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十四章  

2008-10-13 13:11:08|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十四章   麻线团

再说平怜子暗自误会镜中将乃女扮男装,且任中将之职,这让怜子颇为羡慕。心道:“镜中将都可以女儿之身入得卫府任官且不为人知,为何我怜子不可呢?父亲也真是两种标准,镜中将着男装他尚且不说,而对女儿便横加指责,实在是过分至极。好吧,我怜子也不能示弱,定要入宫任官才行。”

怜子暗自打定主意,便向父亲央求道:“父亲大人,女儿欲入宫任官,还请父亲成全。”其时怜子身着狩衣与指贯,姿态甚是潇洒,若非早知其乃女孩,否知初次见面之人定会将其目为风流俊俏的美少年。

光平氏乃抱猫而卧,与怜子隔着帘子交谈,道:“入宫并非难事,你乃我平家氏长者之大女公子,为父早就为你之前程思虑甚久,今见你有入宫志愿,为父亦甚欣慰。原想你心性顽劣,是不愿入宫的。”

平怜子本就甚是乖巧,只是其脾气颇多孩子气,显得顽劣罢了。此刻听了父亲之言,知父亲对自己关怀备至,心下甚是感动,道;“父亲之言,女儿向来是听的。只是平时日子无趣,故而常作些让父亲生气之举,”她指的乃是自己着男装之事,“但女儿之诚挚之心,想父亲是明白的。”

“此事为父会尽快办理,你且放心吧。只是你这脾气尚得改改才好,处事需得冷静,即便一言一行皆要考虑清楚,不可与人结怨。”光平氏如此训导怜子,足见其对女儿之关切之心。父女二人又谈了些微小之事,怜子退出正殿,于廊下闲逛,乃窃思:“父亲他该明白我之心意罢,我之所想,乃是入卫府为武官,并非那些后宫女子争宠圣恩,若如此,实非我愿。”

而光平氏闻知怜子之愿望与自己计划相同,于心中感慨父女心灵相通,遂准备相关事宜去了。

薰少将得到消息,清女公子乃住于西八条偏屋,心中愤愤不平,心道:“光平氏实乃欺人太甚,竟让堂堂藤原氏的女公子住于如此偏陋之地,料想平日照顾也难以周到。此次圣上要招清女公子入宫,实难猜测其真意,我定要见清女公子一面,弄清实情,到时才好随机应变。”

薰少将便到西八条拜访显信少将,显信少将正闲寂无聊,适逢薰少将来访,自然乐得有人作话伴。二人于显信所居寝殿廊下把酒闲聊,因今日不必入宫值勤,故而显信开怀畅饮,喝了甚多。而薰少将另有隐情,故而只是不住劝酒,只喝了几杯而已。恰逢一只虎纹中国猫路过,只见其混身长着黄黑相间的花纹,颇似中国老虎的缩小版,且模样乖巧,望见头顶飞着一只蝴蝶,也跑去扑之,甚是可爱。

薰少将道:“此处猫咪甚多,真是可爱。我闻之有一特殊猫咪由光平氏收养,言其混身长着柔顺白毛,且眼眸为碧绿色,甚是让人好奇呢。”

显信不疑有他,且已不甚清醒,道:“是有只猫是白色毛发,乃是一只西洋波斯猫,其姿容是我等不甚喜欢猫咪之人也赞不绝口的。薰少将若想观之,我倒可领你去看看。”

显信便带薰少将至东殿东厢,紫菀并不在此处,显信便问侍女,“紫菀小姐何在?”

侍女见是清秀的显信中将与风流俊俏的薰少将,羞赧答道:“紫菀小姐现在清女公子处。”

显信便说让薰少将在自己寝殿处稍等,自己去把紫菀抱来。显信道:“我对紫菀的日常玩耍之状颇为有兴趣,将其抱来,恐怕其受惊。”

显信一想,也有道理,便让薰少将同去。薰少将道:“适才闻得侍女称此猫为小姐,却是为何?”

显信一听,忍不住笑起来,答道:“那是父亲爱猫心切,将其与女公子相提并论,故而如此。像方才所见那只中国猫,也是有名字的,称为兵部君,乃是紫菀小姐的猫侍女。”

“光平氏也真是爱猫成性,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薰少将闻言大笑,于心中却窃思:“果真如此爱之,真会送其入宫吗?”于心下计议不已。不觉已来到偏殿,此处虽是设备简朴,但各处一尘不染,帘子及格子窗也关闭着,防备甚严。

偏殿侍女见显信中将到来,于帘内道:“中将有何贵干,愿闻其详。”说罢从帘内送出两个浦团,显信与薰于帘外坐下。

显信道:“薰少将颇想见紫菀小姐一面,乃特来拜访。”

侍女便进去传话,清女公子闻得薰少将之名,心想:“难道真是他吗?虽是从小便定下婚约,但遭逢大难,此婚事亦不足为数了。但他今日来访,究竟为何呢?”不禁心乱如麻。但显信中将之要求并不能拒之不理,便将紫菀毛发稍加梳理,送出帘外。

薰少将一见紫菀,便觉与幼时所见那只波斯猫颇为相似,且那略显邪恶的眼神简直如出一折!便于侍女及显信不注意时,将一细小纸条于紫菀腹下稍长猫毛处打一结。许是薰少将多心之故,打结时竟觉紫菀眼神紧盯自己,几乎要射出激光来(紫菀:猫眼死光!),那眼神甚是可怕。

看罢猫,二人辞去,紫菀被清女公子抱于怀中,眯着眼睛享受清女公子的爱抚,末了清女公子发现了紫菀身上的小纸条,便取下阅信,内中仅一诗;

“风雨将来袭,何处可安身?

即已结深缘,朱红永不消。”

清女公子阅罢信便瘫软下来,眼泪如桨水般落下,乳母见之甚是奇怪。清女公子乃将信给她看,乳母阅罢乃感动道:“此位公子到底与常人不同,竟如此顾念旧情。小姐需得复此信,切不可辜负公子之美意啊。”

但清女公子想:此身罪孽深重,何以再累及他人呢?光平氏乃我之义父,尚且为我忧愁不已,大女公子及二女公子(即怜子与夕露)亦为我涉险。上次之事幸而无甚意外,如惹出事端,让我如何面对光平氏?薰少将与我关系非浅,但事过境迁,婚事亦不能作数了,何必再让他人为我这带罪之身忧患呢?

清女公子含泪复信,末了,派一不甚惹眼且机灵之侍女送至薰少将府上。薰少将已等得焦急,急急阅信,只见一不甚惹眼之白纸,封成立文格式,那信使也仅言及乃西八条之信,故众侍女及侍卫皆以为乃光平氏之信,可见清女公子顾虑重重,深怕拖累薰少将。薰少将忆起幼时二人仅有的那一次面晤,当时清女公子的可爱之姿,至今亦在薰少将心头。

清女公子复信道:“风雨将来袭,微身唯堪折。浅缘已然忘,见信亦慰心。”

薰少将不胜悲伤,泣泪不止。看来清女公子并不欲与自己相认,她是铁了心要入宫么,哪怕入宫实是危险。清女公子定是怕连累我及光平氏罢,想到女公子高贵的人品,令薰少将不胜恋慕。

——贺茂神社——

前斋院章子(注:即山道章子)众侍女皆在为回京之事忙碌,各自收拾物品及缝制衣物,乳母道:“前斋院,此次回京亲王定会为你择定夫婿了,我探其意,亲王颇想送你入宫呢。”

章子身着表琉璃色轻罗单衫,外罩一件薄赤色常礼服,执一柄绀碧色桧扇掩住面容,默然不语,唯静观院中花草。

乳母观其神色,小心道:“那道说中将闻你将回京,甚是高兴呢,送来这样一信……”

前斋院章子始看向乳母,将掩面的扇子放下,但见其气质高贵不凡,容貌艳丽非常,唯表情严肃,让乳母有些微紧张,生怕自己之言惹得女公子不悦。

章子道:“我之婚事并不着急,身为女子,启可随意便委身男子,如此,以后身涯定很辛苦,且生性浮薄之人自不必言。”虽娇音悦耳,但其威严之貌自让众侍女及乳母俯下身子齐道:“遵命便是。”

式部卿亲王的女儿章子前斋院事事皆有心机,决不屈从,但只要是合情合理之事,皆听从父亲式部卿亲王之命,世人皆赞其甚有主张。是以父亲式部卿亲王想要摆布女儿章子的婚事,世人皆关注这式部卿亲王家。

乳母从章子身边退下,抹了抹额头冷汗。章子虽是从小由她带大,但这位女公子自小就气质高贵非凡,令人不由自主的听从其意,否则便是怪异。年岁欲大,章子欲发高贵美丽,虽求婚者众多,且亲王也看中几位年轻公子,但章子并不同意,恰在此时章子竟被卜定为宫院,只得奉命入社。

只有乳母知道,章子被封为斋院绝非偶然,乃是章子暗中操作,以逃婚而已。乳母叹口气,取出道说中将的信来,所缚花枝早已枯萎,若告知道说中将此信(章子)并未阅读,恐怕其也会如这花枝一般吧。

乳母偷偷阅信,虽是笔迹高明,诗作极佳,可无奈章子并不看重。方才章子所言“生性浮薄之人”指的便是道说中将,只因亲王本答应了道说中将父母的求婚要求,但章子私下了解到,这位公子颇为风流,各处寻访漂亮的女公子,连其邸内的侍女稍容貌艳丽者亦多调笑,章子甚是不悦,因不便对父亲言说,便计划了入社之事,将婚事取消。如今闻得章子回京,道说中将亦年事稍长了些,闻得世人赞誉,复又来求婚,故而章子十分不悦。

乳母又叹口气,在信上写道:“前斋院并未阅信。”,道说中将收到复信,唯笑笑,道:“此女子甚是有趣,我定要面晤之。”于心中计议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