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十章  

2008-10-06 16:38:23|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十章  猫窝惊魂与(西八条的)八卦之夜

是时银月隐于云朵之后,四下黑暗,偶尔几颗星子眨眨眼,镜中将伸个懒腰,化出真身——九尾雪狐于夜空中飞翔,那九条白色尾巴竟似是孔雀开屏,其通体雪白,却有一种凄艳之感。颜色实是漂亮。

跟在后面的神父伸手拢拢银色长发,暗中计划着该作几件围脖还是一件大衣,顺便再制作几支毛笔吧。他施了个隐身术以隐藏行踪,而镜中将因即将见到光平氏而心情舒畅,竟对身后跟踪之人无所察觉。直向西八条而去。

镜中将化出人形进入西八条府,他今晚身着樱花色的轻薄狩衣与白色指贯,手持一柄白纸扇,姿态甚是优雅。此时夜色深沉,西八条众仆人及侍从侍女皆已入睡,镜中将从大门直入,除避开两队巡逻的侍卫,并无见到他人。

镜中将摸黑到了东殿,这里四下静无人声,忽闻脚步声靠近,便急闪入院中一竹林中,启料内中竟已有一人!

此人侍卫打扮,正值酣梦之中,并未觉察到镜中将来到。镜中将便化作一团黑烟来到东殿廊下,只见巡逻队来到,径入竹林之中,末了听到如下对话:

“樱町小队长,今天是乃值夜啊。”

“ZZZZZZZZZ……”

“这可如何是好,只要此人一睡着,便是雷打不动,如何也是叫不醒了的。”

正说着,轰轰隆隆响起雷来,众侍卫抬头看天,一条青白闪电撕裂天空,将各人脸面耀得雪白,乌云汇集,看样子要下雨了。

众侍卫见打雷了小队长还未醒,失望至极,只得将其抬走,以免淋雨着凉。众人如此七手八脚,樱町小队长竟还未醒,真可谓是当世睡神啊。

镜中将见一行人总算离开,忍不住心里骂道:“真乃浪费我之时间啊。”暗暗将樱町这名字记下了。

其时屋子里寂静无声,不见灯火,料想光平氏已入睡。镜中将摸黑拉开纸隔扇,身影滑入室内。光平氏实是风流人物,室内薰香浓重亦不亚于女子,各种精巧用品应有尽有,摆放整齐,足见此人性情优雅,于细小之事亦极费心思。

心跳得好厉害呀,镜中将不得不停下脚步,右手稍稍在左胸按了按,果真是心不骗人啊,自己有几天没有看到光平氏了呢?室内尚有侍女值宿,镜中将挥挥袖子,让其睡得更香。轻轻拉开帘子,但见光平氏伏于一和琴之上,其首枕于琴上,发微乱,左手亦搭于琴上,美妙的肌肤自白色轻罗衬衣显露出来(狐狸的视力是人类的好几倍),镜中将一见便呼吸都难以自制了,但他生怕惊醒光平氏,唯有努力保持冷静,静坐于侧。

镜中将看了光平氏一会,但觉如此看着比看不到更让人难受,只得退出帘外,道:“直幸,你可知我心思么?若不知,我心欲死,若知,”言罢苦涩一笑,“只怕得被你训斥而死吧。”

“谁啊?”低沉的嗓音响起,原来光平氏方才被雷声惊醒,正值迷迷糊糊,只是无力坐起便保持睡卧之姿,镜中将所言,他是全听见了。但其尚未醒明白,所以分辨不出帘外何人。光平氏以后抚额,打个呵欠,问道:“何人在帘外,怜子,是你么?”

镜中将大惊,CPU险些要当机!光平氏又问:“是何人啊?”。镜中将思想混乱无比,其脑内运动如下:啊完了光平氏要发现我了他是会叫色狼还是会叫侍卫把我架出去扔在东厢(紫菀及一群猫的居处)或者是让我抄写《平家物语》一百遍!?

好在镜中将临危不惧,足见此人机智,他将乌帽子拉下,将长发披散并使其变长,再化作女儿身。所以当光平氏清醒后掀开帘子,见到的是一身着狩衣的绝代佳人纸扇掩面立于格子窗下,其脸面虽看不甚清,但以光平氏也从其美妙的背影看出此女子定是绝世美人!

格子窗尚未关上,因光平氏惧热,是以开窗通风来着。佳人立于窗前,娇音悦耳无比,“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光平氏疑惑的瞅瞅窗外,哪有月亮,现在明明就要下雨了好伐?

光平氏道:“你乃何人,我不认识你呀?”

佳人转过身来,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光平氏惊异发现佳人眉眼竟有些像镜中将,只是两相比较,佳人更纤细些,其身量娇小,衣香袭人,长发席地,头形极为端正,精心修剪的额发亦十分悦人,光平氏看着看着,心里道,嗯,满分十分。

镜中将道:“妾身久闻公子美名,暗自倾慕甚久,但畏于身份卑微,不敢惊扰公子。但情思不断,至今已是苦不堪言,终于下了决心不顾身份有别而偷偷来此见公子一面,便可不作他想,望公子体谅妾身苦恋之心!”心道:嗯~~~~怎么这几句话有些耳熟呢?

身在东殿东厢房的紫菀打了个喷涕:“哈欠!喵~~~~何人念本猫?定是镜中将吧喵~~~~”言罢微笑,枕着旁边一只中国猫的前爪继续打磕睡。

镜中将继续说道:“尚望公子勿怪妾身轻浮,得见公子一面心愿已了,妾身告退。”欠欠身,镜中将转身膝行准备离开,两人擦肩而过之际,光平氏竟拉住镜中将纤手,揽其入怀,深情道:“小生亦对小姐颇有好感,为何不交往看看呢?”

镜中将一时激动,道:“公子不厌恶妾身失礼之处,妾身即使死亦甘愿,只怕妾身身份卑微,会令公子蒙羞。”

“身份在本房公中,一向视若草介,男女之情,当两相情愿,则颇为和睦,即使身份不当亦未尝不可。且你之身份亦未必低微,小姐为何要轻贱自身呢?”

“妾身乃镜中将之庶妹,一向受人轻视……”镜中将别过脸过,于心中却计算不止,想将谎话扯圆些。

“难怪你与镜中将面容略有相似,你现居于何处?日后我如何找你呢?”

“妾身现居哥哥府上。天色不早了,妾身要回去了,能与公子如此畅谈,妾身欣慰不已!”言罢膝行至纸隔扇边,欲离开。

光平氏道:“小姐尚未告知芳名呢!”

镜中将拉开纸隔扇,回首道:“妾身名唤晶子,尚望公子垂怜。”言罢关上纸隔扇,待光平氏追到廊下,哪里还见得人影?光平氏急欲得知佳人去向,唤道:“樱町!樱町!”

一侍卫来到近前听命,却并非樱町小队长,光平氏道:“定是又偷懒睡觉去了罢!”

“房公英明!”

“扣其工资罢!”

“房公英明!”侍卫得命而去。光平氏急道:“尚有事吩咐!你们方才可有看到牛车进来?”

“没有,房公。”

“……下去吧。”侍从退下,光平氏回屋暗道:“晶子小姐么。嗯~~~~~镜中将何时有个如此美貌的妹妹,竟不对我透露半分,实在是大胆啊。”是夜光平氏思念晶子,再无法入睡了。

夕露女公子听得细微声音,睁开眼睛见怜子神色慌张进得室内,轻拍胸口仍喘气不止,奇怪道:“姐姐这两日哪里去了?我亦寻你不得呢。”

怜子正心情激动,如何回得妹妹疑问,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暗道:“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那镜中将竟是女扮男装且对父亲有如此深情,但其是如何掩人耳目不被人发现女儿之身,并得以入朝为官的呢?且父亲时常训斥于他,被心爱之人如此训斥,镜中将,啊不,晶子小姐定然心中难受不已吧。今夜若不是我躲在父亲房中,哪会得知如此隐情呢?这位小姐与我同样爱好男装,实是让人有亲近之感,若是能让父亲接她进府,倒是一桩好姻缘。”怜子便暗思如何能让镜中将多多亲近父亲,以便让自己也可得到实惠,比如也入朝为官什么的。

怜子与夕露姐妹二人向来亲近,如此八卦当然不可能一人独享,于是告知妹妹,夕露女公子闻此消息也是惊异不已,小声道:“那镜中将俊俏雅丽,清秀无比,我早猜测此人是否如同姐姐一样女扮男装,如今果如我所料。”

“如今镜中将谎称其乃自己之妹,想必以后会有左右不得相顾之时,到时望你我二人一并助她。”

“姐姐好生多事,晶子小姐定会有所周全,怕是用不上你我二人的。且你我皆为暗中知晓,如若晶子小姐知道我等也知此种隐密之事,定然羞耻。”

“还是妹妹想得长远。”怜子说罢躺下睡了,心里却在嘀咕,如何让父亲答应送其入朝为官,是作藏人好呢还是去六卫府呢……

镜中将逃出房公所居东殿,却并未走远,而是坐在屋顶上缓和激动的心情,心跳得厉害,镜中将还是习惯男身,于是变回男子,心下道:“他竟是对我有些情谊的,否则不会说我长得像镜中将且对晶子一见衷情。虽然他不知我身份,但我即使要作女子,也要与其缔结良缘。我竟愚钝,早如此的话,说不定早已有了亲密关系了。”镜中将颇想大笑两声以平缓心情,但又恐被人发现,只得隐忍。

夜已四鼓,本当回近江邸休息,但因与光平氏有意外发展,是以镜中将现在精神兴奋,想必难以入睡了,便想:“省得明天再来,还是赶快找找看勾玉在不在此处吧。”便将勾玉副本持于手上,在西八条邸上空绕着飞了一圈,至东殿东厢时,勾玉副本突然发出绿色光芒,愈向东厢而去,光芒愈盛。

镜中将为难中。但今夜与光平氏的发展实为好运,故而镜中将也不若平时处事那般机紧,竟推开纸隔扇进入了。屋子里全是猫。镜中将暗道:“房公实乃猫控,名不虚传哇。”便于四处走动一圈,靠近一只波斯猫时,勾玉副本闪光更盛了。

此波斯猫因光平氏时常带在身边,故而镜中将也认得。此猫名唤紫菀,乃是一只名贵的波斯猫,连今上也对其甚是倾心,要招此猫入宫,且言会封为五位命妇呢。紫菀睡得正香,且可能在做着一美梦,猫唇嚅动不止,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实可怜爱,只可惜镜中将怕猫至极,只觉得恐怖无比。

紫菀大约是觉得趴着睡得太久累了,乃向左侧躺着,露出腹下一绿色物件,镜中将狐眼如炬,正是勾玉!

镜中将隔空取物,可大约是因光平氏之故而太过高兴,兴奋过度了,他举起的不是勾玉而是紫菀。猫咪的神精何等纤细,立时醒了,见浮于空中也不惊异,因为紫菀发现是镜中将在此,当下高兴无比,喵的一声直扑镜中将,镜中将想跑可四周全是猫,真是前面有狼后面有虎,进退无门,眼见猫咪们的喧闹惊醒众侍女,镜中将吓得立时什么法术也使不出来了(他真的很怕猫),正准备束手就摛,突然一阵光芒罩住自己,因太过刺眼,便闭住眼睛,待睁开时,发现已到了一莫生屋子里,此处装饰豪华,竟不下于西八条府,细一思量,镜中将心下一抖,不会是小一条邸吧?

正疑虑间,一银色长发身着异国服饰的年轻男子凭空出现于室内,道:“把你的狐狸毛给我吧,正缺一件毛皮大衣咧。”

气氛顿时紧张,镜中将看着眼前银发男子,咬牙道:“你是琥珀的亲戚么?”

汤玛士微笑道:“非也非也,我并不认识你所说的琥珀。我乃一神父也。”虽是微笑,却给人一种邪恶之感。

镜中将感到此人甚是难缠,且觉察到房间已布下能量不小的结界,尚不知能否冲破,得以安全离开。心道:刚刚才与光平氏有进一步的发展,却又出了这等事,真乃乐极生悲,麻烦无比啊。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