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十八章  

2008-10-23 11:39:29|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十八章    斋宫回京     三女入宫

“昔年辞别父皇,曾向神明祈求永不回京。但父皇终于离我而去,回京亦无甚意义了。”怡子内亲王已自伊势回京,居于私邸二条院。今上本想来探望妹妹,但身份所限出入不便,只得修书一封表示关切。

鸿徽殿太后以前与怡子内亲王的生母宣耀殿女御争过宠,故而虽然鸿哀帝托她照顾怡子内亲王,但仍漠不关心。且鸿徽殿太后自己也有一位公主,乃是二品内亲王。那时因为自己女儿被怡子内亲王比了下去,鸿徽殿太后甚是不满,总想借机发难,幸而鸿哀帝态度强硬,使得鸿徽殿太后颇有顾虑,不敢行之太过。后怡子内亲王下伊势,鸿徽殿太后鞭长莫及,也是无可奈何。怡子内亲王所居二条院乃是鸿哀帝的留给她的遗产,环境幽雅,怡子内亲王便在这里独自生活。

琥珀已返回四条邸,刑部卿亲王对她道:“你今年岁正当,但对你日后前程我尚无定论。世人皆道女子幸福首在入宫,其次是嫁于大臣或亲王。你身份虽不同于寻常女子,且喜你颇有主见,故而想知道你有何打算。”

琥珀虽是性情显得略有些冷淡,但这不过是表面而已。此女行事周密,办事颇有手腕,可是讨厌麻烦,如无必要,话亦不愿多说一句(其实是就是懒)。但相处久了,便会知道此女性格沉稳,且待人接物甚是周正大方,实是一位教养出众的淑女。不过当她任情玩乐时,才更像是一位十五岁的少女。

琥珀恭敬听完父亲之言,略想了一会儿,答道:“女儿虽是亲王千金,入宫为妃身份亦为寻常,且今上都为权臣之女独占,女儿若是进宫邀宠恐怕压不住她们。且女儿也不泄与后宫众妃勾心斗角。但若嫁与臣下,则恐有伤父亲尊面,故而不予考虑。女儿所想,乃是入宫作一女官,日后若是作了皇太子的乳母,也是光彩之事。至于婚事,女儿认为不能草率行事。”

刑部卿亲王见琥珀考虑得如此周到,甚是欣慰,便按女儿的意思去准备相关事宜了。

章子前斋院同为亲王之女,但其父式部卿势力薄弱,且性格懦弱,凡事委曲求全。可不知为何,其女章子却性格刚柔相济,若是认准了的事,定要达成目的;若是不愿意的事,再难也会把事淹了。此女办事手腕倒不在琥珀之下。

式部卿亲王得知道说中将尚有意于章子,甚是高兴,便对章子道:“这位公子生于权臣之家(道说中将是摄政的第三个儿子,嫡子),日后是要作大臣的,有这样的女婿,为父也可延年益寿啊。”

但章子对道说中将并无好感,认为此位公子性情太过风流。因此断不同意,道:“女儿之事,女儿自有主张。父亲无需为女儿操心。”说了这些话,章子便退到内室去了。

式部卿亲王见女儿完全不听自己的话,想生气又发不出火来,奇怪章子怎么会有如此性格。若是男子,入朝为官也可振兴家业,可偏偏是个女孩儿且性格颇为怪异,自己又完全管不到她,有时尚得要受女儿支使,人生何其不幸啊。

政事全由摄政大臣及太政大臣定夺,今上乐得清闲,因其年纪尚幼,故而对权利完全没有野心,只是整日游戏。这日又抱了紫菀坐于清凉殿廊下,听政清讲笑话。清女公子及乳母在侧侍奉紫菀命妇。

趁今上看着清女公子的档儿,政清则与紫菀神交。

政清挤眉弄眼:你这只猫!就你的爪厉害!

紫菀怒目而视:你这东国野人,就靠这长满胡子的大嘴侍君!

政清还想反击,看到今上转过脸来,又继续讲那鳖脚的故事:“……俺在山里抓熊,可那熊给了俺个熊抱……”

“哈哈哈……那熊是把你当作它的亲戚了吧哈哈……”今上笑得前仰后合,伸手抚摸紫菀,紫菀立刻回复可爱乖巧的样子,喵喵直叫。

西八条府内,光平氏正归劝怜子道:“你即使入宫为妃,身份亦逊于他人。此次摄政大人赐你御匣殿之职,实为幸事。且你入宫,亦可暗中照顾清女公子,不好吗?”

怜子低着头啫着嘴,手指玩弄着衣角小声道:“我入宫了,就不能常见父亲了吗?”

光平氏觉得女儿甚有良心,可见平时女儿虽顽劣,但终究父女情深,“放心吧。我们父女随时可见面。你想回家,请今上准假便可以了。”

“听闻今上甚是宠爱一个身份卑微的东国人,父亲,今上会不会是个奇怪的人呀?”怜子虽居深闺,已是适婚之龄,想来已对今上有了好奇。

“在外间万不可胡言啊。今上是何等样人,你入宫便可知晓了。”光平氏对今上并无多少好感,但其毕竟是九五之尊,出言不逊终是不妥的。

怜子退出正殿,回到西华厅。夕露女公子正抚琴,琴声悦耳,但夕露只是信手乱拨而已,足见其琴艺高超。怜子步入厢室,夕露叹道:“你若入宫,妹妹今后何等寂寞。你我二人从小便亲密无间,你入宫后,妹妹孤单一人,景况何等凄凉。”

怜子自小便疼爱这个无比可爱的妹妹,二人一起学琴,一起想坏主意,一起赏花观月,如若分开,实是令人不舍!怜子摸摸妹妹夕露的额发,道:“无妨。姐姐去求父亲让我们一起入宫!”

“什么!你们要一起入宫!”光平氏抱着一只布制的白猫,惊异道。他这反应也属正常,昨日怜子尚显得依依不舍,才过一个晚上,二个女儿就都想入宫了。

光平氏惊讶的从寝台上坐起来,行至纸隔扇前坐下,问道:“怜子,你平日里小打小闹,为父并不放在心上。但你可知,此次因你之事,为父在摄政大人那里可以求了好久才答应下来。你入宫之日渐近,为父如何再去求得恩典,让你姐妹二人一道入宫!且我们这样人家,二女公子一般是嫁与臣下,即使作为女官,夕露也难居高位。且后宫勾心斗角,为父怎忍心让你们屈居人下,仰人鼻息!”

“父亲,怜子从未感到女子之身份竟是如此可悲!入宫为女官亦由不得自己,即使要嫁人,也被自身身份所限。但父亲说后宫勾心斗角,其实何处不是呢?难道男子便不会勾心斗角吗?世人皆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我们姐妹一道入宫,还可有个照应。父亲若是想我们,我与妹妹定会时常回家看望父亲。请父亲明白我等心意!”

怜子据理直陈,一番话说得颇为豪迈,光平氏以为怜子只花心思在玩乐上,不想怜子早已洞悉人情事故。一时光平氏竟有些“女儿初长成,老父托余荫”之感,心道:不想我这个女儿意有如此心胸,此女日后定然秀于世人。夕露与怜子共同长大,性情定也不差,若两女一起进宫,或可光耀门楣。

光平氏想了一会儿,对怜子道:“好吧,谁让你们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呢。为父就再去找关白大人一次吧。”

时值八月踏青日后,前斋院章子入宫为尚侍,居于宣耀殿,世称宣耀殿尚侍。道说中将闻得,心中甚是不快,继而又想:“章子尚侍如今身份高贵,如今可由父亲摄政大臣向式部卿亲王得出求婚,由父亲施压,料式部卿也不敢不从。章子性格刚烈,但也不会不顾忌式部卿之安危。且自己是真心爱恋她,虽一时威逼,颇为对她不起,但日子久了,章子定会明白我一片苦心。”

但世间诸事便是如此,坏事并非由坏事起头,而诸多好事,也会因各人作法相异,引发祸端。道说中将一心求爱,章子尚侍绝意拒婚,二人之纠葛,如同海面上刮起的一阵旋风,风力虽小,但力量积聚起来,却可引发可怕的海啸。

因同时将两女送入宫中,怕过分引人注目。因此便由御匣殿别当怜子首先入宫,五日后,被封为典侍的夕露女公子也入宫,居于宣耀殿,其上司便是章子尚侍。

藤原俊荫因与丽景殿女御的隐情,心情郁闷甚久,但终是放心不下怀有身孕的妹妹,便想入石山寺为女御祈福。为掩人耳目,俊荫微服前往,坐一辆不甚起眼的车子,随从亦只带了六人。

一行人行至逢坂关口,等待排队通关之际,俊荫不经意望见前面隔着一辆牛车停着一辆颇为高雅的女车,一时对车中之人颇有些好奇,便打发侍从前去探问。那侍从也颇为机敏,不着痕迹的与那车子的随从随意谈了几句,回来报道:“大人,那车子乃是中务亲王之女(注:月水花)微服进香。”

俊荫听罢默然不语,记起丽景殿女御提过的那件事儿来,今又如此巧合在逢坂关相遇,莫非真是姻缘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