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十三章  

2008-10-09 15:30:38|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十三章  女御归省

时八月五日,丽景殿女御归省小一条邸,世人皆来观看其出宫行列,藤三位以下诸兄弟皆来相迎,太政大臣与藤三位因身份关系,仅于小一条邸接驾。女御入得小一条邸,即入住东殿,先拜见了太政大臣正夫人,后于厢房内接见了生母,母女已久不相见,谈话间忍不住落泪,虽是隐忍,但仍热泪盈眶。

至夜,女御甚感疲惫,躺下休息了一会,内心竟颇不平静,直至乳母送上一信,折得细小,连花枝亦未添上,显见甚为惮人耳目。小心的展开信件,见内中是熟悉的清秀笔迹,“今日面晤不便,待。”葛巾紫女御一见,那泪水又似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乳母见了,心中亦哀伤不已,但亦无可奈何。只字之信,葛巾紫却看了甚久,似要将那字印入心间一般,忽身体不适,乃干呕,胃亦难受非常,此病发于近期,且进食时更盛,乳母细细观察,知道女御身上一切变化,小心道;“莫不是有了身孕?”

葛巾紫将信纸捏于手心,右手支于短几,表情痛苦。女御身着好几重轻罗单衫,衬得身材愈加娇小,实是惹人怜爱,比之病中西子,犹盛几分。过了会,女御约略好了些,但其唇色略有些发白,可见身体甚是虚弱,道:“此事明日着人入宫告之圣上吧。”乳母点点头。女御乃取笔复信,写好即包好交与乳母,乳母将泪痕细细抹了,便退出送信去了。

源琥珀昨日接到镜中将来信,看罢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式神无幻颇为好奇,乃讨信欲观。琥珀便将信给他看了,无幻一看,嘴巴越咧越大,最后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镜中将信中所言甚多,乃道:“我已去西八条府看过了,勾玉乃在东殿东厢,但此处于我甚为不便,故而还得你自己来取。我亦因此事,被一奇怪异国传教士纠缠,故而受伤,但因事情隐秘,连请假休息亦不能。此事我甚为不满。唯望你怜我一句,我这伤亦能好得快一些。还有,以后不要问我要毛发作毛笔吧。另,你可有异国亲戚,那异国传教士可是你之熟人?此人亦对于我之皮毛甚感兴趣,实令我苦不堪言,羞耻万分。我堂堂九尾白狐,乃受国家二级保护,望你告之此人,莫要再扰。

琥珀于是吩咐无幻道:“你去取勾玉吧。”

无幻撒娇道:“小的要去约会啊。主人请让别人去吧~~”虽幻化成一俊雅公子模样,可那表情竟让人想到摇着尾巴的小狗。

琥珀鄙视道:“我记得你是饕餮的啊。”

无幻仍是眼神水汪汪,琥珀叹口气道:“你仍在与那宫中的七弦琴斋藤霜月约会么?你去告之她,只要不惹事生非,安分守已,我可保其安全。”

无幻甚是满意,乃谢道:“此事有劳主人费心啦!那我便去了啊。”说罢人已不见。

“北月。”

樱花树妖北月(注:原名久米仙人,北月是琥珀取的名字)前来听命,“主人,何事?”

“你且去西八条东殿东厢,将勾玉取来罢。”

“这事不是那只九尾狐去办了么?”北月一听西八条就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夕露女公子,因此西八条对于其来说,正是如同地雷一般可怕的地方。而且……她也在那里……想到那只调皮的玻斯猫,北月打了个寒颤。

“老狐狸甚惧猫咪,故而由你去吧。快去快回。”说罢躺下休息,因昨天陪前斋宫怡子内亲王下了一夜的棋,故而甚是想睡。怡子内亲王因慈父鸿哀帝逝世,深受打击,郁郁寡欢,琥珀乃其好友,交情非浅,于心不忍,便日夜与其谈天说地相陪左右,怡子内亲王乃日渐之中。返京之事亦在准备之中。

北月见琥珀已睡下,到嘴的话只得又咽下了。镜中将怕猫,北月也怕。确切的说,她是怕那只名叫紫菀的波斯猫。此二人原本认识,且相识已久。

在北月还使用着“久米仙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尚是一棵种植在七条院的樱花树。那时七条院尚是清女公子父亲的宅邸,幼时的清女公子便时常抱着小紫菀于廊下奔跑嘻戏,追逐玩耍。波斯猫紫菀自小便很顽皮,常趁清女公子及侍女不注意时,跑到院中那樱花树下,以树干作为磨爪子的工具,且喜欢爬到树上,抓住树枝荡秋千,将树枝弄断不少。春天开花时节,樱花纷乱,紫菀最喜欢这时跑到树上,摘花插在耳朵上,只有侍女用上好的鲜鱼引诱,紫菀才会下来。

久米仙人是株名贵的单重粉樱,当年清女公子之父花了不少功夫,才得到她,对其甚是小心看护。如今世事变迁,清女公子之父早已去世,家宅也易了主,一家人离离散散,清女公子亦不知去向,久米仙人失了主人,对新主人家感情不深,但见着新主人家女公子,亦会忆起昔时快乐时光,那名叫紫菀的波斯猫的恶作剧,此时亦成了久米仙人心中的珍宝。

不过,那次于去石山寺的路上的意外相遇,让久米仙人与清女公子及紫菀再次相遇,真有如恍如隔世一般,竟已有十年未见了,当年幼小的清女公子,如今亦长成清秀佳人,而那自小顽皮的波斯猫紫菀,从在车上时她那眼神便可看出,她,也认出了自己。

现在让她去西八条找那只淘气的猫,不亚于如羊入虎口,北月也不想去啊。可主人业已睡下,这几日她很是辛苦,北月不忍心吵醒主人,只得硬着头皮去找那紫菀了。

藤三位收得女御回信,女御笔力柔弱,藤三位乃问乳母道:“女御身体不适么?”

乳母道:“女御已有身孕。身体略有不便。”言罢低头不语,末了默默退出。心道:“此事于此二人实是残忍,但此乃前世注定,今生有缘无份,悲切何用呢。我定要好好守护女御,让其荣享皇后尊位。”

薰少将得镜中将之信,乃知所寻之人乃住西八条偏屋,忍不住叹道:“清,你竟流落于斯。且稍待,我定会救你,随即秘密安排畴划,连父亲左大臣亦不告之。

且说今上闻得丽景殿女御已怀龙种,心中欢喜不已,太政大臣亦欢心鼓舞,唯藤三位面上欢颜,心中血泪如雨。众侍女亦觉得前途光明,个个喜颜于色。今上于是赏赐女御诸多礼品,对于女御乳母及诸侍女皆按身份分发赏品,太政大臣亦赏赐女御诸多用品,摄政大臣闻得消息,也送来诸多犒赏品。

女御身边侍女群集,难有空暇,但乳母周密安排,仍得一时机,让藤三位与葛巾紫女御面晤。其时暗夜深沉,藤三位由乳母领进女御寝室,二人相见,唯默然无语,泪落无声,好容易藤三位忍得心酸,道:“身体好些了么?”

葛巾紫伤心无比,难以作答,仅略略点头。藤三位坐于帷屏外,室内灯火甚暗,葛巾紫闻得那熟悉的衣香味,颇似回到那无拘无束的孩童时代。

葛巾紫道:“兄长,你我一别已久,此次相见亦恍若梦中。”

藤三位亦泣泪不止,他多想将帷屏拉开,看看这个深爱的女子,可是身份所限,这是万万不可的事。藤三位伸手欲拉开帷屏,但终是醒悟,收回了手,呤道:“‘经年盼待久,犹不许相逢。’如此相见,却也令人伤怀。”

“闻得兄长尚未娶得一位正夫人,妹妹十分担心兄长,遂对今上说了,今上道,欲将中务亲王之女公子月水花许配于你,中务亲王亦首肯。妹妹先将此事告之兄长,不久皇上便会宣下,望兄长作好准备。”

藤三位道:“为何要如此呢?你明知道我爱的是你呀!”

葛巾紫背过身去,忍住身体不适及悲伤,勉强道:“你我身份已定,今生是不会结果了。虽你我关系清白,但我时时以此为耻,此事实在有辱圣恩。今妹妹身已有孕,你我二人若是如此下去,只怕来生皆要得报应。”言罢按住心口,狠心道:“此次是最后一次相见了。”

藤三位双袖濡湿,样子甚是凄怆,葛巾紫女御亦是泪水不断,此二人情感真挚,可偏偏命运弄人,真乃前世冤孽啊。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