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 立后之争  

2009-03-28 13:04:18|  分类: 风华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立后之争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为了加强故事性,所以事件会有改动。

东宫于太政官厅继位,随后入主清凉殿。一条院的皇子敦成亲王被立为东宫。

作为尚侍前去祝贺今上登基,于清凉殿面圣。我向今上转达父亲的话,探问其意于何日举行立后仪式。但今上推说上皇新丧,此事不急于一时,将话题绕开了。

我觉得今上话中暗含讽刺父亲的意思,因此不便开口再说,只得告辞离开。这是与三条院的第一次面晤,但已经让我觉得,新帝的性情并不如一条院那样温和,定不会甘心将权柄施于他手。

今上与父亲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日子一天天过去,忽然今上宣布,将立娍子女御为中宫。父亲此时还担任着内览之职,并没有成为关白。父亲原本的意思是,待二姐妍子立为中宫后,再成为关白。如此可免去世人非议。但眼下今上将父亲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今上的理由是娍子女御已生下皇子,且身份高贵性格娴雅。父亲坚决奏请,希望今改变主意,但今上仍一意孤行。父亲很不快,即使在我的面前亦不掩饰对今上的厌恶。又悄悄对我说,对中宫之位绝不会放弃,让我相助于他。我答应了父亲。

我对父亲说,今上年轻气盛,沉不住气,处事太露锋芒,与一条院截然不同。

父亲也说是,谈起一条院的时候,父亲的语气总是很温柔。

虽然答应了父亲,但我对宫中的事情并不关心。工作之余,我总是看着一条院的习字贴,悄悄的对着他的字练习书法。我开始对笛声很敏感,听到便想看看吹笛人的样子,也许会是一条院的魂灵?

闲时我便给东宫敦成亲王写信。敦成亲王今年四岁,想像着他幼小可爱的样子和哭悼父皇的眼泪,心中不甚怜惜。提笔于一灰色纸上写道:

“君怜惜花意,吾亦复堪怜。君言花开早,吾叹逝风前。”

又写道:“我们的悲伤之情是一样的。望将吾视为去世的父亲,多多亲近。”将信叠得细小,系于一枝兰草上差人送去。

回信的字迹东倒西歪,许是多心吧,总觉得字的笔划或者是气质,与日日临摹的字迹很像。心情在看到回信的那一刻便得很激动,也许东宫的容貌与一条院也相似吧?

情不自禁呤成一句:“棣棠开无主,片片随风去。来年发新枝,应有旧颜色?”

我想让东宫的字迹肖似那人,便临摹了许多古歌及汉诗的字贴送给东宫,告诉他这是已故一条院的遗迹。东宫果然照着练习了起来,来信的笔迹也渐渐清秀起来,看着那笔迹,心里变得很满足。

彰子中宫不想再留在宫中睹物思人,便思退出九重宫闱,回到了土御门邸。离宫那天我去送她,姐姐彰子心情略平静了些,对于这伤心地不想再留,于是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姐姐还有两位皇子可以抚育,而我却仍身份未定,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空落。

父亲为妍子姐姐的中宫之位而忙碌,但今上就是不合作,父亲一时也奈何不得。不过也因为如此,今上得不到父亲的支持,处理政务也有诸多阻碍。为今上计,行事太过轻率实无益处,立中宫的事就此搁置下来。

我的着裳仪式已准备了许多日子,适逢吉日,便于此时举行了,非常隆重。感受到父亲的重视,我很开心。而今上亦为了对父亲表示缓和关系,将我从正四位升为从三位,不久又进为从二位。

这样的升进无疑是太快了。我把自己的喜悦之情写信告诉父亲,父亲亦为我的幸运高兴。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的情况有点像是坐观水鸟与蚌相争,最后得利的老翁。宫中一时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虽然这只是暂时。

事实上着裳仪式以后,父亲曾与我谈过一次话。父亲问我打算如何,是嫁与臣下,或是参内。

我默然不语,只说绝不嫁臣下,与姐姐妍子争宠,亦不愿意。女儿愿意终生不嫁,望父亲同意。

父亲担心的说:自你入宫以来,性情大变,近来更甚,竟看破红尘。你究竟受了何委曲,怎么为父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你放心,无论如何父亲都不会让你受世人讥诽。

我禁不住落下泪来,死死的咬住唇,强忍着不哭出声:“父亲勿须担忧,女儿近来只是心情郁结,无甚要紧,父亲不用担心。”

父亲欲言又止,我怕他说出让我难堪的话来,忙说:“关于立后之事,不知父亲是怎样打算的?”

父亲果然表情凝重起来,丝帛扇于手中轻拍两下,“今上断不屈从,此事甚是难办。虽想援引一条院的例子二后并立,但此终为下策,且右大臣(指藤原济时)并非易与之辈,所以万不可让步。”

听父亲的意思,虽有心打破局面,但又顾虑太多。看来即使是手段强硬的父亲,亦有犹豫不决之时。

“依女儿之见,父亲当应了今上,亦无甚要紧。”

“此话怎讲?”

我说:“女儿愚见,父亲无须顾虑,依旧立二后便是。只要姐姐诞下皇子,一切都好办。”

父亲很是惊异。

我接着说:“父亲可以此为条件,答应今上的要求。”

“果是我的女儿,处事果断。只要妍子诞下皇子,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父亲因我升进的事向今上谢恩,二人把酒论盏,气氛稍有缓和。父亲趁机向今上提起立后之事。于是双方各退一步,各得其所。今上如愿立了娍子女御为皇后,并且着手准备立后仪式。而父亲亦拜领了立妍子为中宫的宣旨。

为了诞下皇子,土御门邸的祈祷一直未有间断。过了不久,妍子中宫果然有了身孕。父亲自然是欣喜不已。

另一方面,父亲为彰子中宫举行了祓禊仪式,除去了丧服。我为了看望姐姐,向今上告假,于深夜回到了土御门邸。

与姐姐亲切的交谈了几句,我便去看望东宫敦成亲王。他容貌极似一条院,清秀俊雅,模样甚是可爱。我甚感安慰,仿佛心中的深渊已被填满。

父亲暗中命阴阳师作了“生男子”的法术,另又派了使者赴各大寺院许愿布施,那段时间父亲终日为此而奔忙。

日子逝若流水。妍子中宫产期将近,搬到了父亲的私邸东三条邸暂住。但我因公务繁多,没有去看她。只是让乳母前去慰问,并给中宫的乳母及侍女准备了礼物,并对僧众作了布施。

正巧御匣殿因病而请了假,故而皇后的服饰及一应相关事务暂由我代理。再加上尚侍的工作,真是忙得不行,总觉得时间过去很快,恨不得多出十个时辰来才好。

因为想知道娍子皇后对于仪式上穿用的服饰的想法及建议,我写了一信。信作立文格式,言辞亦很简单,公务语气,只是在笔迹上下了功夫,务求精益求精。

回信很快送到,只是似不是皇后亲笔。我略感不快,把信给赤染卫门看了,卫门说,此笔迹是出自马命妇之手……

我心中甚是不满,但面上只作不在意。想不到素来受父亲宠爱的我竟会受人轻视。娍子或许因自己将为皇后,故而把我这个左大臣家三女公子不放在眼里。

越想越生气,觉得这封回信是极大的羞辱。心想,此次立后之事暂时让你得了便宜,竟然眼高于顶起来,实是可恶。便于心中计划着反击,这件事谁也没有告诉。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太过心高气傲了。实情是娍子女御那时偶感风寒卧病于床,所以不便回信,故而由马命妇代笔。但那时我犹不知情,只道是受人轻视,暗自考虑发难。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