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霹雳天竞鏖锋09剧情+吐嘈*棋一:我要当女皇,槐破梦一边去  

2012-02-03 22:48:18|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剧出的又晚了啊TT

第9集

无尽天峰打群架。火之历VS叶小钗;光会摆POSE。

水之历VS靖沧浪,正好都是水系的,比谁的内存大,两人是比完了水又比雪,真是。外带互相吹捧对方以便达到虚高自己的目的;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魑狱VS蕴果帝魂,对于假冒了自己的魑狱,蕴果帝魂那没有好脸色的,上来就是一个字——打!但是,魑狱竟然说自己是老同学无尘,把蕴果帝魂惊到不行!这个无尘曾是蕴果帝魂的战友,更一起刷过BOSS魔皇,既是同学又是同事,魑狱便想你不愿意上班我代你,于是就这么着魑狱就扮成蕴果帝魂去明峦当一把手去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原来以前的事全是你搞出来的啊,蕴果帝魂闻言怒,抽打之。

老素+“忌霞殇”VS贪秽,“忌霞殇”与贪秽联合起来诱杀老素,离开了战场,欲使老素孤军深入。

魈瑶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跟巴比Q缠上了,更没注意就被定品打了个飞,吐血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玄舸上,槐破梦被虫子植入了七曲虫,好在殊十二及时发现,阻止了虫子的计划。虫子当然不高兴,因为殊十二为了保护槐破梦而对虫子出了手。虫子很吃惊,本以为这段时间的失望可能让殊十二失去希望,但是,仍然没有么?虫子离开了。两人的话被槐破梦听到,槐破梦当然是心里不好受,但是殊十二借口去煎药,没有听槐破梦表达愧疚。

惭罪之墙,风流斋主与两不明身份的大叔打将起来,风流斋主意在情报,所以就跟着两人走了。原来觉得风流斋主没有敌意,两大叔便带着风流斋主到了一处地下洞穴内避祸。紫发大叔名为厄生残客,另一名为常灭孤子。所谓避祸,避的便是“红潮”。为了打消两人怀疑风流斋主还显过真容,当然作为观众的我们是看不到的==。但是对于红潮的成因,两大叔也是不知内情,而作为原住民,两大叔也不想搬家。惭罪之墙明显还有很多人住,但是出于对外人的警惕,两大叔并没有带风流斋主体验生活,所以,基本没有套到啥情报。

恒沙普贤欲说服殢无伤吸收太易之气,但是殢无伤不想听。在殢无伤来说,妖应就是妖应,不是什么太易之气。恒沙普贤于是一通废话,全白费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原来当初是恒沙普贤指点风光将瑶应剑送回时雨崖的魄母,却哪料风光因此而亡,太易之气也不愿意独活,宁愿耗费太易之气使这身体可以存活下去。如今太易之气将散,如果人气两失,不如以另一种方式在一起吧,恒沙普贤劝道。但是殢无伤哪能放弃呢?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幸福,现在又将失去,而且,这失去还是注定好了的。

殢无伤抱起昏迷不醒的妖应,大笑着,这笑声落寞,悲伤。还是逃不掉失去么?

贪秽把老素引到野外,“忌霞殇”看准时机准备暗中下手,哪知还未出手,鹤舟乱入,将贪秽与“忌霞殇”搞的措手不及!贪秽单方便被抽中,“忌霞殇”便不好出手了,心生一机,装假被贪秽打伤好让贪秽寻机跑路。哪知鹤舟扶了“忌霞殇”便拉至一边,不让其再接近贪秽。这样老素便一顿胖揍,贪秽负伤逃命去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搞不好这个鹤舟还真是大师兄的外挂?这话怎么听怎么像讽刺,而且他乱入得又这么及时。再结合大师兄此前去过医楼,谈了什么也是未知,没死的可能性又变大了一点)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贪秽拼命往前奔,哪知更可怕的血刹如来在等着他,一不留神又吃一掌。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而且还被如来的脸吓了一跳。实情是血刹如来也被吓一跳,条件反射才发了一掌。)
(贪秽:本帅死的好冤!)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受了一掌的贪秽又掉头往回跑,老素正等着他哪,剑起旋转,贪秽头飞了,但是魂却往天峰飞去。正群架的人们全都停下来,贪秽魂魄飞往铁链,链子断了!老素发现情况不对已是晚了,无尽天峰地裂山崩。同时受波及的还有中阴界,剑封被破。

 (贪秽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蛤蟆是个相当不错的角色,他的行动全与剧情动向相关啊)

越织女找到剑布衣居所,这时剑布衣回来了,果然就是刚才钓鱼的那人,越织女这下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原来剑布衣作为资深宅男,与外界几乎没有联系,而越织女作为并不认识的MM指名来访,剑布衣便不得不多个心眼。剑布衣这样的心理让越织女很不舒服,越织女是主张“越相熟知越相恋”的,而剑布衣却觉得“两相熟知即生厌”,与朋友不必太过深交,还是疏离一些的好。

越织女说不过他,便想将信取来给剑布衣看,哪知信已在剑布衣手上,而且他已看过信了。可是剑布衣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偷信感到脸红,反而相当的自得,实在是厚面啊,越织女无言以对。

越织女想跟着剑布衣学剑以自保,当然练武不是马上可以速成的,得从最起码的学起,而最起码的,便是先学会作晚餐。越织女好歹以前还是个身份不一般的大小姐,哪里自己作过家事,作饭就更没有过了。如今,剑布衣以作三餐来交换学武,其实也不算过分。看着越织女拎着鱼下去,剑布衣还颇为期待美味哪。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我觉得还是不要期待的好……)

众人一齐跑出无尽天峰,并无人员伤亡。如此鹤舟与老素也算是认识了。鹤舟很关心“忌霞殇”的伤势,“忌霞殇”说木事木事,好在你来帮忙。鹤舟说你怎么说的不怎么情愿似的,算了算了,伤者最大,谁让你是伤员不跟你计较。老素也与蕴果帝魂作了公务上的面晤,对于贪秽亡故后魂魄断链之事也作出了检讨。“忌霞殇”闻言陷入沉思,董霜哥说你咋了咋么呆了?“忌霞殇”说是在想以后怎么料理老对手克灾孽主,鹤舟复议道:当然啦,他的死状绝对不能这么简单,不但要面目全非,还要尸骨无存血肉模糊,这才符合我鹤舟的重口味啊。你说对么好友?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克灾孽主:……这口味也太重了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不用这么恨我吧我只是杀了你一回嘛,你也杀过我一回啊最多算是扯平嘛。)

“忌霞殇”:……呃不管咋说反正贪秽是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老素又说了帝如来亦帮忙的事,蕴果帝魂说会上报请功的。开完了会,众人分手,老素与叶小钗回古武族,鹤舟自然是跟着“忌霞殇”回共仰瞻风。

古武族也开了个小会议,对于鬼如来再出,叶小钗觉得应该不会是敌人。可是老素觉得如来整了容,看上去颇为疏离,还是小心为上。商议结果就是继续观察鬼如来。以后也不再杀历,只作牵制。目前当以皇朝的动向为重,皇朝动作频频,明峦要投降皇朝要接手势必减少防范,老素心里计划着……

槐破梦吃过了殊十二的药,已好了很多。棋一与槐破梦议事,棋一说皇朝大败也是计划中事,槐破梦便有些不满了,毕竟为此皇朝死伤无数,实在残忍。棋一又拿上位者手段教育之,槐破梦说人都快死光了还谈什么霸业!?棋一说你不还有三个司令么怕啥,便将一系列的计划合盘道出。槐破梦争不过棋一牵动伤势,棋一为其治伤,槐破梦道:亚父什么都算计好了,就不怕我有个万一?

棋一并不看槐破梦,只道:不怕,因为无心之人最是无敌,而我早已无心。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公事之余,殊十二与竞豹儿联络感情,竞豹儿将心中哀父之思道出,泣泪而下。

鹤舟与“忌霞殇”回了共仰瞻风,话涝的鹤舟说要是我没去,老实人早就被打残了。说的后无封唏嘘不已,“忌霞殇”无言以对。

鹤舟还不放过他:说两句吧老实人,别扮木头啊?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克灾孽主:我好想打人啊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饶了我吧让我安静会)

“忌霞殇”说:克灾孽主没见到,不过贪秽挂了,也算有了成果。

明峦联军现由“三教老”指挥,而三教执则到前线作炮灰来了。众人商量“诈降反攻”的计划,此计划全是由“忌霞殇”所部署。

“忌霞殇”的计划是:写信给皇朝让槐破梦来接受降书。因为槐破梦是皇朝法人,不杀他杀谁啊?只要槐破梦一来,便是有来无回,如此皇朝没有头头,便无法再攻我方了。

鹤舟表示异议,说你要算计也搞个新鲜的嘛,这招上次皇朝已对忧患深用过了,他们肯定会有防范的。

“忌霞殇”说不用担心,大不了到时又来群架嘛。而且不用想槐破梦肯定不会来的,来的肯定是殊十二,三教执可是见识过他的厉害的。不过再厉害也架不住我们一块上,我会帮忙的。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棋一也在作着她的美好计划,再过半年,这个皇座便是属于我了。因为不用担心被人听到,棋一就这么坐在王座上,毫不避嫌的说了出来。看来她实对槐破梦无意啊,无论是作为亚父军师还是可以发展男女关系的朋友,槐破梦都无法使棋一安定下来。棋一的野心太大,实乃惊人。

正说着槐破梦与三将来了,棋一马上从玉座上下来,槐破梦也未说什么。棋一为了转移视线,说收到了明峦的信,今晚子时让槐破梦去接收降书。棋一决定让殊十二去,会作好周密的计划,保证殊十二的安全。槐破梦不同意,说我四弦就能灭了他们,不用殊十二代自己犯险,棋一出手划断了水弦,说你再用四弦就别想活了。而且你一用四弦之力便又是打雷又是地震,长此以往对花花草也不好嘛。

棋一将详细计划详述一遍:说不用怕,我准备好了玄阴阵来料理他们。就这样定了。

历族也在阙阗关开会,因为孤狼没来,魑狱便将缺战的孤狼作为此次行动失败的罪魁。魈瑶为孤狼脱罪,说也可能是半路被阻止也不定,因为老素盯着我们好久了。魑狱与火之历都在为贪秽之死而气愤,所以如果孤狼没个解释的话,将会受到惩罚。

而竟然只要历族自己人的魂魄便可以解开封印,真是讽刺,冰无漪的嘲讽让魑狱也下了决心,一定不会再让兄弟再牺牲了。

虫子回了一念之间,还在为殊十二而痛心。那时虫子被冰冻,殊十二却不在自己身边,不在这个,将他养育栽培成人的自己身边?虫子终是还有一丝人性。这时来了个意料之外的访客。

原三教仲裁忧患深,现在是医楼的员工了,棋一肯定没想到,本想是作为自己属下的忧患深,被医楼近水楼台收了作跑腿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忧患深是来送虫子上西天的。

血刹如来路遇大愿普贤、定品,血刹如来不是鬼如来也不是帝如来,而是一个全新的如来==总之就是,两和尚要悲剧了。

半夜,棋一作法,如果有危机的话,这棋子便会化为阴兵前来救援。棋子交予红流。竞豹儿在半路上等着,为殊十二担心着。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槐破梦虽无任务,却也难平心续,独自弹着琵琶。

共仰瞻风严阵以待,槐破梦独自前,儒教执让殊十二认命,不过谁要谁的命还不一定哪。

无计、叶小钗与古武族众人前来讨伐棋一,这次棋一能逃过此劫么?(反正棋一死不了~~)

霹雳天竞鏖锋09、10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10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7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