一家三口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宙王:哼,侍宠而娇,难道当初魔皇一案让你得的教训还不够?

缎君衡:魔皇的事啊,我那个悔啊,每每想向王作检讨,但是因为是待罪之身,所以无法上达天听。不得以之下,方出此下策。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给了老缎一个特写,这是多么幽怨的眼神啊,汗)

宙王:切你的才智,朝堂就是无人荒野,谁能奈何得了你,还下策,你骗谁哪?如今我你也见了,下策也作了,倒是想借那书,原因说来。要再骗人,哼哼!

缎君衡:那我就直说了啊,只是私事而已。我只是对无涯之涯有点点好奇。

宙王:无涯之涯入口就是三途终始剑封之下,你这举动看样子是不想把天之佛的制裁放在眼里了?

缎君衡:王都不怕,我怕啥?

宙王似是有点想借书了。

绵妃:这么重要的东西,哪能就让他三言两语就骗去。

宙王:爱卿你的态度逾线了。缎卿体贴孤心,不过一本书,给他又咋了?

(不是爱妃而是爱卿,看来现在是把绵妃当作臣子看待了)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绵妃的这个眼神啊,我真的不想多想……)

绵妃气急,只得把书取出。

宙王又道:你知道轻重,书就给你了。但我要你保证不许再闯祸了,如有万一,我的手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哈~

缎君衡拿了书便告罪离开了。

绵妃说给他书不要紧啊?宙王说没事,由他去闹腾。现在要紧的事是境内的不安分子。便招了两人来,授予任务。

老素与欢奭进入万鬼暗道,同样不辨东西。老素与殢无伤走的路径不同,乃是不同的两个入口。此时殢无伤也在暗道中,双方会不会误攻友军呢?殢无伤防备着暗道内的蝙蝠怪,放出了杀气,老素感觉到了杀气,放出了剑气,殢无伤也放出剑气,剑气相击,发出一个亮点。双方剑气相拼,过了几招,终于老素想起灵珠来,取了出来甚是光亮,相当于手电。再向前走,发现原来是殢无伤。

殢无伤想前往恶葬坑查看不笑夫人的状态,老素说我知道,先与我出去再说,如此殢无伤便不用再去恶葬坑了。于是为啥要去看望不笑夫人,殢无伤说明了原因。老素便将不笑夫人赠予的杜鹃花交给了殢无伤,作为信物。

十九天已过大半,老素与殢无伤约好了在绝境长城汇合,便分开行动了。

“忌霞殇”跟孤城墨及半天,总算有机会去封印之处考察,看了天之历的一只蹄子,“忌霞殇”表示吃惊不小。孤城又说此地属禁地,安全无比,“忌霞殇”试了下,是梵门法印,这对于以后研究破封之事很有帮助。

缎君衡“负伤”而回,由魅生扶他前行,黑色十九等了许久,担心不已。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老缎玩心太重了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小心被十九打啊)

十九:王对你用刑了?

缎君衡:不是你所想的这样。

十九:我会给他好看!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缎君衡拉住十九,说你有孝心,老爸我很感动啊。但你离开前我必须告诉你,麻烦先给我一个便当。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原来是饿的==)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缎君衡:我只是饿了,饿到腿软,你不用大惊小怪。

黑色十九握紧了拳头,只怕不忍住,当场就会痛揍下去了。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魅生:我觉得十九少爷会很乐意为你准备一个很大的便当。

缎君衡:还是你去作吧,记得作两份。

魅生离开,缎君衡扭捏道(他还真的扭了两下OTL):椅子好远,我腿软……

(==我不想邪恶的但是,老缎越发的妖孽了……)

黑色十九沉默的拿出了白羽。

缎君衡终于不再卖萌,正色道:但是我也可以自己走。来,《无迹玄谭》拿去。我已看过,恶葬坑内有一块藏玄魄石(估计就是不笑夫人用来视频的那块石头吧),是太初之气的发源石,与太初之气互有牵引之效果,只要用这块石头便可以暂时引出太初之气了。要利用太初之剑失去灵气这瞬间将其拔出。

十九:我去,听起来不难。

缎君衡:带上狩念灵珠,可保平安。

十九出外办公。

魅生拿了饭菜进来,觉出老缎灵力有损,原来是为了将狩念灵珠修复好再给养子当护身符。但是老缎不承认,招呼魅生一起过来吃饭。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悟剑声急啊,总算等来叶小钗,易春寒也回来了。叶小钗说明了下情况,安抚了下悟剑声,便让他带着易春寒回去了。而之后的打算,叶小钗已决定与棋一合作。

七行宫,风流斋主又来忽悠何主管,趁其不备将其打昏了,绑到仙耆面前来个问审。仙耆折损三名弟子,悲痛万分。何主管被仙耆打得快变猪头,终于说出实话,何必问。

==不是不让问,而是,何主管就叫何必问。可惜因此误会,又吃了仙耆的两记老拳。介于何主管一问三不知,于是约定好由何主管去察探七行宫,为了不挨打,何主管只得同意。

棋一带着竞豹儿往佛乡而去,路上,棋一也不浪费时间,企图挑拨竞豹儿与槐破梦的和谐关系。

棋一:皇朝即将一统一天下,但是坠魔大军却成了消耗品,快用光了。槐皇实该你与共分天下。

竞豹儿:实话说当初我也看不上他,不过我跟殊十二结拜了,作为兄弟当然要互相帮助。不过我真正愿意留在皇朝是因为军师你,你太有才了,我对军师你是十足十的钦佩。坠魔大军全军败亡都是因为我好大喜功,现在皇朝就是我的家,我会保护你们每一个人的。

棋一:哪有这么圆满的事,生离死别才是常事。

来到密宗对方不甚友好,只是在外面谈话,棋一说教尊之妹的事与历族脱不了关系(如果是嫣柔的话,倒真是与历族关系了),想与密宗联合,共对历族。但教尊只以此乃私事为由,拒绝了棋一的提议。

两兄弟来找剑之初,剑之初却不在,殊十二说一定是去钓鱼了。对于殊十二与剑之初的亲呢,槐破梦颇为吃醋。便要与殊十二打赌,看等会剑之初过来,会先叫谁的名字。剑之初久未见槐破梦,当下高兴的连鱼娄都扔了,槐破梦还不好意思,终是叫了父亲。两父子感动相拥。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如此殊十二又有点吃醋,剑之初便说,你们二人,没有厚薄之分,都是我的儿子啊。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一家人和好如初。

魑狱回到阙阗关,因为事情不顺利就心情不太好。魑狱把情况说了,又是剑布衣坏事,剡冥便起了兴趣,魑狱说你想找他打可以,以后再说吧,现在天历的事要紧。要是能把冰无漪找来帮忙就好了。但剡冥说现在他似在隐藏行踪,看样子根本不想上班。魑狱说没关系,到时让他来找我们。

只是要是让两人知道冰无漪现就住在剑布衣家里的话,估计魑狱与剡冥都会想抽冰无漪吧==

冰无漪正给越织女讲自己的旅游经历,冰无漪去过很多地方,让越织女大感兴趣。

越织女:你去过那多地方,是因为喜欢旅游?

冰无漪:一开始是在找一个人,后来变成了躲闪另外一个人。

(找的人是地之历,躲的人不会是天之历吧==你的基友能再多点么……)

越织女:啊,啥意思?

冰无漪:我跟那个住在山上的,只有事故,不会有故事。他不避我,只好我避他喽。

(看来就是天之历了,天之历在山上坐牢嘛)

正巧剑布衣回来:那真是委曲好友你了。

越织女去备茶走开了。冰无漪觉察到剑布衣去过无尽天峰,有了天之历的气息,“与住在山上的有所关连,似乎还有一股似曾相识之气”?

(山上的就是天之历!似曾相识之气估计是指魑狱吧)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布衣:看你这眼神就是一肚子坏水啊。

冰无漪:最好自己招来,否则里面有现成的裁缝很方便。冰无漪要剪布添衣!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还摆出个V型……)

剑布衣于是老实交待了,冰无漪于是决定出门干活了。

佛乡开会,剑布衣去天峰考察的行为受到怀疑,倒不是觉得他与历族有关系,只是觉得剑布衣目的不明。之后,天峰巨穴的事准备交给剑通慧来办理,上一集都没出场了也该他活动活动了。

(剑布衣:我真的只是无聊才去看的……)

正开着会,棋一来了。棋一仍是拿历族混进中阴界考察团的事来说道,想让佛乡作保,通知老素此事,保他平安,再者告之老素叶小钗已与皇朝合作之事,请老素以后不要针对自己。并给了一封信代为转交,估计就有花非花的事在内中。招提同意了,棋满意离开。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好会借力啊,借老素之事说服叶小钗,又借叶小钗来牵制老素,又借历族之事来牵制佛乡,虽未说合作之事,但现下,佛乡不是已与她达成了共识了么?可怜的魑狱不知道,一次合作破裂便让棋一记恨至此,魑狱只是担心棋一会策动正道来围攻自己,却是小看了棋一,棋一是策动了佛乡跟老素共对历族,天之历再不出,历族就要玩完了OTL

殢无伤走在辟兵府的路上,遇上了送葬的队伍,漫天的纸钱,让殢无伤颇有亲切感(?)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正文艺伤感着,突然棺材翻了,内中是空的,而侍卫全都看着他。殢无伤觉出不对却已晚了,因为闻了香气,立马就没力气了,棺材将殢无伤吸入其中,便又合上,队列又恢复了常态继续前进,诡异无比。

霹雳天竞鏖锋19、2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下  缎君衡:我想吃便当……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老素与欢奭到了一诡异地界藏头塚,石头上有一未尽之诗,两人正思索,突然石头就发出剑气伤人了。好在老素在,要不欢奭又要交待在这里了。夜风烈烈,似有人影,是谁?

黑色十九来到恶葬坑寻找解决太初之剑的办法。老丈与村民被打飞,不过佛剑在这,又要来个“紧张紧张紧张了”==

七行宫迎来了又一批考察者,这次来的是闍阎那伽。

剑通慧来考察无尽天峰地穴,冰无漪本来躲在一旁但仍被发现,只得出来见客。双方一言不和,看似要动手?

20OVER

  评论这张
 
阅读(43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