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二十章  

2008-11-06 12:07:09|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二十章 霜满落月——幻影

 

嘀嗒……

嘀嗒……

什么?

什么声音?

嘀嗒……

嗯?视线还很模糊,头,好昏……手上,湿湿的,是什么?

慢慢变得鲜明的红色在苍白的手上弯延……

血!是血!

“啊!”怜子猛的惊吓坐起,身边侍女皆熟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怜子已许久未曾被梦魇所扰,因为体质的关系,光平氏拜托阴阳师在西八条布下了结果以阻鬼怪。但听闻大内里也相同布下结界的,为何还会……

难道这个大内里便关着鬼怪吗?

啪!格子窗忽的被风掀动了,声音在寂静的初冬夜晚显得格外的响,可是身边值宿的侍女竟然都没有醒,依旧睡得深沉。

风自格子窗的缝隙入得室内,好冷啊,怜子把单衣往身上裹了裹,躺下身子继续睡了。可风一阵一阵的将格子窗吹动,发出“啪”的声音。

好烦人啊!

身边的侍女依旧沉眠,在黑暗中看不清她们的身体,只是几团稍黑的影子。明天要让她们懂得规矩,怎么能睡得这么死呢!

怜子坐起身来,拉开帘子离开寝台,自己去关格子窗。怜子穿上几件单衣,自侍女熟睡间的空地走过,将格子窗小心的关上。

怜子准备回去继续睡,转身过来却看到一名侍女站立于身后。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不过看轮廓她应该低着头。

“你怎么了?”

侍女只是低着头站着,一言不发。

“别挡着,我要回去睡了。”怜子道。不知为何觉得心跳得好快呢?

“……亲王……”低着头的侍女轻轻的说了几个字。

怜子并没有听清楚,奇怪道:“什么?”

侍女忽的抬起头来,可是本应该是人的面孔的地方却长着头发!面孔长满长发的侍女猛的伸出冰冷的手抓住怜子的手腕,声音尖哑嘶厉叫道:

“内亲王,我们死得好惨啊!你为何不为我等报仇啊!内亲王!”

“啊!!!!!”怜子甩脱不得,只是无力挣扎。

慢慢的侍女全都从睡着的地方爬起来了,冰冷的气息缓缓包围了怜子……

怜子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可是却无力阻止黑暗住民的靠近。

“不要……不要……不要!”怜子害怕的摇头,可是手上冰冷的触感却依旧鲜明……

“御匣殿……御匣殿!”

“御匣殿大人!”

怜子想挣脱手上的桎梏,可是越来越多的手抓住了她!不要!不要!

“啊!”怜子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众侍女关心的脸孔。怜子手抚额角坐了起来,众侍女皆坐于寝台边,担心道:“御匣殿,怎么样了?”

“方才你梦咄的好厉害呢!我们实在担心,便请了阴阳师来替御匣殿祈祷,可喜你醒过来了。”

“是吗?头好昏啊。”怜子复又躺下了。方才的一切,真是全是梦吗?

“既然御匣殿大人没事了,诸位便睡吧。”侍女们熄灭纸烛,各自躺下了。

怜子一时难以入眠,侧躺着抱住自己。勉强闭上眼睛,却还殘留着恐怖的幻影,怜子打了个寒颤。

啪!

“格子窗没关好吗?”怜子问道。

“没啊,方才我们检查过的,都关得紧紧的呢。”

“是啊,御匣殿放心睡上一觉吧,醒了就精神好了。”

均匀的呼吸声又起。

啪!

啪!

风势似乎疾了,格子窗一下一下的响着。

怜子以手护住双耳躲入层层单衣中,强迫自己不去听那响声,可是那声音却一直往耳朵里钻。

究竟是哪里的格子窗没关好呢?

第二天醒来,怜子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是会想起这个问题来。

“今你已有身孕,待你生下皇子之后,我定要立你为中宫呢。虽然关白不会轻易同意罢。”今上自背后搂住女御,轻轻的抚摸着葛巾紫尚未突起的腹部。

“立后之事皇上需得谨慎行事啊。”丽景殿女御的声音并不显得有多么高兴,“且太后与关白乃是同母姐弟,关系自是不一般……”

“这些事情你勿需担心,我只望你平安生产,皇女皇子都没有关系。”今上轻轻吻着女御的柔嫩的面颊道:“只要你明白,我心中,唯你一人矣。”

“皇上,谨防隔墙有耳啊!”

“无须挂心,小心伤了身子……”朕倒是希望有人听到,事情就有趣了。

土御门邸,关白正自阅信,看罢将信撕毁。

道说中将奇怪道:“女御信中写了什么?父亲为何如此生气。”

关白便取笔在纸上写道:[今上意欲立丽景殿女御为中宫。]

道说中将看罢大惊,急道:“这怎么可以!料想鸿徽殿太后也不会答应的!”

关白笑笑,说:“中将不必心焦。你按我说的去作便可以了。丽景殿又非一定产下皇子,且生产之事凶险,也许她福薄命浅呢。你姐姐自小受我百般疼爱,主后不会落于人下的。”

道说中将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退下了。

而小一条邸已经开始为葛巾紫的安产开始祈祷,藤原俊荫听着庄严的佛号,自已手上也戴也一串佛珠,心中默默为葛巾紫祈祷。

兄长之计,虽然一时也许会让妹妹受到伤害,但为长远,也是值得冒险的。放心,葛巾紫,我俊荫会尽全力,保护你的。暗暗隐忍着胸口的钝痛,俊荫立于廊下看着院中的草木,心中默念着佛号。

“自你母亲女御去世,我们已多年不见了。今日相见,日后也好亲近亲近。”

怡子内亲王隔着一间厢房与三层帷屏与鸿徽殿太后面晤,太后的声音略显苍老但却十分优雅,令怡子内亲王想到早已辞世的母亲,心里不由得有了一丝亲切之感。

“怡子内心十分眷恋父皇与母后,母后早逝,父皇仙去,怡子心中早已把太后当作了母亲,希望与太后多多亲近。”怡子内亲王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忍不住落下泪来,但因恐太后见怪,是以只是隐忍着。

“我也早将你当作了自己女儿,二品内亲王也时常向我说起你,你姐妹二人以后可常通信件。但我一直为你之事烦恼,你父皇已逝,朝中又无强势的后援人,故我为二品内亲王之未来计算时,总也为你挂心不已。”

怡子闻言乃大惊,但并不显露于外。只是于心中暗道,大公主不都是要独身的吗!且父皇临终之时也未有过婚嫁之言!怡子内亲王抓紧了衣角,仅道:“怡子让太后担心实乃不该,但此事实在不劳太后费心。倒是妹妹之事,作为姐姐的我也十分担心,望妹妹能结得良缘,幸福美满。”

“呵呵呵~~~哪里,你姐妹二人之事,我已有安排。唉,我身子有些乏了,你且先退下罢。”说完便传来衣服细微声音,显然是退出会客室了。

“可是……”怡子内亲王无法,只得先行退下了。

回到二条院,乳母对几位身份稍高的侍女讲了与太后面晤的事,众侍女皆感觉气不过。

其中一侍女道:“太后此心实乃险恶,她因妒忌我家内亲王,故而想借机发难。”

另一颇懂古时掌故的侍女道:“按古训,大公主须得独身终老。若是听了太后摆布,只怕世人皆会讥评我家内亲王呢。”

怡子内亲王制止道:“不要再多言了。中纳言君(注:怡子的乳母),你替我送一信给皇上吧。”

再说关白入宫见得鸿徽殿太后,道:“梅壶女御主后之事,迫在眉睫,还望太后多多费心。”

鸿徽殿太后让侍女传言道:“现在还早吧,丽景殿女御刚有身孕。”

“老夫也并不想如此着急,实在是听闻某日皇上于丽景殿说了这样的话,让老夫实难放心。梅壶年纪尚轻,如主后之事败于丽景殿之下实是可悲!”

鸿徽殿太后闻言不悦道:“皇上年事尚轻,整日游戏,哪会如此不知轻重说出这般话来,定是哪个女官或是侍女多耳绕舌吧。”

“此事确是实情,太后可当面查问皇上。另外道说中将的婚事,也请太后劳神了。”说完关白退出鸿徽殿,回土御门邸去了。

今上正于清凉殿与紫菀命妇、清命妇玩耍。紫菀近来因口粮减半,且被逼着作了运动,故而比先前瘦了许多,身材已见苗条。今上抱着紫菀的两只前爪的肉掌,逗紫菀玩耍。清命妇觉得今上即将成年,耽于玩乐并不好,便道:“皇上,听闻宫中尚缺少一位尚侍,不知皇上属意哪一位小姐呢?”

“这些事情的决定权并不在朕手中,所以只能听从关白的意见与太后的旨意。”

“皇上真是辛苦了。”

“你在讽刺我吗?清?”今上将紫菀放下,任由紫菀去晒太阳。

今上抓住清命妇的纤腕,轻轻一扯便将她带入怀中,清命妇顿时面上绯红,挣扎起身,离开今上两步距离坐下。

“我哪敢讽刺皇上。只是,我遍读唐国典籍,他们的皇上都是将皇权握于一手,那时我就在想,若是皇上也……”今上听着听着渐渐低下了头,清命妇见状忙道:“臣妾失言了,臣妾告退!”

清命妇急急退下,便胡乱抱了眯着眼的紫菀要走,身后今上道:“不,清,你说得很对。”

清命妇转过身来,见今上身靠松木柱,望着蓝天,悠悠道:“知我者清女也。”说罢转过头来笑笑,眼中有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

第二日早晨,今上来鸿徽殿请安。

鸿徵殿太后对今上道:“你立中宫也是早晚的事,我向关白知会过了,不如就在年末大尝会时宣下吧。”

“朕知道了。”

“我听说你想立丽景殿女御为中宫,可有此事?”

“这是何人所传?母后切不可听信谣言。我与梅壶女御感情深厚,无人能比,自是立她为中宫了。”

鸿徽殿太后闻言放下心来,又道:“那道说中将看中了章子尚侍,我觉得这门亲事甚好,想听听你的意见。”

今上暗思道:尚侍乃是朕身边最重要的女官,道说中将竟然也不放过。虽是如此想,但面上也只是笑笑道:“二人倒是相配,母后看着办吧。”

鸿徽殿太后听了只是高兴,心里想:皇上还是如同小时一般,如此乖巧听话。关白大臣也太听风是雨了。不住嘲笑关白大臣。
是夜,俊荫于清凉殿值宿,今上心情似颇佳,亲自吹笛一曲,乐音美妙悠扬。

入冬后风显见是凉了许多,俊荫轻抚着胸口,咳嗽起来。

今上闻声停止吹笛,看着俊荫,道:“天气开始变凉了,你要多加保重才好。”

俊荫止住了咳嗽,按了按胸口道:“皇上放心,臣无碍的。只是这清凉殿空阔,需得防风才是。臣看今上颇喜欢竹崎政清,便想留下此人给今上解闷儿。不知今上意下如何?”

“不愧是藤三位,想法甚是周到。朕亦觉得朕身边风声太在,颇为扰耳,有此人在旁,倒可放心。”

君臣二人互相点头示意,末了合吹起笛来。

夜深了,今上回转后凉殿,梅壶女御(注:摄政大臣之大女公子,道说中将之姐)早已等候多时,见得今上俊雅身姿,娇滴滴迎了上去,嗔道:“皇上快来看臣妾作的画吧。”

二人亲密相依看罢画后,已是睡意朦胧,今上便搂了梅壶女御睡了。

藤原俊藤深夜回邸,竹崎政清正在院中偷吃鸡腿,见俊荫回来,显摆了一下手中的鸡腿道:“藤三位啊,吃不?好香的哪!俺自从到了这平安京,可是好久没吃到肉了!”说着就把鸡腿往嘴里塞。

俊荫下了车,就闻到了肉香味,忙拿袖子遮住面容。政清高兴道:“幸好你不吃!否则俺要用俺的生命来护卫这只鸡腿!因为只剩这一支了!”继续埋头苦吃。

俊荫心道,只有一支还想叫别人吃。汗。正自发笑,胸口又是一阵钝痛,忙抚住胸口,靠在柱子上喘气,脸上亦出了冷汗。吃完了鸡腿的政清总算发现了俊荫的不对劲,扔下骨头就跑过来,关切的拉住俊荫的袖子,一张络腮胡子浓密的大脸凑到俊荫跟前,那胡子上还粘了根肉丝。政清关切问道:“藤三位,你咋的啦!是不是吃坏肚子啦!”

“没……事……,我……快被你……身上的……鸡肉味……薰死了……”俊荫一直用宽大的袖子躲闪着。政清总算站到一边。

“我们平安京都是文明人,很少吃肉的。我们大部分都吃素。”伸手又按了按胸口。

“哦。藤三位你是不是病了啊。”

“是啊。”

“看大夫了没啊。”

“看了。”

“多久才能好啊?看样子很难过啊。”

“是……唔……有点。不过……大约有可能会十个月才能好吧。”俊荫靠在柱子边看着地板。

“十个月啊……”政清的眼睛闪闪发光,“咋跟女人怀孕的时间一样啊。”

俊荫擦擦冷汗,“你想多了。”

然后把让他入宫的事说了。政清眼珠子转了两圈,道:“俺入宫了就不能吃肉了,俺不要入宫。”

“可是……唔……宫里有很多小妹子啊。”

“那俺就去了。”

俊荫又道:“如果有人要对今上不利的话呢?”

政清伸出油腻腻的熊掌拍拍长满胸毛的胸口,道:“那俺就像保护俺的鸡腿一样,保护皇上!”

“好,你去睡罢。”俊荫步入寝室,躺在寝台上闭目睡觉,忽的又笑出声来。

“呵呵~~~~~今上是鸡腿。呵呵~~~唔……”

“霜月内亲王……霜月内亲王……”一个面孔模糊的男人正在呼唤着自己。

我不叫霜月啊,我是怜子。途然作出的口形却无法发出声音。怜子着急了,道:“父亲大人,父亲大人!”

“霜月,你该叫朕父皇才是。”

面孔模糊的男人又道:“朕只有你一个女儿,故而想传位于你。历史上并非没有女皇的先例,所以朕之主张是完全可行的。但朕的弟弟六条河原亲王势力颇盛,朕实在放心不下啊。放心不下啊……朕的霜月……”声音渐渐飘远。

怜子急急要追,大声道:“父亲大人!父亲大人!”伸手想抓住那远去的衣袂……

“御匣殿大人!御匣殿大人!”

“御匣殿大人!”

“唔……”怜子睁开眼睛,头昏昏沉沉的。

“也许御匣殿大人是被什么缠住了,去请阴阳师来吧。”

“不用了,起不了什么作用。只是发恶梦而已,不用担心。”怜子反而安慰众人重新睡下,但她心里却在暗思:这梦真是偶然而发吗?难道前几日梦中,侍女所呼唤的内亲王,就是这个霜月内亲王吗?

啪!

不知是哪里的格子窗又被吹动。

也许,是心里,亦或是梦中的吧?
(第二十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