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迫三条帝退位  

2009-03-28 13:04:55|  分类: 风华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迫三条帝退位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为了加强故事性,所以事件会有改动。

因为回信之事,我对娍子皇后产生了厌恶之感,加之今上向来与宠爱我的父亲作对,而我竟还要日日与之相对司理事务。赖此,我对公务亦有了懈怠,唯一可以让我心情有所改变的,就是与东宫敦成亲王的书信来往。

东宫的笔迹愈肖似故人,我的恋心愈感浓烈。于我心中,早将东宫当作了一条院的替身,我幻想着是与一条院书信交谊。虽心知这于自己无异于泥足深陷,理智告诉我必须停止与东宫来往,但是我总是忍不住回信。溺水的人连一根救命草也不放过,何况东宫是我深恋之人的儿子。

父亲一心想让妍子女御诞下皇子,但天不遂人愿,妍子中宫终是产下了皇女。我听到消息,万分失望。觉得那娍子皇后或许于背后耻笑亦说不定。据我的乳母说父亲很受打击,情绪失控,竟于产室外责备起妍子中宫来。那时妍子的女官亦在,与父亲离得甚近,估计也听到了父亲的责备之声,这使我的乳母颇有些难堪。

今上初得女儿,倍加珍视,不断催促父亲将妍子中宫送入宫来。时局一时对我家很不利,我为了探知父亲的想法,让乳母请父亲来面晤。

我对父亲说:“此次妍子姐姐终是没有诞下皇子,女儿亦甚感遗憾。那娍子皇后向来因其育有皇子而旨高气昂,妍子姐姐此次回宫,怕是争不过她,实是我家之不幸也。”

父亲一夜之间竟似衰老,发间竟有几丝白霜。可是父亲还不到五十岁啊,权势之争,损伤心力,我很为父亲担心,劝他保重身体。

父亲说:“妍子之事实是令人痛心,但我亦不会认输。威子,现在只有你能帮父亲了。你大哥赖通虽是长子,却无心朝政,只管费心与女子厮混。教通年岁太小,心力欠缺。你与今上及皇后处得最近,故而今上有何举动,定要立刻告之父亲。”

我点点头。终于说道:“父亲,女儿有一隐密之事,一定要禀告父亲。”

说这话的时候,心下忐忑不安,呼吸也急促起来。我努力的平静气息。

“何事?”父亲对我的欲言又止感到奇怪。

我不说话,只将一张纸屋纸从帘底递过去,放在父亲伸过来的扇子上。父亲心知事关重大,取了纸放入怀中。

父亲告辞回去,我靠在松木柱上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发了一身冷汗,连生娟的衣角亦被我扯出了皱折。父亲只要看了那纸上的字,必定会怒不可竭吧。因为那纸上是一条院的笔迹,写的是:王欲治朝纲,谗臣乱国家。

紧张打得我心口发痛,以手抚之平缓气息,可手指亦颤抖不止。昨日趁左右无人时,我偷偷于一张纸屋纸上,写下了那几个字。

那封手书是仿照已故一条院的笔迹所写。希望父亲一时气愤,看不出端倪。如按我所想,以父亲的脾气,定会将手书撕毁。那么,只要父亲确信手书乃是一条院所写,则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父亲因妍子的事而消沉起来,难免对事情判断有所偏差。年轻时的父亲不论何事,最善掌握时机,一旦机会到了,必定不会放过。就算没有机会,亦可自己制造。而今父亲年事稍长,人年纪一大,便会处事犹豫,行事瞻前顾后。父亲无法下定决心的话,我来替父亲下。我只是希望父亲振作起来。今上受一条院关怀长大,定会受一条院影响。我伪造手书,无非是想让父亲明白,今上是无法站到我们这一边的,所以对今上无需顾忌。

扭转败局唯有一途——迫今上退位。

我暗中计算着,即使因此而下地狱,亦不后悔。

立后仪式终于举行,但宫中却十分冷清,因为今天是妍子中宫产后回宫的日子。

娍子皇后一定没有想到吧?世人比起她来,更看重身为当世权势之家二女公子的妍子中宫。即使妍子中宫没有诞下皇子,回宫时依旧风光,百官庆贺,前呼后拥。而她那尊贵的立后仪式却人影稀少,冷冷清清,不过世间一笑话罢了。听侍女们说,只有中纳言隆家与仍在病中实资参加了娍子的立后仪式。娍子皇后的父亲右大臣藤原济时也是无可奈何。

我为实施了报复而感到满足。若是没有将那伪造的手书给父亲看的话,父亲大约是不会有如此明显的示威行为吧。不过这也将导致今上与父亲的矛盾表面化,但是我认为这对父亲并不是不利的情况。因为父亲是权臣,大权在握。而且今上思虑不周,行事手段并不高明,还不是难以对付的对手。

父亲与今上频频为了意见不和而争执,每逢此时,公卿们都默不作声。今上肯定有孤立无援的感觉吧。我若是他,定不会在自己一无心腹之时与权臣相争,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正于此时,今上眼睛得了病。先是看东西很模糊,迎风流泪,后来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今上很是烦恼,为了眼睛的痊愈不断举行隆重的祈祷仪式。

眼盲了的今上变得很是多疑,对于身为左大臣女儿的我所草拟的文书很不能信任,竟让一亲近藏人检查。我体察今上的心情,便主动让那名藏人书写,再由大内记审核。政务的处理变得很不方便。

夏去秋来,今上的眼疾并无好转,情绪很不稳定,时常对宫人发脾气。看着今上的样子,我很是难过,亦觉心中不忍。父亲高兴的说,胜负自有天注定。但只有我才知道,此乃人祸。我作了这样的事,不知来生要遭到怎样的报应?

长和5年正月,今上请求父亲成为摄政,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罢了。父亲为了表示出姿态,只是接受了宣旨,仍任左大臣一职。这一年今上仍醉心于祈祷眼疾痊愈的仪式,但是我心里明白,这只是无用之功。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年底,父亲上表辞任左大臣一职。我知道,父亲的耐性已所剩无几。

今上恳请父亲担任摄政之责,但父亲借故推辞了,今上不允许父亲的辞职,但父亲也不再司理政务。欲拜托右大臣藤原济时代理,但右大臣迫于父亲的压力,没有敢伸手。
双方僵持着。

这时,右大臣济时也上表辞职了,不知是觉得无法为今上分忧有愧,还是害怕父亲的权势。今上遂让藤原实资担任右大臣,并欲让其理政。但实资此人虽是才学深厚,却是极迂腐之人,以“代理政务乃摄政职责,右大臣理政于官制不合”为由拒不答应。

于是今上再没有退路了。眼睛的失明使他的肉体消沉,与父亲的僵持更让他的精神倍感折磨。我觉得自己作得太过份了,三条院那时尚是少年,却已看不见这个繁华的世界了。想到此,竟落了泪,但后悔亦晚了。

今上终于妥协,答应退位,条件是立娍子皇后所生的敦明亲王为东宫。父亲私下和我说过,答应他并没有什么,毕竟如果敦明亲王不想继位的话,也是没有人可以逼迫的。
我自然是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的。

三条院上皇退位后立刻出了家。二姐妍子中宫以前虽与法皇感情还过得去,但终是无法涉足于法皇与娍子皇后之间。妍子中宫黯然退出了皇宫。无论是大姐彰子中宫还是二姐妍子中宫,她们的婚姻都以不幸而作了终结。

很为姐姐妍子中宫而担心,所以偷空回土御门邸看望她。让乳母进去通报,开始妍子中宫说身体不适,并不想出来,但终于膝行而出。

我们隔着厚厚的帘子与四重的帷屏见面,我看不见她的脸,连话也是乳母代传的。姐姐大约是因哭泣而导致声音受损,无法单独与我见面吧?寒喧了几句,我退了出来。

心情难以名状,很苦,很痛。那些作过的事情像图画一样,不断在脑中回想。好想不顾忌形象大哭一场,但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心口仿佛被大石压住,连呼吸也难以继续。我制止侍女们的跟随,独自在月夜下的院中游荡,仿佛找不到归处的亡魂。

迷迷糊糊的走着,不顾前路是何方。风中拂来淡淡笛音,曲曲折折,绕指缠绵。是谁的笛声?

月下幽深静,清泉弯延来。牡丹垂枝重,蔷薇次递开。苦竹依风立,竹叶招人来。但见蔷薇丛中盘膝而坐,优雅执笛吹奏者,面容依稀可见,那熟悉的额发,随风而动……
一条院,是你吗?

很想这样问,但又怕惊了笛声,心情一时激动,连扇子都不记得打开了。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是有事找我?”

少年的清彻嗓音回响着,我猛得回过神来,惊觉自己的失态,一时只想逃离。一条院已登仙途,怎会在此?可我竟痴了似的,脸亦被人看到,若是传了出去,那就不好了。想到这,慌得用扇子遮了脸,转身逃离。

不料袖子被人扯住,抓住了我的手,我不得已转过身来。少年的脸与记忆中的那人重叠在一起,微笑着,却又在瞬间化作可怕的鬼怪,张牙舞爪向我扑来。头很痛,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身体软弱无力,只觉得天旋地转。

堕落无底的黑暗前,我听到依稀的声音。“你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