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决心  

2009-04-15 12:14:48|  分类: 风华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决心

父亲重新承认了赖通与隆姬女王的婚事,因之,父子关系有所缓和。父亲很是高兴,宣布待新帝继位后,便将摄政之位让与赖通。这样明年赖通26岁之时,便可成为摄政了。我若是兄长,年纪轻轻能得如此高位,也该满足了。不仅与深爱的妻子重逢,养女也将参内,真是好运接踵而至。

可是我呢?

自14岁入宫以来,已历五载,我的生活与初入宫时,并没有什么变化。虽是官位升了,任职尚侍,身为女子,待遇也算不坏。但至始至终,我没有得到身为一个女子的幸福。这五年来,我一直在追着那个虚无的幻影前行,可到头来,我仍是五年前的我,没有变化。

年关将近,离那个日子越近,我的心续也愈加败坏。整日枯坐,好似已经耗尽了生气,而坐着的不过是脱去的蝉壳,灵魂却早已烟灭。

东宫的信已不再答复,因为这不过是徒劳。可是虽未得到回信,东宫仍旧写了信来,从以前的五天一封,变成了现在的两天一封,如此密集,也不怕招人耳目。

世间已有风闻,说东宫爱上了尚侍。但母亲与父亲并没有就此事来责问我,我也懒得去解释,只当世人闲语,无聊生事。

我专心等待那个日子,仿佛等待死期一般。屋子里很冷,而我的心亦然。每日只是俯伏发呆,茫然的眼神也不知在看着什么。东宫的信来了,乳母便会让一个嗓音优美的侍女读信。一直念一直念,(我)暗自垂泪,濡湿了衣袖。

今天又是这样,听得信纸展开的声音,泪水已落了下来。我背过身去,靠于柱上,只觉身体棉软无力。

“为何要再念呢?一封又一封,不过煎熬罢了。待他见了嫄子后,定然将我忘却,如此大家皆好……”

乳母不说话。侍女念道:“写了那么多封信,你亦不回,看来已是将我忘却。只想让你知晓,不论你念我与否,我心依旧。可我仍不信你如此狠心,让我与并不相爱的女子相伴一生。

昨天开始下雪了,若能像那雪一般,伴你身旁,该有多好?可是一想到你或许厌我,便觉生无可恋。自此不再相扰,望你最后怜我一句,让我死心吧。……”

只觉得心中的悲伤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将侍女手中的信拿过来,泪眼模糊,笔迹难辩。泪水落下,将字迹晕染开来,拭去泪水,方才看清那诗:

“雪落纷纷,前路漫漫,只恨无相会之期。

片片情思,幽幽我心,只待雪化葬身时。”

笔力柔弱,字迹廖草,不似平时。(我)顿感不妙。

乳母说:“东宫殿下前些日子偶感风寒,已将养了几日,但尚未康复……”

原来他竟是病了。

很想去看他,但现在去只会更惹人注目。可想见他的心已不堪负累,我决心去看他。匆匆备了车子,趁夜回了土御门邸。

因是秘密回邸,所以乘了辆不起眼的车子,装作侍女前来。乳母安排好一切,由东宫的一位女官相助,悄悄引我至东宫厢房内,在寝帐外张了帷屏,让我们见面。

东宫也许是玉体稍霁,自病榻上坐起身来。即使隔着几重的幔帐,亦能感受到东宫殿下的细微的气息。自繁花盛放之期见过一面以来,每日只在梦中与东宫相会,以致现在真的见面了,竟还恍如梦中。

(双方)只是望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终于东宫先说:“今晚请允许我称呼(你)威子,好吗?”

他的嗓音清脆柔和,稍稍带了点暗哑,音调优雅非常。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觉得精心的打扮漏洞百出,且不论辈份与年龄,终不相称,他会不会看出我的缺陷,对我不再迷恋?

心情一时纷杂,只是不语。

东宫说:“只是因我病了才来的吗?我还是,必须,忘掉你吗?”

乳母见我神情凄迷,代答道:“尚侍因心情郁结,正暗自伤心。老身朝夕侍奉尚侍身侧,尚侍本身对东宫殿下并非无情,只是时局不利,难以玉成此事,以致尚侍日夜为此忧心。”

稍稍平复下来,我说:“多日不曾面晤,此次前来实在不易。妾身只想问东宫殿下一句:信中所书,可有虚言?”

东宫轻叹气道:“原来威子对我的恋心,并不信任吗?真让人伤心呀。威子,你看,这雪自昨日一直未停,正是被我一片赤诚之心所感啊……”

既然如此,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我说:“明白了。”

乳母将纸隔扇打开,(我)该回宫了。身后东宫的声音传来,隐约带了哭腔,“我还是得忘掉你吗?”

我闻言回首,给了他一个坚定的微笑,“你不可以忘掉我,不止现在,一辈子都不可以。养好身体,等待继位的那一天吧。”

“那么!?”

“你的心意,我接受了。”

长久以来一直迷茫着,犹豫着。如果说生活还有希望的话,那么这次的面晤,无疑给了我冒险的力量。要改变局势的话,还有时间,要说服父亲并不会很难,我不会容忍失败。

我的性格是决定了就去做,从某方面来说,这点很像父亲。一直以来,身为女儿的我比起兄长赖通来说,与父亲保持了更多的默契。况且对于婚事,父亲早已说过由我的心意,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会去求父亲可怜我赐予与东宫成婚。骨子里的骄傲,正是与父亲的血缘相系的证明。

我会让父亲心甘情愿,并且急切的要求由我代替嫄子参内的。

连续下了两天两夜的雪终于停了,追傩过后稍有闲暇,父亲来看我,我请侍女们退避了,与父亲单独面晤。

如往常般寒喧几句,我装作不经意说:“近来女儿粗览所藏汉书与本国典籍,受益非浅呢。”

“女儿家家的,也颇好学嘛。呵呵,有何高见呢?”

“中臣镰足才学过人,智勇双全,乃助天智天皇铲除苏我氏,后又编著《近江令》二十二卷,成为日本最早的法典。死后被追赠为大织冠以及太政大臣,并且赐姓藤原氏。此乃我族的先祖。”

“大织冠藤原镰足的儿子淡海公不比等,首次使藤原氏的女人成为皇上的生母,藤原氏自此成为皇族外戚。淡海公死后被追赠为正一位太政大臣。”

“……”

“世称染殿的藤原良房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位正式的太政大臣,他以外戚的身份始开摄政之先河。他的养子昭宣公藤原基经历仕五朝,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独专朝政,废立天皇,政治手腕自不待言。”

“祖父兼家众子之中,算上父亲,有三人登上关白之位,两个女儿虽是天皇生母,但却未立为后,实是遗憾。”

父亲听了许久,揉揉眉心,终于说道:“威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儿在想,自淡海公以来,我族以外戚身份把持朝政,大权在握。藤原一族,人杰何其多。终究要作出与众不同的大事,才能后人所记忆。女儿又想,父亲将关白之位传与兄长赖通。赖通之后,必传其子。则父亲诸子之中,唯有一人可登极位。虽是已有两个女儿被立为后,但还略显平常,若与大织冠、染殿、昭宣公相比,自是逊色得很。”

“……”

父亲的手略有颤抖,可见我的话给父亲以很大的冲击。虽是寒冬,但父亲面色略有发红,显见甚是激动。

我接着说:“父亲,想在历史中留下您的印记,必有惊人之举才可以啊。”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