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六章 恋歌赠答  

2009-04-14 12:29:07|  分类: 风华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恋歌赠答

 

醒来时只听得满室诵经声。只是似我这般人,佛祖怕是不会佑护的吧?母亲、乳母及众侍女在寝台边看护我,为(我的)病情忧虑。见(我)醒来,母亲膝行上前,话未开口,泪水又婆娑而下。

“究是为何身体如此虚弱,竟致昏倒。夜深人静,怎可禀退侍女独自而行?你身份不同常人,不可率性而为啊……”

罪孽何其深重啊,累母亲如此担忧。挣扎起身,母亲制止我说:“再躺会吧。”

(我)摇摇头,说:“母亲不必担心,女儿业已痊愈。”怕母亲不信,起身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冲母亲作了个鬼脸。

母亲一下子被逗乐了,抹着未干的泪水说:“尚侍还如小时一样,是个顽皮的孩子呢。”乳母、侍女们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本来是以探视妍子中宫为由出得宫来,不过现下宫中无主,拖延几日并没有关系。宫中的状况完全在父亲的掌握之中。心中的苦涩使我更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因此并不想那么快回到那个让我的心变得疯狂的宫殿。

病体稍愈,母亲放心离开了。乳母见左右无人,悄悄将一信交给我,说:“东宫殿下甚是担心尚侍病体。将尚侍送回住所的,正是东宫殿下……”说时细瞧(我)脸色。

我默然不语,只打开信来看。信中那熟悉的字迹清秀依旧:

“月色朦胧娇羞面,藤花初绽似旧时。笛声仿若啼杜宇,烟霞深锁迷归途。”

东宫尚是个孩子,却已有如此风流情怀,只是用心不深,言辞直白。此信估摸已为乳母看过,故而其从旁探看,想察知我等关系究竟如何。

想到这,心中略有不悦。但乳母也是关心,实出好意,故而只得佯装糊涂。给东宫回信道:

“月色朦胧迷归途,执扇掩面烟霞锁。杜宇啼鸣盖笛声,群芳炫目藤花眬。”

写毕对乳母说:“东宫乃是姐姐长子,血缘太近。写此信,只是与我调笑罢了,尔等不得胡乱猜测,以致谣言传至父亲耳中。”

乳母俯首听命。

虽是如此训诫了乳母,但心中却是悸动不已。看着东宫那清秀的笔迹,我陷入沉思,将之藏于手箱最里侧。

父亲听说了病情,前来探问。自宫中局势稳定后,父亲好似年轻了十岁,踌躇满志。他身着藤花纹淡紫色常礼服,拖着长长的后裙。即使是身为女儿的我,也很为自己有个如此英俊的父亲而骄傲呢。

心里想着,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来。父亲见了,问:“因何发笑?”

“哪里,女儿只是为父亲得偿所愿而欣喜。不知东宫何时登基,且由哪家姬君入宫侍奉,不知父亲有何打算?”

父亲丝帛扇轻拂几下,闻言遂合了扇子置于掌中,“此事如此顺利,尚侍你从旁协助父亲,功劳最大。反倒是最该出力的左大将(注:赖通。此时尚兼任了春宫权大夫。)……”也许是为给兄长留些面子吧,父亲没有再说下去。

我轻轻笑了,安慰父亲道:“兄长只是一时迷了心志,他是父亲的儿子,一定会像父亲一般,作出一番成就来的。”

“你倒会宽我的心。父亲常想,你若是男子,早就是父亲左膀右臂了。父亲定会把关白之位传给你呢。可是,唉,真可惜啊!”

我知道父亲是在为继承人的无心政务而忧心,但空泛的安慰对事态并无影响,所以没有再说话。

兄长赖通近来与父亲失和。原因是因为父亲的关系,使他与深爱的正妻隆姬女王分离了。赖通与具平亲王的女儿隆姬女王成为夫妻,隆姬女王姿容出众也有文才,与赖通关系和睦。父亲对这门亲事也很满意。不过可惜的是,两人之间却没有孩子。

那时父亲亦与三条帝失和,迫于被迫退位的危胁,三条帝为了缓和关系,将女儿禔子内亲王嫁给赖通。隆姬女王对此事甚感不满,赖通也表示不愿从命。但是当时那样祝福这对夫妻的父亲,却以“男子怎么可以只有一位妻子”,“因为没有孩子所以(才会这样),应该使后嗣繁荣”这样的理由,对赖通在风流行径大加批评。赖通迫于压力,只得从命。事出突然的是,赖通不久病倒了,加持调伏的结果是具平亲王恶灵作祟。父亲便以此事为理由,使隆姬女王不得已离开,而赖通也因此对父亲怨恨起来。

也许是为了报复父亲,赖通比以前更加懒散,只管招蜂引蝶,四处养了不少情人。父亲对这样的兄长很不放心,即使将官位让与赖通,大权也必将旁落。

“父亲想与赖通和好也并非难事。女儿知晓多年来兄长对隆姬女王一往情深,实是感人。父亲或可重新认可婚事,双方各退一步。兄长并非顽劣之人,父亲好言相劝,兄长不会不给父亲面子的。”

“这……为父是想先将官位让与赖通,暗中从旁协助。你们兄妹关系不错,如他来问候你,就劝劝他吧。明子之事,为父可以考虑。”

很想问东宫入宫时,由哪家的小姐的入宫侍奉,但又怕父亲奇怪,欲言又止。其实也可以猜出个大概,大约是长兄赖通的养女嫄子吧。父亲已在计划辞官事宜,由兄长的女儿入主后宫,再合适不过了。

兄长虽是有几个儿子,可惜的是没有亲生女儿,只得将郭康亲王的女儿收作养女,由隆姬女王养育。虽是父亲不许赖通与隆姬女王相见,但赖通并没有理睬父亲。如果此次父子二人重归于好,倒是不错的。

心情很惆怅。览镜自观,自怜自艾,岁月流逝,容颜渐衰。母亲时时为我的终生而忧虑,也常劝我嫁与某某亲王。也不是没有想过就此委身于人,但心中总有个声音说:“这就是一直以来所希求的吗?。”

于是沉默间,母亲再没有说什么了。父亲说过不会逼我,所以我没有开口前,父亲不会说什么。

我依旧迷惑度日。东宫时时送来感情丰富、和歌优美的情书,因恐引人注目,信总是托乳母转交的。

我回想着与东宫的交往,总觉得如坠梦中。他是我所深爱之人的儿子,又是我的侄子,与他相恋,世人定会耻笑吧?

初时回信我总是言语疏离,以长辈自居。但时日久了,回信也柔软起来。即使是世间一般女子,见了东宫那优美的情书也难有不动心的,何况我早已作茧自缚。

一日乳母拿了回信将退下时,说:“尚侍,恕我多言。尚侍即与东宫关系不一般,应与摄政大人商量,由尚侍参内。如此下去,你们双方皆会痛苦,我们见了,也于心不忍啊。”

“此事自有计较,退下吧。”

其实乳母所言之事,我心中早已计议了不知多少次了。毕竟不是常人身份,不得不顾念长姐及父亲、各位兄长的想法。且父亲已定下明年东宫继位后,由长兄赖通的女儿嫄子参内,我再相争,如若失败,定会遭人耻笑。且与赖通交恶,实在是不划算。

夏去秋来,为了逃避东宫,回到了宫中。但宫中无主,(我)无所事事,日子淡而无味。只有东宫的信,能使心如死水的我产生一丝波动。

东宫信中说:“为何独自回宫?你说对我无情,为何不能面对自己的心呢?自那日相遇,才知情深已久。可要见你一面,实亦不能。望你知悉:

自此一夜相遇后,日日独自念黄昏。纵隔万里亦相会,竹河之曲总能闻。”

信纸下端写着“但盼来年”。

是啊,能躲多久呢?年底东宫继位回宫,作为尚侍,焉能拒而不见?若其真一往情深,又能抗拒多久?可要玉成此事,绝非寻常之举,顾虑之事委实太多了。

忧思袭人。晚秋风凉,轻触竹帘。膝行至案边,挑选了一张花纹精美的萌黄色纸,令侍女小心研墨,写道:

“常思相遇难相守,不如不见亦不闻。阻隔何止山万里,纵能闻曲是梦中。”

可以说,那时虽心有所恋,但我还没有下定决心参内。东宫时时诉情,但时局如此,亦是无可奈何。真是:与君相恋苦,犹如苦蝉鸣。愿得秋风至,性命随天时。

只有那晚秋残月,静悬树梢,那低垂的眉眼,可是在看着心中思念的人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