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 第30章  

2009-03-28 13:03:25|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章    混乱的身份

PS:本故事纯属虚构。

说起雅赖大纳言的身世,他本是后一条帝的第五皇子恒保亲王的二世孙,被降为臣籍,赐姓源氏。初次叙位便升进为从三位,任中纳言,不久又累进为正三位大纳言,可见圣眷优厚,倍受皇宠。但也因为如此,妒忌他的人十分眼红,可源大纳言虽年少,却身份高贵才学甚佳,故而那些眼红他的人也找不什么把柄,只得作罢。

御前帐台试演那晚,源雅赖对怡子内亲王初次接触,觉得此女身份高贵,且心性高洁,故而起了恋慕之心,此后情书不断。不过因此而招至鸿懲殿太后嫌忌,倒是始料不及的。

都说世风日下,像这样光盯着别人过日子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大多居心叵测,只会挖空心思找别人的麻烦,无端怨恨他人。这对于今世的修行和来世的人生,都是非常严重的罪业。那山贼出身的东国人竹崎政清被升进为五位藏人,也使一些心眼儿小的人眼馋得很,欲对藏人政清进行诽谤,但因今上宠爱,藏人政清这才免除祸患,得以安心度日。

且说藤壶的女官与梅壶的女官因舞姬事务发生纠纷,这件事事后传入双方女御耳中。藤壶女御心胸宽大,对此种小事并无介怀,只安慰了发生争执的女官,并写了信给梅壶女御,解释事由。因梅壶女御还是藤壶女御的恩人,在某次事件中给予藤壶女御很大的帮助。故而藤壶女御认为若因此种小事而伤了和气,实是可惜。梅壶女御也作出了相应的姿态,责备了近江少将。这件事在表面上,也就过去了。

但梅壶女御的女官少将君心中愤愤不平,五节会后退宫回家休息时,其兄前来拜访。少将君兄长乃讚岐守,此次除目仍任讚岐守,赴任地前留在了京城过节。少将君乃对讚岐守抱怨所受委曲,“那大辅命妇竟然蔑视我等,出言不逊,可梅壶女御却并未为我等出这口气,实是可惜。”

讚岐守安慰道:“此事并不奇怪。你只要想想眼下摄政大人与左大臣走得甚近,就该明白如为此种小事两女御撕破脸才奇怪呢。不过你生气也不是毫无道理,但是我们身份低微,处处受人轻视,也是可悲。但是身份低微之人,飞黄腾达的也不少咧……”

少将君甚是好奇,问:“兄长说的是谁?”

“就是五位藏人政清啊。此人面容黝黑,满面络腮胡子,更别说言语粗欲、举行粗鲁。可叹今上何等风雅高贵之人,竟对此种人宠爱有加,御封为五位藏人,还常常侍奉在侧。看着真扎眼啊。”

“可那政清有个好靠山啊,藤大纳言乃太政大臣嫡子,不也对此人甚是看重么,竟将此人推荐给今上。也不知这政清有何过人之处,让两位身份如此不凡之人青眼有加。但前几日藏人政清到过梅壶,听女藏人说此人甚是愚笨,竟以为凝花舍是飞香舍,也不知是真笨还是假笨,或许是那藤壶女御故意来让我们家女御难堪也说不定呢。近日皇上渐渐来梅壶院多起来,藤壶女御或许心下很是不满呢。”

“今上也是聪明人,眼下太政大臣家丽景殿女御临近产期了,而摄政大臣家梅壶与左大臣家藤壶却尚未有身孕。今上为了平衡二方关系,势必两方均分的。只要两位女御也怀孕了,那么皆大欢喜。至于产下皇子或皇女,便要看各人福分了。”

讚岐少将“我家女御不会落于人后的,定会产下皇子,被立为中宫。到时丽景殿女御就没什么好神气的了。”

此二人毫不顾忌大发议论,其实少将君只是女人心性,生生气也就算了。倒是讚岐守向来觉得自己待遇不佳,对境况颇不满意,其人本好刁钻经营,至于是否想出什么主意来,倒是不得而知。

此次除目,平直幸得了肥前及肥后两国,自然也少不了摄政大臣的帮助。太政大臣对此虽有意见,但今上一向对平直幸十分信任,故而也同意将全日本土地最富饶的两国交给平直幸打理。

平直幸入宫向今上表示感谢,趁便去看望女儿御匣殿别当怜子及典侍夕露。

或许是霜月内亲王早有防备吧,平直幸来访只是称身体不适,让侍女传话。因此平直幸无法探知女儿怜子是否像镜中将所说被妖邪附身。平直幸十分担心女儿,但在宫中也不便强求与女儿相见,只得去见典侍夕露。

典侍夕露说:“前几日与姐姐见了一回,虽说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就是有些怪怪的。姐姐以前甚少作出娇媚之姿,行事向来豪爽,可现在姐姐……”言及此处放轻声音,“女儿觉得姐姐性情不同往日,希望父亲私下请刑部卿亲王之女源琥珀来看看。”

“夕露你在宫中一定要小心行事啊,此事未曾明朗前定不要再去御匣殿了。如可以的话,向今上请假回家吧。”

“女儿也想过回家,但我十分担心姐姐安危,实不忍她情况不明自己一人逃离。且父亲你年后即赴任地,女儿身为宫中女官,哪能跟随呢?”

由此可见,典侍夕露与御匣殿别当怜子实是姐妹情深。平直幸暂时无法,只得独自回西八条去了。

起程赴肥前及肥的日期渐近,平直幸对两女儿越发放不下心来,秘密修书一封至镜中将,托他好生保护自己的女儿。藤真晶体察平直幸的心情,很是同情,且按身份来讲,怜子与夕露可算是继女,所以无论如何,晶子也是不会置身事外的。只是目前藤真晶与镜中将交换了身份,此等隐密之事,连平直幸也不曾透露。

再说镜中将得知自己也得陪平直幸去肥前,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偷偷写信给妻子小玳,诉说不满。

可谁知小玳回信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镜中将看罢信用气得头昏眼花,差点吐血。本以为此次交换数日便可,可掐指算来已半月有余。镜中将日日被化妆成女人,侍奉于平直幸身侧,甚感厌恶。藤真晶的亲近侍女也是狐仙,当然知道内情,时不时的就捉弄镜中将,弄得镜中将十分狼狈。镜中将有苦难言,便日日在心中诅咒藤真晶,希望他快回来换自己回家。

再说藤真小玳也并非铁石心肠,对镜中将一点也不想念。藤真晶出去办事时,小玳就呆呆的看着镜中将以前写的情信,照笔描画。小玳思夫心切,但兄长藤真晶有要务在身,实不该拿此种小事去烦他,扯他后腿。想来想去,小玳有了好主意——直接去西八条与镜中将相会吧!

主意即定,马上施行。小玳向来说风是雨,做事从不拖拖拉拉,故而当晚便备了车子去西八条府。正巧当晚平直幸来近江邸见镜中将,小玳乐得不行,直奔西八条。

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镜中将一见妻子小玳眼睛也红了。可侍女在侧不好发作,只得忍耐着让侍女们回避了,这才开始发起飙来。

“你可把我害惨啦,看我现在不男不女的样子,呜呜呜呜呜呜……”镜中将见了小玳,满腹的委曲有了出口,当下哇啦哇啦的哭了起来,常礼服的袖子亦被濡湿。

小玳将镜中将拉入怀中,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拍拍他的背,说:“镜中将真乖啊~~~~~我都没想到你能忍这么久。你委曲,我也不好受啊,这半月来独守空房,你好歹还有个美男子陪你啊……”

“去你的!我才不想那平房来呢,他出门我正乐得清静,”说着说着又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可惜他这久才出门一回,几乎天天窝在家里……真是受不了了。”

镜中将的眼泪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现在还得跟他去肥前,真不想去啊,呜呜呜呜呜呜……”

小玳眼珠子咕噜咕噜转起来,说:“那么你回家吧。”

“真的?藤真晶肯回来啦?”

“不,由我来代替你吧。”小玳眼中分明充满了圣洁的光辉,如同圣母在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好吧?”

镜中将不同意,“不行。小玳你是我的妻子,怎可以当我的面爬墙呢!”

“我的墙头能跟你比么?”藤真小玳拿眼斜他,镜中将颤抖的畏缩了一下。

“哦~~~~~那你愿意去肥前?”

镜中将抗议:“不要!!!!!!!!!!!”

“那我代替你去?”

镜中将严重抗议:“不要!!!!!!!!!!!!!!!!!!!!!!!!!!”

小玳擦擦汗,“你只会说这句么?”= =

镜中将还在闹别扭,小玳不跟他啰嗦,直接将镜中将打昏了交给侍从送回近江邸了事。所以,镜中将以小玳的身份回了家。

藤真晶半夜回家,惊异的发现妹妹变成了镜中将。“你是怎么回来的?!!”

镜中将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藤真晶汗道:“还真是小玳能作出来的事情……”

为了掩人耳目,两个人晚上睡一间屋子,但镜中将为了表示对藤真晶的鄙视,将卧铺扯到屋角,与藤真晶相隔甚远。

但是,睡不着。于是两个人无聊的谈起话来。

藤真晶说:“ぁの……”

镜中将撇嘴:“干啥!”

“我现在是你……”

“嗯!”

“你本来是我,但现在不是我,而是小玳……”

“嗯!”(快说重点吧你平时没发现你有这啰嗦啊。)

“小玳现在是我,马上要去肥前……”

“快说重点我要睡了!”

“你不觉得有点乱么?……”

“……是有点乱,我昏了。ZZZZZZZZZ”

身边响起了呼噜声,藤真晶在榻上翻了个身,也进入了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