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平安朝事典 第三话~怪~ 第四章  

2008-09-19 13:46:52|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请勿转载

第四章 霜降巫女与藤原氏的女公子

事实上平怜子救了镜中将后两人还有过一段对话,平怜子假称自己是平家二公子平显信,与镜中将寒喧了几句。

平家二公子平显信年方十七,任左近卫少将,长像清秀。平怜子扮成男装正与之相似,加之镜中将尚被猫追得惊恐万状,是以也没有丝毫怀疑。两人约好了有空去郊外游艺。

这件事平怜子并没有告诉平夕露。

镜中将独自笼闭室内,连卫门府里亦不想去了,不过不去上班是没有俸禄的,所以还是勉强出门。路上遇到了同来值班的同事左近卫中将藤原道说。道说中将一眼看出镜中将没精打彩,笑道:“怎了,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被情人给甩了么?”

“哪里,只是情人太多有点应付不过来而已。”镜中将随口回道。

“应付不过来就分我两个吧。”道说中道半开玩笑。

镜中将正为光平氏的事情烦心,随口便答应下来,与道说中将有说有笑的进府里去了。

平安时代公务员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中将的工作无非就是交流交流八卦,在送来的文书上盖个章,没事在宫里转上一圈,也差不多了。

镜中将回近江邸时,源琥珀已在屋里等了良久。她穿着白衣绯(衤夸),席地长发由一丝带扎住,露出一截白晳的脖颈,整个人飘然出一股冰冷的气息,就连她的声音也含着冰雪的味道,“我的式神没有给你我的信么?老狐狸。”

源琥珀是伊势神宫的巫女,虽供职于伊势神宫不过因为父亲刑部卿亲王势力强盛,所以被额外恩准可每七天回家省亲一次(堪称最早的劳动保障机制)。源琥珀除了伊势神宫的工作外,也经常帮助解决内亲王及女官们所遇到的一些灵异事件。镜中将在五年前便与源琥珀相识,当时源琥珀一眼便看出镜中将的身份,差些被冰若冰峰的巫女作了炼级的踏脚石,好在后来解开误会,两人就成了现在这种即非朋友亦非敌人的诡异关系,不过源琥珀要是让镜中将帮忙的话,镜中将是不敢不从的。

镜中将虽说是修炼一千年以上的道行高深狐仙(琥珀一直说他是狐妖),但碰到这个法力更加莫测的巫女那就是只有挨打的份。镜中将边疗伤边自怜自艾道:“也许是我太完美了吧,上天要给我这么个克星。”当时琥珀连头也没回,说:“都一千多岁的老狐狸还这么自恋。”镜中将似乎还听到巫女哼的笑了一声,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但是琥珀后来发现有这么个可以差遣的法力高强妖怪挻不错的,比如自己想跟内亲王下棋而又有工作的话,就可以让式神通知苦工镜中将来代办,这样工作游戏两不误~

镜中将最近总觉得脑子里一团乱,事情太多,琥珀的事情就给忘记了。

源琥珀已经给这间屋子张开了结界,所以外人是走不进这个房间的。她传信给镜中将已过了一天,但既不见回信也不见老狐狸来,让琥珀甚是不悦。

“老狐狸,我的勾玉不见了,你去帮我找回来吧。”完全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我最近很……”镜中将企图垂死挣扎。

“什么?”

“遵命!”

接下来琥珀把勾玉的特性及功能告诉镜中将。

末了源琥珀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过因为被欺压甚久,所以镜中将还是从巫女微微上扬一毫米的唇角看出,琥珀心情不错。

镜中将很不甘心。为什么一千多年的自己竟比不过一个十多岁的人类小丫头!心里左右算计,巫女似是接收到了镜中将的邪恶电波,侧过脸来瞅了他一眼,虽是面容清秀可爱的少女却有着冰冷无比的表情,她的眼神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渊,虽不是第一次看到巫女的丽颜,但忍不住又看得痴了,又想:“果然人间绝色,可为何总不正眼看我这个天下无双的美男子呢?莫不是真正清心寡欲到了无欲无求的地步?”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还装什么嫩。勾玉快快找来,不可耽误。”巫女起身准备离开,又回过头来,“对了,给我几根上好的狐狸毛。要尾巴上的。”

镜中将面上发热,变出两只可爱的狐耳和一条白色的狐尾(镜中将是白毛狐狸,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找了一根,给巫女看了,表示满意,于是拿出一支没有笔毫的毛笔杆,让镜中将把狐狸毛装上,制成一支白毫毛笔。

镜中将含泪把笔递给琥珀,巫女看看笔,准备进宫去了。看镜中将眼角犹似带泪,伸出素白纤细的手,抚摸抚摸镜中将耷拉着的一对白色狐耳,表示安慰,“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拔几根毛发算什么。”

镜中将更难过了,眼泪顺着眼角滴落,巫女又让他干活,还要拔他的狐狸毛,还让不让狐狸活了,越想越委曲,不禁想大哭一场。

巫女看了一会,唉口气,“罢了,下次准你去伊势的宫城野扑小兔子。”

镜中将默默点头,巫女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了,粉末落在地板上,竟是几个字,镜中将一看:“老狐狸不要偷懒。”

镜中将把眼泪抹掉,站起来默念了两句咒语,狐耳及狐耳立时不见了,转身看看窗外的月亮,嘿嘿的奸笑起来:“琥珀,良缘将至,挡也挡不住哇哈哈哈哈哈。”还没笑完侍女进来了,“方才不知为何,进不来寝殿。”

镜中将忙用扇子将琥珀留下的字吹走,露出迷人的微笑:“不妨事,方才我将纸隔扇关住了睡了个懒觉而已。”侍女们便不再有疑,各自整理房间来。

源琥珀从镜中将府上出来,便直接回了伊势神宫,斋宫怡子内亲王正阅读古代物语,众侍妇见琥珀回来,高兴非常,道:“琥珀女公子去了许久,我家内亲王都快闷坏了。”

琥珀与怡子斋宫交情非浅,是以两人直接面晤,两家侍女也是各自熟识,相互微笑示意。琥珀取出白狐毛笔,道:“因斋宫一直说找不到好笔,所以我寻了一支上好的来。”将笔递给怡子斋宫,斋宫细细看了一会,笔杆是用红桐木所制,刻有精美纹饰,白毫显得高贵异常,实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好笔(镜:当然,那可是我的狐尾毛。)!

怡子斋宫生性喜欢文墨,尤擅和歌,实是一位风雅无双的内亲王。她是今上的五女,平素甚得宠爱,十三岁时便加封一品内亲王,只是命运所至,被卜定为斋宫,今上虽是不舍,但也只得将爱女送去。如今怡子斋宫在伊势斋宫度过了七年闲寂的时光,已是年方二十的妙龄少女。此时她身着空色凤凰丸纹花凌衫子,外罩一件六华唐花生绢唐衣,黑亮的长发拂至席面,额发间露出白晳的额头,姿容娇魅却不失庄重,面容因修习功课而略显清瘦,但整体观之恰是一尊贵斋宫之仪态。

琥珀与怡子斋宫坐于一处,正显出她的独特冰箱气质。两女复又聊起他事,琥珀道:“近闻今上身体欠安,听说正多方举行祈祷中,朝中甚是紧张。”

怡子斋宫闻言面露悲伤之色,“父皇病重,儿臣尚不能探望之,让儿臣好恨啊!”说罢掩面而泣,众侍女也悲伤流泪,琥珀看着怡子斋宫,心下有了一个想法。

镜中将从宫里值宿回来,因今上病重,故而比平时回来得略晚一些。天已大亮了,镜中将吩咐左右要睡到中午,便躺下了。

下午进宫,在待贤门附近遇到了同去左卫门府的少将平显信的牛车,想起让显信搭救的事(不禁脸上又有些发烧)。在左卫门府下车之际,拉住显信衣袖说:“上次所说出门去玩的事,过几日给你消息。近日甚忙,也颇想放松放松。”平显信并不明白镜中将在说什么,自己何时与这个花心公子有约了?显信大约在心里估摸了一下,基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显信也甚久没出门玩耍过了,索性将错就错吧,便满口应了下来。

两人各有职责,便分头工作去了。显信与源氏的薰少将要好,便说了要与镜中将出去玩的事,薰少将听罢便要求显信带他同去。显信说:“同去也可,不过你得帮我带封信给你妹妹。”

薰少将的妹妹薰女公子是极为闻名的美人,世人美誉甚多,不过父亲左大臣或许想将薰女公子送入宫中,是以一直对薰女公子要求甚严,让诸位年轻公子恋心难奈,虽是多方找侍女想玉成好事,但左大臣早有吩咐,故而众侍女皆是不敢胡来。薰女公子的人品亦是无暇。

“此事万万不可,我怎会为了自己而出卖妹妹。你若想她,向父亲求亲便可。”

显信只是说说,原也没想薰少将会同意,见薰少将颇有不悦,忙改口道:“信不用送,出门同去。你我如此要好,竟开不得一点玩笑么?”

“那我让你给你妹妹送信你也不答应呀。”

“。。。。。。我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显信小声说。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上班了。”

那边道说中将正带着几位年轻公子及侍从人等要巡逻大内里,远远看到两人在聊天,大叫道:“发现偷懒的人啦大家包围啊~~~~~~~~~~~~~~~~~~~~”

于是上演了一出胜利大逃亡。

 

一年轻女子在西八条府正殿廊下寻找着。她身着淡紫色凌衫,虽衣着朴素,但却不似平常侍女。此女子执一柄茶绿色桧扇,极小心的掩住面容,身后两位侍女劝道:“女公子,紫菀由我等去寻吧。”

女公子却道:“紫菀与我最为熟悉,听到我的呼唤,是不舍得不理我的。”依旧向前走着。前方走来一俊俏少年,女公子已是避之不及,慌得脸孔绯红,乃至走得近了,才发现是男装的平怜子。

平怜子问:“为何清女公子会在此地?”,侍女说明了原由,平怜子道:“怎可让藤原氏的女公子来寻猫,你等也不知轻重。”

清女公子替侍女解违道:“是我执意要来找的,毕竟这是父亲最后留给我的东西了。”平怜子道:“紫菀在妹妹那,我去带过来吧,你且先回去罢。”

清女公子点点头,欠欠身表示感谢,与侍女回去了。

平怜子看着清女公子的背影,心里也是不忍,叹口气,在院子里找起猫来。

谁都可以捉弄的平怜子,对清女公子最是温柔。这位清女公子乃是藤原式家的后代,自藤原广嗣之后家庭落迫。清女公子的父母将她托给乳母照顾,三年前,乳母去世,乳母的女儿与平直幸的一个侍女熟识,便向这侍女倾诉女公子的悲惨生涯,后为平直幸得知,便以侍女之名将清女公子招进府来,让其在偏屋居住。清女公子有一爱猫紫菀,亦极得光平氏宠爱,便对外人称偏屋之人乃是此猫侍女,以掩人耳目。

清女公子进得偏屋,过了不久,侍女将紫菀抱来,紫菀尤自挣扎,显然是还未玩够。清女公子揽其入怀,以手抚之,紫菀舒服得咪起了蓝色的眼睛,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响,间或发出一两声享受的喵喵声。

“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了。”清女公子抚着猫,沉进到无尽的回忆中去。

紫菀在快睡着前想道:“小姐实是可怜,得帮小姐寻一个夫婿作靠山啊。”小小的猫爪握成拳头表示了它的决心。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