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 第五章  

2008-09-22 13:37:46|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请勿转载

第五章 斋宫探病与月见之约

(本章情节比较正经,可能有些小虐)

因今上病势沉重,当月的相扑节会便取消了。众后妃均沉浸在不安与悲伤之中,皆各自召请高僧及阴阳师举行祈祷与祓禊。但病势尤重,今上思女心切,于病中也常思虑如自身故后,此女生涯将会如何。对前来探望的东宫道:“今后务心好生照顾你的几位妹妹。尤其斋宫,她虽贵为

一品内亲王,但其母早逝,故而要更优厚待她才是。”

东宫虽年方十九,容貌清秀,心地善良且老成持重,对父皇病重早已伤心不已,忙道:“父皇放心便是,勿再忧心,安心养病才是。”止不住泣泪下。

今上又道:“光平氏尚欠朕一只波斯猫,他答应于月见之宴送进宫来。如今不知朕能否得见中秋之月,不论如何,此猫必定要入宫的,令其将服侍此猫之侍女也全部送入宫中。其中有个名叫清的侍女,切不可放其离宫,此事切记。如光平氏有异意,你可打发其作个偏远国守,永不回京!”

东宫泣泪道:“父皇放心便是,孩儿一定照办。”

今上虽是重病之中,但于政务手腕仍旧强硬,可惜今后没有时间一一再指点东宫了。只怕其性格柔弱,为权臣所摆布,想到此,今上暗自不安,道:“处理政事,务必有自己的主张,勿被臣下扰乱圣心,乘机利用。”

东宫点点头,眼泪如珠子般落下,又觉此举甚是不祥,但终是抑不住的悲伤。因身份所限,不便久留,便退出了。今上独自躺在御帘之内,听着众护持僧为他唱颂的佛号,回忆着自己的一生。生命只剩下最后一点时光,而自己最想见的人,竟要见不到了吗?今上忍不住的落泪,忽闻一熟悉的声音。

“父皇。”

今上以手拭泪,见的确是怡子斋宫无误!当下从御寝台上坐起来,“斋宫是怎么来的?”怡子斋宫悲伤今上的病情,又欢喜于父女相见,当下心情激动以至难以答话。今上见绯(衤夸)的巫女侍立在侧,笑道:“不愧是霜降巫女,朕早该知道,琥珀是不忍心见斋宫如此伤心的。朕竟愚钝了,独自伤心好久。”

父女对话,琥珀觉得不便旁听,便设下结界,以便有人窥视御帘内的情况,自己则留下式神,亦先离去。

东宫回到皇后所居泓嶶殿,向母后详述探病情状,关于波斯猫之事却按下一字不表。东宫心里纳闷道:“父皇为何于此临终时刻说起这么一件事来?那名叫清的女子又是何人呢?”不由对此事起了兴趣。

东宫未对皇后言及波斯猫之事,倒对乳母少纳言透露少许,问道:“光平氏的那只波斯猫,何时答应要将之送给父皇呢?又是因何缘由呢?”

少纳言乳母道:“此事并不知情,想必今上见此猫可爱,颇想养之吧。”心下却在循思:“看样子事情不简单,今上想必已交待东宫殿下如何行事吧。”如此一想顿觉心惊,寻了一时机修书一封,着一心腹侍女送到西八条去了。

平怜子的乳母收到宫中来信,急急找光平氏去了。原来乳母少纳言与怜子的乳母是表姐妹,也算是平氏在宫中的耳目之一。

光平氏本来想着今上逝世,送紫菀入宫之事也许不了了之。但收到少纳言乳母之信,不禁让其又头痛起来。

今上言及送紫菀入宫,不过是借口罢了,目的不过是在于紫菀的主人清女公子。因清女公子乃是罪臣之女,今上担心其会为逆臣所利用,以作

出对宫廷不利的事来,故而想出这么个法子,将此女锁在宫中,断其羽翼。

清女公子的亡母是光平氏的远房亲戚,光平氏不忍此女流落在外,便以紫菀之侍女掩人耳目,将清女公子接入府中照顾,实为用心良苦。

光平氏颇感为难,但又不忍心将清女公子送入危险之中,正在忧虑之中,侍从报告道:“府外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有几个像是藤原俊荫的侍从。”

光平氏闻言不悦,大喝道:“好个藤三位,竟是监视我吗!”

平怜子走将进来,她身着狩衣,浑身英气逼人,绝无一丝女儿气。光平氏道:“你父亲甚烦,此刻就别再添乱了吧。”

“父亲真是入局则迷。如不愿送清女公子入宫,那么便送其回乡下,另找他人代替就是。反正今上命不久矣,东宫太子哪里认得女公子呢?”

光平氏反驳道:“此计故然行得通,但让一无辜女子代罪,为父实为不忍!再者藤三位此时已在暗中注意我等,如让其抓到把柄,我平氏便成朝庭逆臣了。今上与我有月见之约,如不送人去,则我失信于君主;但今上尚答应我不伤其性命,如今上不诺其言,则是今上失信。”

平怜子听之不悦:“父亲难道要送清女公子进宫吗?明知是羊入虎口!父亲,女儿一向敬重您是有情有义的英雄,但如今您让女儿亦看不起您

了!”说罢走将出去,乳母亦拉她不住。

光平氏颓倒在帘内,心里也是苦涩非常,自己何尝不想护清女公子一生呢?光平氏在内心,早已将之与两女公子同等看待了,如今要送养女入宫,命运难测,光平氏心里怎会好受?现在连怜子亦怀疑自己的决定,但,光平氏在作为父亲之前,首先是平家之主,不能让平氏一族为了一个女儿陪葬啊!

西八条府外,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探头探脑。小兵卫在转角处注意大门动向,回过头来却看到一俊俏公子微笑的看着自己。

小兵卫想装傻混过去,径直从俊俏公子身边走过,哪知此公子抓住自己衣服后颈,用力一扯,小兵卫立时倒在地上,被公子一脚踏在肚子上,痛得哇哇叫。

“这位公子饶命啊,小的并无失礼之处啊。”

“是吗?可是你碍到我的眼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怜子。

“可是我等只是在附近随便转转……”怜子脚下渐加重力道,小兵卫忙求饶道:“公子饶命,我等离开便是,望脚下留情啊!”

平怜子将脚移开,小兵卫呼唤另几个耳目,一并离开了。平怜子冷哼一声,翻墙入府,没想到夕露女公子正在院中喝茶,虽是夕露女公子四周

都用帷幕挡住,但闻到熟悉的衣香,怜子便知是她了。

“姐姐好生气人,如此有趣之事,竟不告诉妹妹知道。”

“打退几个下贱人有何有趣。妹妹坐于此处小心被人看到。”

“都被你打退了还能有谁呀?”

“那倒是。姐姐有事,先走一步。”平怜子急于去找清女公子,哪有时间在此闲聊。

夕露女公子以扇掩面,道:“姐姐真是急性子”,看来只有暗中相助了。吩咐侍女道:“回房,我要写信。”

怡子斋宫已回伊势斋宫许久,她是被琥珀的式神送回的。怡子斋宫与今上依依惜别,此次面晤恐怕是今生最后一次,故而皆想再待久一些,也许琥珀预见了这种情况,才让式神强行带回斋宫的吧。

怡子斋宫泪眼婆娑,好久止不住眼泪,视线模糊,竟然无法视物。见一模糊绯(衤夸)于面前坐下,琥珀道:“莫要再哭了,侍女会起疑的。”

怡子斋宫强忍悲伤,渐止住呜咽。两人静静坐了会,忽琥珀双手伏在地上,向怡子斋宫行了个大礼,怡子斋宫无意识的摇头大喊道:“不要,不要告诉我,不要!”

琥珀垂下眼睫,用冰冷庄严的声音说:“方才今上已经踏上八百万神明居住之地。”怡子斋宫绝望的用手紧抓着衣袂,勒出道道指痕,睁大的

眼睛里不住的流出泪水,突然昏倒在御坐上。

琥珀留了一式神在今上的御帘内,所以才会得知今上逝世的消息。她膝行过去扶起斋宫,月白的手指拭去泪痕,道:“重死轮回,命所定数。你不久就会忘却悲伤。”将斋宫交给乳母。纸隔扇有一侍女通报道:“方才京中传来消息,今上已经…….”

“知道了,下去吧。”

“中纳言君(注:斋宫的乳母),准备回京了。”

“是。”见琥珀起身欲外出状,道:“巫女大人这是有事吗?”

“嗯,有位密友相请。你放心,我会陪斋宫一起回宫的。”

中纳言君道:“那么有劳了。”

琥珀来到西厢房,这是她的居室,式神无幻早已恭候多时了。呈上来信,琥珀阅罢冷笑道:“这都是北月给我惹的麻烦,你看。”将信递给无幻。

无幻展信一观,信中道:“久未通闻,今有事相求。居于西八条府偏屋的清女公子,望求托付于你之羽翼下,如不能,也请相助,望速来信。”

北月也是琥珀的式神(琥珀的式神数量不明),乃是一樱花树妖,原名久米仙人,虽法力不弱,天性纯洁少疑,所以才会在一次执行任务途中经过西八条邸时,被夕露女公子以半调子的阴阳术所捕,后来虽为无幻所救,但终是琥珀出面才解了围,故此按照约定,琥珀欠夕露女公子一个人情。琥珀所指的就是这件事。可眼下自己要准备回宫事宜,哪有时间管那档子闲事呢?且清女公子身份特殊,自己并不想搅那混水。

琥珀回信道:“按照约定,此事可以相帮,我会派一故人前去。至于托付女公子一事,此事不能应允,见谅。”

琥珀唤出北月,吩咐道:“你去西八条一趟,夕露女公子若有事差遣你,定要相助,但记住,回来时不要带人来便可。去吧。”

北月一听西八条,吓得摇头,说什么也不想去。琥珀道:“夕露女公子是对过去之事略感歉意,所以找你去玩的,她闷得慌。”

北月笑呵呵的接了信化出光晕走了,无幻说:“如此骗她去了,北月会帮忙么?”

琥珀打个呵欠:“夕露女公子想必会有办法的。”

无幻头上滴下好大一滴汗来,主人真是的。

话说小兵卫哭丧着脸回转三条邸,向藤原俊荫讲述了被打经过。藤原俊荫官居正三位大纳言,世人皆称之为藤三位,其是太政大臣之子,妹妹葛巾紫是东宫妃,权势喧赫。让小兵卫退下,藤三位用扇柄轻击短几,心道:“光平氏难道真想反叛朝延?不,他不会如此不智,如此,倒是要谨防他偷天换日。”心下打定主意。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