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1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二十三章  

2008-11-20 11:41:39|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二十三章   峰回路转

薰少将一向与藤原俊荫不睦,故此次闻得妹妹藤壶女御受了委曲,虽然未闻得详细情形,却于心中猜测:定是那俊荫担心藤壶女御与自家妹妹争宠,便作下了这诡计。薰少将年少气盛,事情不知道则矣。下午看了妹妹那封可怜的信后便气火上升,薰少将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命人暗中去查探俊荫的行踪。

藤原俊荫傍晚从宫中退下,心下也是着急,虽与今上合谋了此计,但实未曾想到关白大人是如此的狡猾。更可恶的是关白大人竟然将无辜的藤壶女御牵扯进来,想到那个对自己一向有敌意的薰少将,俊荫更觉苦手。

正自沉思,忽的车子停了。只听侍从们喝斥着:“何人如此无礼,胆敢拦截太政大臣家公子的车子,不要命了吗!速速退下!”

“你们的牛踩死了我家公子的鹰,你等无礼在先,倒还血口喷人!”

双方侍从人等皆是青年,言语一个不快,立刻就发展成对峙的场面。双方剑拔驽张,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俊荫不意在此时机多生事端,所以没有出面,但不过一会儿功夫,便觉气氛不对,只得出来主持局面。

俊荫下得车来,便看见敌方侍从身后的车子,车上的家纹不是别家,正是左大臣的。俊荫心想,这倒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俊荫的侍从右近将监见主人出来,便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俊荫。末了道:“此事好生无理。我等行到此地时,这死鹰早就在地上了。在者,鹰哪会停在此处,又躲不得牛被踩死的。方才车副检查过了,鹰是被射死的。”

俊荫听完叹了口气,对在敌方的车子道:“薰少将,此事是何意,可否出来面谈。”

薰少将也不躲闪,出得车子,拿扇子挡了脸,嘲讽道:“哪里,我只是学学你的无事生非罢了。

“那件事实是误会,你放心,我会妥善处理,定会藤壶女御一个清白……”

俊荫因为事情因自己而起,间接害得无辜的藤壶女御蒙冤,故而言辞间多有礼让,只盼薰少将息事宁人,让自己赶快回小一条邸找父亲太政大臣商量对策。

但俊荫哪知薰少将早就厌恶于他,不过将其忍让当作理亏罢了。故而不待俊荫把话说完,薰少将不耐烦的说:“你不用假装好人,此事全因你而起,你那点心思我全知晓!藤三位,我劝你不要太过分了,若是我妹妹藤壶女御有何差错,我定要丽景殿女御来偿还!”

俊荫既担心薰少将为关白大人所利用,又担心其伤害丽景殿女御,急道:“此事与丽景殿女御无关,你要找人算帐就冲着我来好了!”

“呵呵呵,你也知道着急呀!藤原俊荫,你若是行此事之前但凡想到我之内心,稍作犹豫也不会有今日之结果!哼!回府!”

薰少将的态度充分表示了对藤原俊荫的不满,他不欲与俊荫多言,便转身坐上牛车,吩咐侍从人等喝道开路而走,留下藤原俊荫站在车子前面望着他的车子渐行渐远。

俊荫叹口气,心道:我之委曲,料想也不会比藤壶女御少了。这薰少将向来与自己看不顺眼。上一次还故意将迷途的竹崎政清引入宫中,以政清的粗鲁个性,惊扰圣驾那是十之八九。薰少将之用心显而易见。幸得今上圣心宽广,且政清并无过分失礼之处,这才化险为夷。此次之误会必将使其恨我更深了。唉!

俊荫重新上了牛车,车子刚入得小一条中门,便遇到了自家的仆人。见着主人,仆人松了好大一口气,上前报道:“大人你来了就好了,太政大臣生气了,传你来府上有事。但你不在三条邸,小的便如此通报了,太政大臣听了训斥了小的,小的正欲去宫中找你哪。”

俊荫料想是父亲大人知道了那桩麻烦事,忍不住又头痛起来。本想自己将事情原委讲给父亲听,但父亲已从旁知晓,只怕气得不行。自己此时参上,无异于火上浇油。想及此,俊荫竟生出几分小儿心性,实欲脱走。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俊荫无法,只得硬着头皮去见太政大臣。

俊荫先向父亲问安,于帘外蒲团坐下了。帘内太政大臣一语不发,俊荫也不敢冒然开口,只低头盯着地板,心中却有如擂鼓,好生紧张。虽自己一向受父亲宠爱,但从未闯过今日如此之大的祸事,且自己竟被关白大人耍弄于股掌之间,想着想着面上又发起烧来。

“你还知道错啊!嗯?”

太政大臣的语气似一时间又苍老许多,定是因为这嫡子之事担心所致吧。想到自己竟还让父亲如此担心,俊荫愧疚万分,俯伏道:“父亲大人,此次是儿臣失策了。”

“哼!这几十年过去了,关白大人倒越发像只狐狸了!俊荫,我不是告诫过你嘛,万事三思而行,尤其你要对付的是关白大人!你爹我跟他斗了几十年了都没扳倒他,你怎能如此轻率而行!”

“儿臣斗胆向父亲借一个人。”

“哦~~谁?”

“汤玛士神父。”

太政大臣摸摸胡子,微笑道:“他已经去办事了。”

“求父亲帮儿子一次吧。”

“为父已经帮你了。世人常道父子连心嘛,你想办的事,我已料到。故而他已经去办事了。”

“原来如此。谢谢父亲!”藤原俊荫暂时先放下了心,现在只希望侍女所言无误,能找到那个东西就好了。

关白大人正收拾最近的信函。梅壶女御的信最是隐密,故而须得处理掉。侍女们抬来一盆煹火,旋即全数退出屋内。待室内无人,关白大人将信盒移开,取出女儿梅壶女御的信准备烧掉。将信拿在手中,关白大人定睛看去,信封下端连着一团小小的黑色。

那团黑色仔细看来竟有人类的五指,关白大人一时奇怪,正待细看,那信竟被夺走,随着那只黑色的小手像沉入水中般没于地板。

信不见了。发生这等诡异之事,关白大人又惊又怕,喝道:“来人哪!来人哪!”

土御门邸顿时啧杂起来。

“哈哈哈哈……”汤玛士神父悠闲侧卧于踏踏米上,他面前的精致小盆中盛着洁净的水,水中似有影像,正是关白大人着急的让仆人找阴阳师的情景。看着关白大人又急又怒的样子,汤玛士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指轻触水面,水面荡起层层波纹,影像渐渐消失了。

那只夺关白大人信的地精完成任务返回而来,自地板显出身形。地精将信交给汤玛士,神父看看,点点头,便拿了一块宝石作为交换。地精得到宝石,高兴的向其他地精炫耀去了。

与俊荫同样受到父亲训斥的还有薰少将。

左大臣本就担心自家女儿,但目前状况实在不适合他出面。这种时机左大臣实不愿意薰少将又惹事端。

左大臣道:“你年少气盛是好事,但于此事实乃无益。你暂且宽心,我今日去找过关白大人了。”

“哦,他怎么说。”

“在朝中要与太政大臣抗衡,唯关白一人矣。幸而关白大人闻知此事对我等深表同情,答应周旋此事。”

“是吗?如此妹妹可得清白了。”

左大臣与薰少将一直聊到深夜,因得关白大人之助暂时不再担心。左大臣唯担心女儿藤壶女御心情郁结,修书一封让薰少将明日带去。但两人哪里料到,陷害藤壶女御的不是别人,正是这答应帮忙的关白大人呢。

俊荫收到神父汤玛士的信,笑笑道:“如此便欠了他两个人情了,唉呀唉呀。”因事情有了转机,俊荫便进宫向今上报告此事,以便商量对策。

今上阅罢梅壶女御的信,愤而将信拍在短几上。

俊荫道:“有了此信,便可以此限制关白大人的行为了。微臣会找个时间与关白大人喝茶,以达成共识。”

“朕想首先要还藤壶女御清白,再者让关白答应不得再伤害丽景殿女御。嗯,最好再让道说中将取消与尚侍章子的婚约。对了,还有一品内亲王不得出嫁,此乃古训,让关白大人去对太后说,关白不会不答应。”

“只是不知关白大人能否就犯啊。”本来已有关白大人的把柄在手,但不知为何俊荫还是放不下心来,谁知那狡猾的关白大人又会出什么坏主意呢?

“朕一定要让他答应。”今上看着手上的信道。

源琥珀将纸烛移近,阅览古代物语,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虽时辰尚不算晚,但因昨日睡得迟了,故而此时特别想睡。

室中突然出现了青色光球,无幻自光球中显现身形,原来他终于自宫中回来了。

琥珀问道:“怎么样了?”

“主人放心,御匣殿只是为梦魇所迷,我已施了法术,保她无事。”

“哦。”

见琥珀头也不抬,无幻奇怪道:“主人看什么书如此入迷?”

“《信风草子》。”

无幻于琥珀身边坐下,假装凑过去看书。琥珀正醉心于故事情节,没有注意到无幻的左手伸至身后,兀的变出一把小巧的青色匕首,烛火一掠,反射出冰冷的光。

 

(第二十三章完)

下章预告:《被抛弃的绝望》,下章会出现第一名死者,会是谁呢?猜对米奖哦~~~~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