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 第二十七章  

2009-03-03 12:15:03|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章   替身的替身

 

(PS: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与馆内各位大人挂钩)

 

“紫菀你太过轻敌了,此次若无北月(即久米仙人)之助,且看你如何脱身?”

源琥珀正与无幻对弈,右手执起白子,将棋子轻放于棋盘上。紫菀于一旁乖乖听着,难得没有回嘴。可见此次之事紫菀也是得了教训,想来以后处事会谨慎小心的吧。北月叹口气,将猫咪紫菀抱于膝上,用手轻轻顺着毛,紫菀舒服的咪起了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北月一边抚摸着紫菀,一边道:“现在看来,御匣殿怜子大人被那妖……”说到此处,北月看了无幻一眼,似觉他眼中闪烁,“被那位霜月大人附身的可能性很大,连御匣殿身边女官亦不可幸免,足见其灵力强大。不知琥珀大人有什么主意吗?”

琥珀纤细手指摩挲着棋子,其肤色竟比白色玉石的棋子亦要苍白些。她沉思片刻道:“暂且按兵不动。紫菀,北月,你们先于暗中保护平典侍(即平夕露,御匣殿怜子之妹)与清命妇。千万小心行事。”

紫菀与北月点点头,便退下了。

室内一下恢复了平静。“啪!”的一声,白子落下,黑子的一个角全军覆没了。无幻似有一震,手中黑子一时竟难以落下。一时默然无语。

琥珀执了桧扇膝行退回帘内,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心神不宁了,无幻。”

“实在抱歉,主人!”无幻推开棋盘,郑重跪拜行礼。

“我知你甚是担心霜月大人,但眼下你们道不相同,已成敌人。尚望你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了。请,给我一点时间吧!”

琥珀点点头,道:“眼下我们人手不够,你先去西八条府,把那只‘老狐狸’叫来。”

无幻领命而去。

现在已经是平直幸正夫人的晶子(即藤真家的大公子藤真晶,曾经的伪·镜中将),自嫁入平家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自家妹妹——白狐一族藤真氏的大女公子小玳都许久没有见面了。所以无幻毫无预兆的突然到访,犹如那巫女的亡灵一般,直把正过着舒坦日子的晶子吓了个半死。

一想到无幻那个主人,晶子就冷汗直流。天知道那小姑娘又有什么“好事”找她呢?晶子暗自恍惚了一会,脑中天人交战,没办法还是只得答应下来。

无幻满意的离开,他已经忍耐得很辛苦了。想那曾经风流平安京绯闻不断的“镜中将”,如今竟成了西八条府的女主人:身着厚重的十二单衣,姿容艳丽,气质优雅,偏偏还让人找不出半分缺点来。只是在刚看到自己时,晶子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一下,想来是自己把她(?)吓个不轻吧!无幻想着,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回去报告琥珀时,无幻的嘴角一直咧着,时不时的还会抽搐一下。琥珀瞅他了一眼,背过身去假装没有看到。

 

——近江邸——

藤真家大女公子小玳闲坐无聊,家中所藏的古代物语业已看完,正托腮凝思,不知想到什么,暗自发笑。忽侍女送来一信,乃严正立文格式,封皮上的字迹虽是娟秀,但仍有一股难以掩饰的英挻之气,竟是晶子来信!

内中道:

“小妹:

见字如面。

兹有要事,故吾拟离家数日。因此事非同小可,归期未定,吾家那一位那里需你去掩护一下,望你扮作我的模样,小心行事,切勿被认出。

此事虽属为难,但料想我亦帮你家那一位‘顶缸’甚久,所以他一定不会不答应帮忙的吧。

那么麻烦你了。今晚便来吧。

                                                        晶子上”

“我不同意!”

镜中将自宫中回来,知道了妻子小玳要去平房家“小住”的消息,镜中将大声吼道:“我不同意!”

“晶子让你帮个忙你都不愿意,真是小气啊!我不过去平家住几天,有何不可?”

小玳女公子据理力争,镜中将也是毫不退让。

“你是我的夫人,怎好去平房公家小住!晶子就不知道会吃醋的么?!”

“晶子既让我去,自然就不会吃醋!”

“我不是说她!”镜中将的脸蓦的变得通通红,低下头不好意思声的说:“我是说,我、我会吃醋……”

“原来是这样啊。”小玳女公子脸颊绯红,眼珠子转了转,“但是晶子那不好不帮忙的……”

“让她另想办法吧……”

“我有主意了!”

小玳女公子拍了下巴掌,脸上透出兴奋之色,但不知为何,镜中将看在眼里,总觉得她的眼光有点不怀好意……

小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镜中将。

……

这一次镜中将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我决不同意!”

“是么?”因为生气,小玳已经完全暗黑化,张牙舞爪的靠近镜中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如·何·啊?”

镜中将害怕得躲至屋角,慌忙举手就犯,“啊!我答应便是了!”

……

就是,这么回事。(家暴)

琥珀见到晶子后,第一句话就让晶子气得跳脚。

“你平时称呼自己是用‘我’还是‘妾身’呢?”

第二天,平房公与夫人“晶子”于廊下抚琴,曲毕后以琴为枕共卧,镜中将因极不习惯,自然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平房公误以为夫人害羞,开玩笑道:“你以前很喜欢粘着我的呀,今日何以如此害羞呢?”

镜中将甚是难堪,敷衍说是不好意思。却于心中暗思:“藤真一族不都是白狐么,怎么平房口中的晶子倒像是喜欢粘着人的猫呢?”想到自家夫人,“唉,她也不像白狐,倒像是只(会笑的)老虎哩。”

幸好夫人小玳听不见,否则又是一顿家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