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 任职尚侍  

2009-03-19 10:39:22|  分类: 风华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任职尚侍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为了加强故事性,所以有些事件发生的时间会有改动。

   

父亲先一步于宫中等我,送我入宫的是兄长赖通和教通。两位兄长的车子走在前面,喝路开道好不威风。那时赖通与教通十分要好,只要是同时入宫的话,必定同坐一辆车子,这次也不例外。我只依稀记得小时候还与他们嬉戏过,后来我笼闭于闺阁,兄长们醉心于朝堂游乐,于是兄妹间也不得不生疏起来。

即将离开熟悉的屋子的前两天,两位兄长像约好了的一样,单独来见我。赖通午前来访,我命一身份较高的侍女将他迎到正厅,与他隔了帘子与帷屏见面。其实也没有说什么,不过寻常应酬之言。我很觉乏味,面上应付着。

午后,和我预想的一样,教通来访,我像接待赖通一样接待了他。倒是侍女们很高兴,说着许久没见到两位公子了,两人样貌愈发俊俏了,此次可饱了眼福。还品评说,大公子赖通与父亲最像,尤其那点头微笑的样子,仿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心中暗笑,本就父子,容貌相似有何奇怪。

侍女们又说了,二公子教通倒与正夫人相似之处颇多,比其兄略清秀些。我忍不住在脑海中回忆着幼时两位兄长的模样,已是模糊。而现在他们的样子,也不得而知。本想偷看一眼,但又怕侍女们笑话我,所以也没有去做。说到底,我并不知道兄长们现在的样子,但侍女们说与父亲和母亲相似,那么,我在心中描划着他们的长像,应该是这样子吧?

正自走神间,车子入了建礼门,通过承明门向清凉殿驶去。本来是计划走阴明门的,因为这里离家近。但父亲说初次入宫,走建礼门比较吉祥。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车队绕了些路。

但见宫中比家中没有什么不同,也许是心情所致吧,有一种凛然逼人的气息。各处殿舍鳞次栉比,藏人所的藏人、卫门府的少将中将、木工竂的匠人,以及隐隐约约从雅乐竂逸出的乐曲,都让我觉得很新奇。

父亲已在清凉殿面圣。我带了几名高级侍女去清凉殿,其他人先去宣耀殿的房间。两位兄长们走在身前,与我离得稍远一些。我举了扇子,小心的挡住脸,衣裙与廊下的地板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有些紧张,只能紧紧的握住了扇柄。

不知道走了多久,赖通轻轻的说:到了。我的心顿时跳得更厉害了。赖通与教通大约走到父亲身边,坐下了。我不敢抬头看,只是听到他们衣服的声音。

虽然我觉得很难为情,但到了今上面前,作为即将成为他的尚侍的女官来说,用扇子遮住脸与他见面是很不礼貌的。我只得将扇子合拢起来,左手执了扇子,步入帘内一边用帷屏隔开的房间,坐在今上身侧稍远一些的地方。

彰子姐姐的丈夫,我将要侍奉的主上,他到底的什么样子呢?我很好奇,但是不敢去看,只是注视着帘子的垂布,眼观鼻鼻观心。

今上却好像看到了我的脸,笑着对父亲说:“这位就是中宫的三妹吧,长得很像啊。倘夜里灯火暗了,朕说不定会弄错呢。”

父亲回答说:“臣下的女儿实不足观,蒙皇上爱怜,准其入宫。”

“即是中宫的妹妹,也就同朕的妹妹一般,与朕是一家人,左大臣不必见外了。”

“谢皇上!”父亲显得很高兴,转过来对帘内的我说:“威子,以后要好生侍奉皇上啊。”

我不好意思说话,但也不好显得太畏缩了,只得答道:“女儿遵命。”

今上示意身边的藏人进前,与藏人小声说了几句,藏人便出去,把大内记找来。大内记取过笔砚,掏出怀纸写着什么,一时室内只有刷刷的声音。

写好后,大内记将纸呈请御览,今上接过看罢,示意藏人将纸递给父亲。赖通从藏人手中接过纸,转呈给父亲。父亲阅罢,激动拜谢:“谢皇上厚爱,老夫代小女威子谢过皇上了。”

赖通又将那纸从帘子下面递给我,原来是任职尚侍,叙正四位下的宣旨。女子入宫,初次叙位便升为正四位下,对于我这个左大臣家的三女来说,待遇还算不错。

“臣妾初次入宫,尚未建功立业,蒙皇上厚爱,臣妾定当竭诚服务。”

我一时激动,也为自己的幸运而高兴,向今上表达了喜悦之情。本以为皇上生来便是严肃至极,却不曾料到如此和蔼可亲。虽是皇上,但他毕竟是姐夫呀,我觉得今后前途有了希望,十分开心。

与今上面晤后便回宣耀殿了,父亲早在入宫前便已将房间装饰好了,因此我没有觉得什么不惯的地方。看得出来赤染卫门觉得有些累了,因此劝她去自己房间休息一会儿。她一直从家中陪着我,直到面圣后回到宣耀殿来。说不累才是骗人的呢。但她说想陪着我,对于她的好意我十分欣慰。

这位赤染卫门本不是我的,她是父亲身边的人。虽然身边的女官亦很出色,但我总觉得她们对于和歌汉文的素养还略欠缺些,也许偶尔也可以呤出出色的和歌,但在情趣上还是略逊色些。姐姐彰子中宫身边的紫式部是我极中意的人,她写的《源氏物语》父亲亦给我看了,非常的风雅,是一部很有魅力的物语。

我问父亲,姐姐有紫式部,定子皇后有清少纳言,可见主人秀于世人的背后,有一位出色的女官是很重要的。我这话的意思是,要父亲送我一人。

父亲笑着说:“你身边不是有伊势么?”

“那姐姐还有和泉式部呢。”

我装出生气的样子来。父亲被我逗乐了,哈哈笑着,便把自己身边的赤染卫门给了我。

父亲果然慧眼,赤染卫门是一位不逊于紫式部的优秀女官。只是那本传说中的《荣华物语》,我亦没有机会看过。

女官们各自忙碌,整理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但却很是狭窄,难怪称之为“局”。夏天还好,冬天睡在那里,一定很冷吧。想到她们皆是为了侍奉我才住在这样小的地方,便觉得自己一定要认真做事,不负厚意才好。

二姐妍子尚侍在我入宫前一个月便入东宫作了女御,从宣耀殿迁居至凝花舍。

我开始了作为一名宫中女官的生活。我的工作并不困难,只是有些繁琐。接待有事报告今上的公卿,并且将他们的奏请记录下来,整理后转呈给今上。彰子中宫也有这项工作,故而我们常常在清凉殿见面。彰子中宫不愧为天下的国母,既姿容艳丽亦气质大方,给人以春风般的感觉。

但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今上突发急病。宫中为了皇上的病举行了大规模的祈祷,并召请了富有盛名的灵验法师来为今上护持修法。今上的病情也稍有好转,但因元气已伤,时常缠绵病榻,彰子中宫自是悲伤不已。

父亲时常来宫中探视,并且安慰中宫彰子,吩咐女官要更加用心的照顾今上。因为中宫暂时无心司理事务,我便接管理了所有的接待奏请的工作。今上为了休养身体,便命父亲担任内览,暂时代管政务。于是我报告的对象变成了父亲。

今上托我转达希望父亲担任关白的愿望,我趁左右无人时,小声的告诉了父亲。本以为父亲会接受下来,但出忽意料的是,父亲拒绝了。

问父亲为什么要拒绝,父亲说,名份并不重要,实权在手更加实在。况且现在皇上重病,此时宣下的话,别人会误解的。

父亲到底是怕有什么不好的传言呢?

或许父亲与今上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睦吧。我的心里,隐隐有了这样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