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第三话~怪~第二十五章  

2009-02-02 15:37:11|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五章   冷月

(本章新出场人物:近江守之女雅部茉莉。对不起拖了这么久MOM)

 

道说中将被侍从抬至正殿内室,众侍女皆泣泪不已,眼眶红肿。中将的乳母更是痛哭不已,两手并用爬至道说中将枕边,以手拭额。中将似有发烧,且气息微弱,左肩上一支断箭,伤口正淌着血。乳母乃让侍女取来一块浸满冷水的布,置于道说中将额上以便降温。但是箭伤难以处理,乳母一时也是无法。

“我儿如何了啊!”

众人正慌乱之际,关白大人拨开众侍女满脸泪水冲将进来,但见其衣着不整,连发髻亦乱了,足见父子情深。关白大人见道说中将中了箭伤,问道:“难道没有人会处理此伤么?!”众侍从皆面有难色,束手无策。只因平安京已久无战事,弓箭只是用来狩猎或游戏,无人被箭射伤过,故而都不知如何处理。

眼见道说中将情况危急,关白大人猛的想起那个古怪的传教士来,大喝道:“快!快!派人去太政大臣府上,请那异国神父过来!”一边吩咐请灵验的高僧为道说中将作护身修法。

太政大臣接到关白大人使者来信,心想:“关白大人虽是可恶,但道说中将人品高贵,且才学出众,现下生命垂危,如何能不救呢?不论如何,让神父去了,关白大人也就欠我一个人情。”打定主意,便向雅香阁走去。

“我不去!”

汤玛士神父本来正睡得香,忽被吵醒颇为不悦。故而不论太政大臣如何陈明利害关系,嘴巴皮子都磨破了,汤玛士就是不答应,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太政大臣很想问汤玛士头晃得晕不晕,忽灵机一动,乃道:“你若救得道说中将,我便将我随身秘宝赠予你!你不是找寻教会秘宝吗?也许这物件就是你要找的哟~”。

其实汤玛士自己亦不知所谓的“教会秘宝”是什么东西,且现在住在太政大臣府上吃穿不愁,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好,汤玛士暂时还不想回教会念经。但是看看那秘宝也不是坏事,如果是好东西,嘿嘿,就放进自己的腰包!汤玛士眼珠子转了两圈,同意了。

虽是未伤到要害,但因失血过多,道说中将业已昏迷。关白大人正心慌意乱为儿子作祈祷,汤玛士总算来了。

关白大人从帘内步出,对汤玛士神父道:“我儿性命便仰丈神父大人了!”说着便要行大礼。

汤玛士神父摆摆手打了个呵欠:“哇~~~啊啊~~~~快、让我看看别行礼了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要回去睡哪熬夜对皮肤不好……”

关白将汤玛士神父引入帘内,道说中将上衣已经除去,纸烛下光滑的皮肤愈显苍白,反衬出透着死亡气息的殷红血液。汤玛士察看伤口,皱皱眉睫,心想:“呃,虽未治过箭伤,但想来比枪伤要容易得多吧。嗯~~先把箭头拨出来,然后止血应该就可以了。反正要死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就开始要拿道说中将作试验了。(道说中将:喂,别乱来哇!)

也总算道说中将命大,遇到了汤玛士神父(?),伤口总算处理好了,在喝下了神父调配的止痛药后,晕迷中的道说中将总算气息稳定下来,渐渐的发出了呼噜声。

送走汤玛士神父,关白大人看着沉睡中的道说中将,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乳母仍旧衣不解带的在道说中将身边照顾着。

方才情况紧张,关白大人担心的只是嫡子的安危,哪有心思来问事情经过。现下道说中将业已无事,便记起这件事来,招来道说中将的亲近侍从盘问。

那三个侍从也因事出突然,又是担心主人的安危,又是惧怕关白大人问罪,故而关白大人问起话来,均是语无伦次。

关白大人听着听着,眉头愈紧。原来道说中将晚上出去约会情人,因是一位极隐蔽的情人,故而带的侍从比平时去约会时更少。刚从情人家出来,道说中将登上牛车之际,便被暗箭所伤。

“中将这位情人是哪家的小姐?家住何处?”

“是、是住、住在八条高仓小路,近江守的女儿。得知中将遇袭,此位小姐亦吓得昏倒,小姐的乳母还让自家的仆人护送我们回家,到家门口附近才回去的。”

关白大人本因中将遇袭之事有些厌恶近江小姐,不过听得侍从之言,觉得小姐的乳母也算行事小心稳重,且保了中将在回家的路上没有再出意外,也就不再怪罪近江小姐了。且近江小姐应该不会是幕后主谋,哪有在自家门前暗杀来惹人怀疑的呢。中将是在登车时被暗算,说明犯人早已在暗处等候多时,此事一定是早有预谋!

那么,会是谁呢?太政大臣抑或是藤原俊荫?难道说……

且说那近江守之女茉莉小姐,自听闻中将遇害便担心的昏倒了,乳母一边照顾小姐,还得担心道说中将,派去送中将回家的仆人回来了,但没有什么新情况。

仆人退下了,乳母膝行入内室,茉莉小姐已经醒转,但只是睁着眼睛流泪,衣袖亦被濡湿。乳母膝行过去坐在小姐枕边,茉莉小姐只是望着天花板不住落泪。乳母亦红了眼睛。

良久,茉莉道:“为什么?只见最后一面,神佛亦要降罪于我们。听到他受伤,我心痛不已,只想代他受罪。现在他怎么样了,我亦不知。现在我只想随风而去,陪伴在他身边,知道他已转危为安,我就可以放心入宫,从此便作莫路……”

乳母在一旁陪着落泪,但见茉莉小姐云发缠绵枕侧,乌黑亮丽,越发显得面容清丽,肤色洁白可爱,气质高贵远胜其身份。只可惜其父只是个近江国守,与道说中将甚不般配。

现下茉莉小姐又被选为五节舞姬,大尝会过后便会于宫中担任女官。如二人依旧暗中相会亦无不可,但道说中将即将要与高贵的尚侍章子成婚,茉莉小姐想到自身身份卑微,虽与中将情投意合,但却不想再作秘密情人,只得与中将分手。本次只是入宫前的最后一次面晤,哪知会出如此事端。

茉莉小姐本是强斩情丝,现在因担心道说中将伤势,便再难自抑了,只是不住垂泪。乳母也是毫无办法。

诸公卿殿上人得知了道说中将遇袭,均大为吃惊,纷纷使人来慰问,今上亦派自己的护持僧为道说中将作祈祷,关白大人甚是感动。

藤原俊荫正于三条邸廊下喝酒,因得知道说中将遇袭之事已无管弦之兴。虽是父辈不和,但俊荫与道说中将一向关系不错,是以甚是担心。方才父亲太政大臣送信来,说神父汤玛士已医治了道说中将,应该没有危险了,只要细心调养便好。藤原俊荫也松了一口气。

身后传来轻微衣服声响,伴随着一抹淡雅衣香,“还在担心道说中将么?”

不是别人,正是俊荫的正室月水花夫人。

月水花夫人以红色桧扇掩住清雅面容,其身着红梅套色的五衣,外穿一件紫色打衣和一件樱套色的唐衣,露出层层叠叠花朵一般的袖口。红色的桧扇并未挡住月水花夫人乌黑整齐的额发,洁白的额头隐约可见。

“是有些担心,不过已经没事了。我坐在这里,只是想看看晚秋的月色。”

月水花夫人本想劝俊荫进内室,月色虽好,但却风凉,如果感冒了就不好了。可是看着夜幕中的秋月,散发的冰冷的气息,一时竟也晃了神。

冰冷的明月,只有金星相伴,却也远隔千山,若即若离。

“此处风冷,夫人还是回房去罢。我陪夫人一同回去。”俊荫心知月水花是来唤自己的,却又不知为何没有开口。虽然现在不能给她自己的爱情,但是,好好照顾她已经是自己一生的责任。

——大内里——

夜深人静,御匣殿的屋顶上,一只白色的波斯猫分外显眼,它轻巧的迈步,不发出一点声音。跳到廊下,在角落里藏好,白色的尾巴兴奋的不住晃动。

“……无幻在宫中被妖物操纵,琥珀女公子担心御匣殿别当怜子小姐安全,故而请你去察探一番,切记小心行事,不要暴露自己……”

北月(注:久米仙人)的话又浮上心头,波斯猫紫菀命妇暗中潜入御匣殿一探虚实。不知是不否心理作用,总觉得殿内黑暗犹重,似有怪物隐匿其间。紫菀咬咬牙,踩着猫步步入黑暗之中。

 

(第二十五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