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霹雳天竞鏖锋15剧情+吐嘈*剑通慧:魑狱我没去找你,你还敢来找我!  

2012-02-25 12:35:28|  分类: 霹雳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第15集

黑色十九到惭罪之墙读取红砖的文件,然后观看了惭罪之始的绝秘视频——故事始于一次火山喷发,村民受灾损失惨重。而这并非是自然灾害,而是欲明王为了减少成本,作下的孽债。众男丁全数被欲明王所杀,化作血肉泥浆,与众大石块结合成为了座惭罪之墙。难怪这墙的怨念这么重了,全是无数的人在里面啊。而在这众男丁之中,轮椅女的丈夫也在其中,当时轮椅女还带着一个婴儿。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这个就是轮椅女,长的还凑和,后来是怎么毁容的呢?不过杀人凶手就是欲明王啊,真是造孽啊)

黑色十九读取了这久远的秘密档案,吃惊不小。(不过他不会是这个轮椅女的儿子吧,黑色十九就是缎君衡从惭罪之墙救来的,而那时轮椅女手上也确有一个婴儿==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魈瑶在七行宫楼顶上疗伤,听到声响知道有人闯入,来者就是剑通慧,魈瑶在地之历的房间找到了他。但剑通慧不发一语,也不攻击便离开了。剑布衣在外看到,觉得事情很有可疑之处。究竟为什么剑通慧会出现在地之历的房间呢?

(剑通慧:真是悲催的,没地方住想随便找个地方凑和一下,以为没人哪知却是有人在家,害我被当作了非法入室真是倒霉!)

三教老VS槐破梦一干人等,三教老严辞责难槐破梦毁约背信,双方打将起来,一阵混战,三教老与两教执想起个阵法困死两兄弟,哪知槐破梦+殊十二那是别提多牛了,所以一时未分出胜负。红流VS印崆峒,却是打不过啊~~红流被打得吐血。竞豹儿VS鹤舟,势均力敌。

混战当中,道教执不幸中弹,光荣牺牲。三教显出败像,不过更倒霉的还在后面,从地面窜出一股黑气,三教联军遇之则亡,于是三教老作出了英明的决定——跑啊!在这关键时机,棋一发布了追击令。

中阴界,老素带着人从别人家的洞穴出来,就遇上了一个长得像狐狸的似的男子,看样子很不好惹。狐狸男名为留生,开口就要杀老素几个非法闯入者。老素根本不用动手,他带着佛剑这个高级打手咧。佛剑应战而出,准备与狐狸男留生单挑。留生的剑藏在伞柄之中,剑现身,则阴气显。佛剑不愧是佛剑,剑一出,佛气现。把中阴界这一小块地皮搅得那是地动山摇,让端月留生好生奇怪,佛剑是从哪里来的大佛。两人亮出兵器,准备大干一场,哪知老素这个开了外挂的,运气超强,打都不用打,天边飘来一五彩羽毛落到了端月留生的剑端,其实就是短信来了。短信说,不许打架,把人全带来辟兵府。留生止了杀招,还被佛剑削去了一截头发。

如此佛剑与新出场的留生都保存了颜面。

上一集说宙王出掌试探皇弟孤城,其实这不过是两人的2B打招呼方式,众人不用担心。说起来这2B方式鹤舟与忌霞殇也用过啊。

(鹤舟:你误会了,其实我只是想借此打克灾孽主一下,解下恨而已。)

孤城:哥找弟来有啥事啊?

宙王:还不是苦境名人素还真要来我们这旅游么,又没有向我要过护照,我觉得还是得好好招待下比较好。

孤城:老素?估计还是与天之佛找上缎卿那事有关系吧。

宙王:缎……卿?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你跟他关系这么好?唉当初我还觉得把这个大麻烦转手给皇弟不太好,现在看来,绵妃你很有先见之明啊。

绵妃:嘿嘿客气了客气了。其实不光老缎这事处理得好,天佛的事也处理的很好嘛。

孤城:缎卿与天之佛的会晤是皇兄准许的,不关我事啊。而且你也没叫我与天之佛见面,所以我不见他也是应该的。

宙王:嗯看来皇弟是越来越像一方霸主了。只是这事还牵连到天之历的双剑封印,对此,你有何看法?

孤城:俺没看法,唯皇兄马首是瞻。

宙王:嗯很好。未来就看你们的了,大家要同心协力啊!

孤城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皇兄!

宙王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皇弟!你也知道你哥老了,身体不行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希望你一直记着仇啊。

孤城:不会的哥。这次我带了一批补品来,你吃着定会有好处的。

宙王:正好我也准备一美女,虽然不比我当初赐你的麻净,让她照顾你吧,这样我才能放心。

孤城:哥的好意,我知道了。但净儿之事,我心中有愧,所以不能接收这个美女了。

绵妃:难道连我的一点心意也不收下?

孤城:请原谅,这是我对净儿的一点补偿……

宙王:罢了,皇弟若执意搞基,孤也不好强求啊。

孤城:如果没事了我想看看灵儿就回家了。

宙王:让祭权带你去吧。

祭权:OK。

孤城与祭权离开。

绵妃:看来这一摊死水,也迎来了春天啊。孤城不危的眼神自那件以来首现光彩,看来老缎给他的刺激不小。孤城的忧郁症看样子好的差不多了。王不得不防啊。

宙王:这事上总有人赌性不改,总想脚踩两船;也有人装作不问世事,其实WB上的每一条消息都不放过,在我看来这两种人都是贪念太过。只有紧随我的人,才能活的更久。至于老素那帮人,也该想想怎么料理他们了。

(现在傻瓜都看得出宙王对于这个弟弟并不是真的信任啦~~~)

殢无伤与薄棠被麻氏兄弟所擒,魂被收走,肉身被缚,毫无意识。麻氏兄弟还在纠结由谁来作法,那边就来了一个白衣人,正是两兄弟最小的弟弟——麻我道。

 (最近好多兄弟,BJ是要变成兄弟控了么==)

麻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你们俩在装神弄鬼!

大哥:你这语气对灵不敬啊。

三兄弟最小的麻我道竟然是麻氏的当主,肩负着麻氏发家制富的重担。可是因为被大哥念叨得太多,麻我道早就听腻味了。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可见小孩子是不能念叨的,容易产生逆反心理啊)

麻我道来了正好,麻大哥便要麻我道对着灵坛吹一口气,开始祭马的仪式。但是麻我道说这两人有更好的用处,把人给我放下来。这就引起了麻二哥的不满,麻二哥本就觉得这个麻我道是个没用的当主,说啥控灵术其实他根本是个门外汉,现在又要把辛苦抓来的人给放了,这不是跟自己作对嘛!

老素一行人到达辟兵府,与辟兵亲切会晤。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以上是新闻用辞,实情是,辟兵严利的斥责了老素,说不该擅闯苦具地,按照中阴界的界法,现在就可以就地拿下治罪。但看在老素一行是为了避免红潮之灾,所以网开一面。现在宙王有请一见,应速去皇宫见驾才是。

老素说好啊好啊,宙王相请哪敢不去?不过去之前想问两个问题。辟兵允了,老素于是发问。

问题一:我的朋友忌霞殇一来此地便昏迷了,听说是被抽灵体。你是不是缯玄应,最大的控灵家族的当主?请一定帮忙。

缯玄应:这是绵氏的抽灵手法,你得入皇城找绵妃才可以。

问题二:咋入皇城?

缯玄应:在忘劫川坐船而下,到了渡口将我送你的王色丝绑在竿头,弦月卢便来接应。

问题三:苦具地与辟兵府都见到此五色丝高悬,是风俗么?

缯玄应:原本五大控灵家族各服一色,但因我的大女儿成为中阴界之后,是以皇家赐予五色丝以昭显赫。但这五色丝现在成了我的一个愿望的祈祷,我的小女喜欢杜鹃花,更因杜鹃而与城主结识,因为这事卷入感情风波而离家出走,她人消失在境外恶葬坑,那地方邪疫众多,我高悬五色丝,也有为她祝福辟瘟之意。唉不说了家门不幸。你们坐船在忘劫川上并不危险,我会为你们准备好船。危险的是在坐上弦月卢后,需费时一天一夜,夜里会有红潮,故而十分危险。

问题四:苦境亦有红潮,与中阴界的红潮有关系么?

缯玄应:这事你们找宙王去说,我不便发表意见,免得被人说是多嘴的缯家。

问题五:除了水道,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缯玄应:有,不过要费时三天,且比水道更危险。宙王下令要你们一天后到达,所以除水道外不作他想。

如此,老素便出发了。

殢无伤与薄棠恢复意识,发现被绑着,继而又发现武器不见了。殢无伤气愤非常,立马放出寒气,将绳索绷断,制住麻我道危胁要是不还我剑我就送你们上西天。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麻我道却是一副老油条的样子,说我是一不会武二不会控灵,杀我多没意思,我们来作交易吧。殢无伤油盐不进,只说两字:还剑!

得了剑,这才来谈事。麻我道看出殢无伤是想找一女魂,说此魂现在天罗丝上休息。但明显这有隐情,也许今天找不到也是有可能的。殢无伤看出麻我道精于计算,说可以交易,就算今天不得,也总有得的日子,开条件吧。

麻二哥却觉得这样不妥当,魂魄不能拿来作交易啊,否则我们会衰三代耶~

麻我道:我好不容易作回主你就给我找麻烦,那我就把投魂主位还给大哥喽。

麻二哥:我巴不得你快还啊。

随即被麻大哥抽了一嘴巴子。哈哈

后天即是麻家与辟家的武斗比赛,麻我道的意思是,让殢无伤与薄棠这两个外地人上台去比赛,只要能赢就好,最好能赢回个庄园回来。自麻我道先父输了比赛开始,麻家就一直输,输得只有这个厌趣园了。

(看来中阴界是个赌博不犯法的地方啊。)

惭罪之墙,轮椅女嫣柔对墙思人,泪如雨下。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看着哭泣的轮椅女,黑色十九竟也感到了这痛苦。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嫣柔尚以为自己的孩子业已亡故,哪会想到早已长大成人了,此刻母子两人相距不远,却是不知对方存在。

三教联军败走共仰瞻风,哪知共仰瞻风亦被破,剡冥与魑狱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哪。三教兵败如山倒,只能背水一战。战斗中,三教老与儒教执相继光荣,鹤舟最好坐上自己的鹤,指挥最后的残兵,遁了。

魑狱虽攻陷共仰瞻风,但却并未杀掉后无封,此时她已下落不明。槐破梦看大事已了,便回皇朝去了。魈瑶来找魑狱,本想诉苦,哪知反被骂一通。这也难怪,因为克灾孽主也在考察团之内,他这次去是为了寻找破解双剑封印的办法的,魈瑶去找虫子的麻烦,不仅会危及同伴的性命,而且会影响到天之历的出狱时间。魈瑶只得低头认错。

(要是克灾孽主知道魑狱这么为自己着想,会不会缓和下关系?虽然是为了天之历的成分比较多==)

另外魈瑶说了剑通慧进入地之历房间的事,让魑狱对剑通慧的存在相当在意,他是不是地之历,去看看就知道了。

得知三教失利,佛乡响起了丧钟。

剑通慧心中愁思满怀:世事如棋,乾隆莫测,世所不变,业已成变。你是谁?我又是谁?剑通慧,你说啊?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这说着就要哭了,到底剑通慧有什么秘密?正文艺着,剑布衣来安慰伤心人了,给了他一壶酒。剑布衣也许是想等灌醉了好问话吧==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剑B慧接了酒,豪饮几口。

剑B慧: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不许你再靠近我!

剑布衣:你阻止不了我,我对你很好奇。这好奇竟让我先放下了对天之历的关注。

(==这也太Y了这)

剑B慧:你关注天之历?

剑布衣:当然天之历是武林之祸,人人都有除害的责任。

剑B慧:我不会让你杀他。

剑布衣大惊:啊?啥!

剑通慧:因为他只能死在我手上。

剑布衣:==话要一次讲完好吧……我差点以为你是他的同党。

剑通慧:你咋想,与我何干?

说罢离开,剑布衣看着他的背影,说:但是你的一举一动却与我有关啊。

(冰无漪: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你个邪恶的人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不过这是好事啊,越姑娘我就帮你接收了,你不要有压力,尽情的去搞基吧)

一念之间,妖应连续加班已十分疲惫不堪,虫子攻心为上,说你只要放开我,我便让你休息等他回来。虫子一阵忽悠,妖应好在没有上当。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忧患深再度升级,由四名玄医主刀。爱睡神起床时发现有一张千金贴在床上,但却觉得不是楼主回来了,到底是谁放的呢?不过信却正是楼主的笔迹。楼主因寻一个物什出门在外,信中道,东东找到了,棋一的线索果然没错。东西虽找着了,但楼主却暂时不想回来,只是作出了指示,要给殊十二点颜色看看,将医楼的脸面讨回来。

笨陀螺:殊十二这么厉害连保安都打不过他,这、这要怎么办?

华凤奴:笨!又不一定要向殊十二下手。他不是想救虫子么?我们把虫子灭了,殊十二一样算是倒霉。

爱睡神:另外,我们与皇朝一向交好,而殊十二却向我们出手,一定要向棋一表示抗议才行。

这事就交由华凤奴负责了,而血族FEEL玄医则去对付虫子。虫子真是倒霉啊。

黑色十九回来向缎君衡报告,原来缎君衡早就怀疑十九是苦境人,是被红潮卷入中阴界的,所以才会半身骷髅,那是被红潮啃的。黑色十九也懒得描述,直接将拷贝下来的视频与报告书一并交给了缎君衡。

缎君衡看了报告书,直夸写的好,没去写剧本真是霹雳的损失啊。

黑色十九:放屁!

缎君衡:唉,养大了的儿子变得真冷漠啊。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唉当初捡到你时还是个婴儿,也不给你穿件衣服,就让你裸睡路边,全身光溜溜的,真的是太可爱了!而且那时候的你白白嫩嫩的,虽然身体一半被咬的只剩下骨头,但仍是可爱啊!为父我永远也忘不了,唉呀~~~

(你Y的没有恋童癖吧==)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十九:我真的好想揍他怎么办!!!!!!)

从逍遥居出来,魅生给了十九一封信,是缎君衡写的。信中道:当你看到这信的时候,为父应该倒下了。你这个不孝子,敢对为父不敬,为父要扣你薪水。

十九气的把信撕了。魅生又拿出一封信来。

信中道:当你看到这信时,你肯定把上一封信给撕了。这就是我给你的考验。

十九:……他给你多少信啊?

魅生:很多很多。

说罢拿出一篮子。十九:……

还是继续看信吧OTL:你肯继续看信为父很欣慰啊,为父是要跟你讲,你对惭罪之墙的所有疑问,只有翻越绝境长城,到中阴界之外的无涯之涯才有可能找到答案。

十九于是向无涯之涯出发了。而这,缎君衡似乎也有自己的思量。

缎君衡:希望十九的体制能为我开启无涯之涯的秘密。哈哈哈哈

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宙王跟绵妃在床上谈事,冰山哥在一边站着真可怜啊霹雳天竞鏖锋15、16剧情+吐嘈 观后感*上 - 樱町 - 冷露非秋

宙王把孤城找来并非是叙旧联络感情的,而是怕他会在背后使坏。老素的到来宙王也并非是好客的,对于百姓宙王一向是以压制为主,如果老素学个中原的精神领袖取得了中阴界百姓的信任,那么宙王这个王位还坐不坐得住了?手上握有天之历的封印,这就是宙王的筹码,让谁去研究又不让谁去,这就是决定将来局势的重要支点啊。

天之历的封印还牵涉着佛历之争,绵妃认为有必要试探下“那个人”的看法,再行定夺。宙王允了,但要在与老素会谈之后。“那个人”与宙王约定的东西,宙王相信会很快回到自己手中。

(那人估计是医楼的楼主吧==那个东西就是楼主刚找了的嘛。不过到底是个啥东西这么抢手?)

老素一行人来到忘劫渡口,却不见船只,将五色丝挂上竿头,天色即转阴,弦月卢驶来接客了。弦月卢是颇为诡异的船只,并无艄公,只是船上的骷髅头作接待。老素一行上了船。中途,红潮将至,这在水中央可往哪躲啊?

鹤舟回到共仰瞻风找后无封,哪知剡冥还没走,就等他了。

剑通慧半夜遇魑狱与魈瑶挡路,到底能不能抓到剑B慧?剑B慧的秘密又是啥咧?听到魑狱斥责自己非法闯入,剑通慧大怒,说:魑狱,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他竟然知道魑狱!难道真的是地之历?那么==跟剑布衣、冰无漪、越织女,成了四角恋???)

黑色十九突破绝境长城进入无涯之涯。

16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06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