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露非秋剧情吐槽 分站

主站http://sakuramachi.lofter.com/

 
 
 

日志

 
 
关于我

原创文字及图片禁止无授权转载及用于商业活动,谢谢合作!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剧情+吐嘈》系列与《布袋戏同人》系列,文章版权归我所用有,不可商用,截图来源于霹雳布袋戏及金光布袋戏,其他引用图片及转载文章归各自作者所有。禁止无授权转载,盗用必究!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话~怪~第二十一章  

2008-11-11 08:23:10|  分类: 平安朝事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第二十一章 真?镜中将

章子得知今上同意自己嫁给道说中将,内心十分不满,便直入清凉殿面晤今上。清命妇听闻尚侍来访便回避了。

今上闻得章子尚侍到来,已然猜到了几分,心里也觉得对她不起。二人隔着三层帷屏面晤。

章子道:“皇上,臣妾任尚侍之职不久,莫非臣妾司理事务有何处不妥?”

今上道:“并无不妥之处。尚侍实是客气了。”

“听闻关白大人向今上提及了道说中将的求婚请求,不知今上是何意思。臣妾毕竟是尚侍,故行动不敢自专!”

今上叹口气,挥退所有侍女,命令政清道:“你去守着外面,任何人不得入内。”政清领命而去。

尚侍章子见今上此举,心下也猜到了事有隐情。

今上道:“此事朕早已闻得,但无可奈何,决定权不在朕手上。此事是太后及关白大人决定的。”

“其实臣妾也明白,此事并不该责怪皇上。但是,本该有权利否决此事的您,却偏偏无能为力,这才让臣妾心里怨恨倍增。”

“章子,道说中将其实人品极好,英俊无比,况且他对你一往情深,经年不衰。你若是嫁他,定不会……”

“可是,为何只因他对我‘一往情深’,我便非得嫁他不可呢?况且此情之深浅,谁人知晓。皇上,臣妾告退了。”章子尚侍不再多言,径直退下了。

今上目送章子的背影,心想:也许以后都难以见面了吧。身为皇上,却连自己的尚侍都保不住,真是让人汗颜啊!手渐渐握成了拳。

因章子尚侍即将出嫁,故而便从宫中退出回到了私邸。式部卿亲王见女儿回来,见其面色不悦,忍不住劝道:“现皇上及关白大人皆应了此事,你已无可回避。还是快快让乳母及侍女开始作准备吧。约定的日子离得不远哪。我堂堂亲王的女儿招婿,定得办得体面才行啊。况且女婿又是摄关家的嫡子,老夫面上亦有光彩!”

尚侍章子见父亲式部卿亲王竟为女儿被迫嫁人之事如此兴奋,越发觉得父亲昏庸。只是现在退无可退,难道真的只有束手待嫁吗?一向处事游刃有余的章子,此次也觉得事情难办了。不,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来的,一定有办法的……

话说真?镜中将与白狐族的藤真小玳远游唐国作结婚旅行,忽接到伪?镜中将式神传言。藤真小玳阅罢信一脸黑线,真?镜中将奇怪道:“怎么了?是不是藤真晶有事找你?”

“是啊,我们得回家了。”藤真小玳道。

说起妖怪界的白狐一族藤真氏,那是妖怪界的名门。藤真小玳与藤真晶数年前来到平安京,小玳意外与镜中将结为夫妻,两人约好去唐国旅行,便央求藤真晶代替镜中将留下来。虽藤真晶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架不住妹妹小玳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下来。

藤真晶在平安京享受着众多情人的齐人之福,真?镜中将一路忍受着小玳的“催殘”,就这样过了两年。

藤真晶伪装成镜中将的样子,自然与主家光平氏常常见面,由此日久生情。当然其实日久生情的还有波斯猫紫菀,这个暂且按下不表,藤真晶至今尚不知紫菀之身份,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前些日子光平氏日日为养女清女公子及爱猫紫菀入宫之事伤心颇久,藤真晶因勾玉之事意外与光平氏结缘,近日要被接入西八条府,所以才会想请妹夫镜中将回来顶缸。

兄妹(?)相见,分外眼红。两只狐狸把镜中将关在纸隔扇外,藤真小玳帮助藤真晶换上女子服饰,再将头发变长,藤真晶就从姿容俊雅的公子哥儿变化成了温宛可人的女公子。

晶子身着红梅色的打衣,内衬几件白色的单衣,有如雪上红梅般艳丽。镜中将看罢,忍不叹道:“真是绝妙啊!小玳,你家之人果是人间绝色,早知我把你们姐妹二人一道娶来!”

话音刚落,晶子与小玳一齐瞪道:“你(妹夫)这怪癖还是未改一分一毫啊!”

三人久未相见,便一起说了会悄悄话,晶子也将这段时间平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镜中将,以便让其知晓时局。得知光平氏二位女公子皆入宫时,镜中将道:“实未想到怜子亦会入宫,此女个性甚是英武,不似平常女子。但她入宫或许会比一般女子的办事能力更盛也说不定呢。倒是二女公子夕露个性温婉,万事心中都有计较,只可惜光平氏职务稍低,否则此女入宫为妃倒是合适的……”

晶子早听惯了镜中将的高谈阔论,小声对小玳女公子道:“妹夫如此花心,我实放心不下啊。”说罢叹口气以表示关心。

小玳女公子皖尔一笑,示意晶子不用担心。晶子正自奇怪,只听镜中将自顾自地还在念叨:“……当然这些女子是皆不如我的夫人小玳的。说起藤真小玳,那是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嗯,怎么妹夫像是念书似的?”晶子露出了崇拜的目光。“你是如何调教的?”

“嘻嘻,确是书里的。我带着这一位穿越了一下,去了唐国未来的一个朝代观光。”

“什么!你们还穿越!要是被那一位知道了你们可……”

“啊呀啊呀,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的嘛。”小玳向晶子眨眨眼睛笑道。

姐妹二人谈兴正浓,光平氏派来的车子已经到了,正催着快出发呢。

小玳拉着晶子的手道:“这样一来又要分开了,为何不能住在一起呢。”说话间已有了哭腔。藤真小玳虽有些鬼灵精怪,但她实是位可亲可爱的女公子。想到刚见面即要分开,怎么能不伤感呢。

晶子替小玳擦去泪水,安慰道:“妹妹,人间即是如此,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现下你我二人皆已有了归处,但我们终不是人间女子,要见面是很容易的。”小玳这才点点头止住了泪水。

镜中将扶住夫人的肩膀,安慰道:“又不是去远方,见面并不困难。总是落泪是不吉利的哟。”

因镜中将名义上是晶子的兄长,故而也备了车子送晶子过去。加上装各种用具的车子三辆,侍女亦用了四辆车子,镜中将则坐在最前面的车子为晶子女公子开路,一行人向西八条驶去。

是夜罗城门迹,凉风催,风呼号,似鬼泣。霜月踏风而来,无幻坐看繁星。冬夜星少,无幻与霜月皆无言语,只静观天象。
“我们离开这里吧。”考虑良久,无幻终下决心道。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霜月不去看无幻,低首道。

“什么?主人已经说过了,只要你不去惹麻烦,她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无幻青绿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他转过头来望着身边垂首而坐的女子。

“可是,我有想作的事了。”霜月抬起头来,眸子中闪着鲜红色的光。

“你知道,我会阻止你的。”我早已答应主人。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会先解决你的。”

无幻面前的女子露出妖异的笑容,霜月鲜红色的眼睛仿佛是血色的深渊……

“嘻嘻”

——四条邸——

“琥珀大人,怡子内亲王真的要嫁人吗?”北月(注:久米仙人)在短几旁看琥珀作画,忽然想起来这件事,于是问道。

“按常理来说是不可以的。”琥珀运笔轻触纸面,随意便成竹叶片片,足见其手法高明。

“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北月歪着头问,长长的垂发顺着脸庞垂下,姿态甚是可爱。北月虽是化成人形的时间已不短,但其不常与人接触,故而心性甚是无瑕。于这点,虽说轻视世俗但却对人心探悉甚深的琥珀,内心对北月亦有一丝羡慕呢。

“世间之事不按常理之处颇多,你不懂实是幸事。算了,与你说这些又有何用。”琥珀笑笑将话题扯开,问道:“无幻出去甚久还未回来,他最近忙什么呢?”

“啊,应是与那个七弦琴妖霜月约会去了吧。此二人倒是相配,我见过那霜月一面,甚是美丽惊人呢。”

“七弦琴……吗?”想到可疑处,琥珀放下了笔,膝行至帘前,透过帘子望着院中的草木。

“怎么了?主人?”

“没什么,只是我记得鸿哀帝之父一条天皇有位内亲王似也叫霜月,难道是巧合吗?”琥珀于帘前坐下,北月膝行至其身边,道:“这七弦琴现在光平氏之女御匣殿处。因今上宠之,故而将此琴赐给了她。我前些日子去宫中找紫菀玩,在御匣殿那看到了。实是一把漂亮的琴呢,御匣殿拨动琴弦之声,也实是美妙无比。”

“那琴也算有些来历,乃是前代的名器,其名也叫霜月。若真是如此单纯,倒也罢了。希望是我的多心吧。”

正说话间,无幻化出身形。“主人!”

“你回来了,那我便放心了。不知为何,我总有不祥预感。”琥珀望着无幻道。无幻慢慢走近琥珀,笑道:“主人,你怎么也会疑神疑鬼了。呵呵。”

北月在一旁笑道:“无幻,太失礼了哟。主人是担心你嘛。”

“是我不对,来得晚了。”无幻伸手理了理长发,用发绳绑起来。被散乱的发丝挡住的眸子,血红的光一闪而过。

——御匣殿——

“姐姐,近闻你身体不适,特前来探问。”夕露典侍道。自担任公职以来,二姐妹便不常见面了,但一直通信不断。

“妹妹莫要担心,只是夜里常发恶梦恧而已。此事先不要告诉父亲。”怜子因晚上睡得不好,气色稍差,但并无什么大碍,唯想睡而已。

“啊,不知是哪里的格子窗没关好呢,总吵得我一晚一晚的睡不好。”怜子以手抚额,看样子非常痛苦,眼睛下面都有一层淡淡的阴影。

“姐姐还是稍歇息会吧。妹妹在旁陪你。”夕露典侍扶怜子躺下,将单衣给姐姐盖好。过了会,怜子便闭目而眠,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夕露典侍乃命众侍女随自己来到外间,众人皆膝行过去,均小心地不发出一丝声响,末了关上纸隔扇。

夕露典侍道:“方才御匣殿所言格子窗是怎么回事?”

一位怜子的亲近女官答道:“说来也怪。御匣殿近日来总言有格子窗未关,但众人皆查过,并无此事。御匣殿总说夜里发梦,又言格子窗响声吵得其无法安睡,但我们值宿时皆未听得有声响啊。”

“这样啊……”夕露典侍听罢,内心道:莫非是有妖异之物惊扰姐姐?以前听闻父亲说过,姐姐体质特殊,容易吸引黑暗住民惊扰。此事看来并不简单,为防父亲担心暂不告之,我自己想办法吧。

又问:“可曾找过阴阳师来看过?”

女官们道:“我等自御匣殿初有异状便找过阴阳师来看过了,但奇怪得很,并无发现怪异之处。”

“如此,你们先去照顾姐姐吧。我日后再来探望。”夕露典侍乃退出御匣殿,回宣耀殿去了。

——丽景殿——

“女御,今日你身体如何?”侍女们关切的问。女御已有身孕一月有余,身形虽尚未有异,但毕竟怀的是龙种,故而众人皆不敢太过掉以轻心。

“尚好。只是觉得今日胸有微痛,许是怀孕病状吧。”丽景殿女御手抚胸口,额上似淌下汗来。因葛巾紫生性善良,平素便不大愿意麻烦侍女及女官,现下说出病状,其实已是忍耐良久,痛苦难耐了。正说话间,胸间一阵闷痛,葛巾紫虽是咬牙忍着,但终是忍耐不过,立时昏了过去。

“女御大人!女御大人!”

“女御大人!”

“女御大人!”

众侍女一时手忙脚乱,将葛巾紫扶到寝室躺下,这边已有侍女去报告了今上。今上得了消息,直奔丽景殿而来。太政大臣闻得女儿染病,业已昏倒,急得鞋亦没穿便直从小一条邸来到丽景殿探望女儿。

——三条邸——

藤原俊荫闻得妹妹昏迷,内心也担忧不已,但无奈自身也是行动不便,难以起身,无法前去探视,只是悲伤叹气。心道:“但愿此次计划成功便好了。虽是一时受苦,但若是扫清障碍,倒亦值得。”

“几日不见,你已起不了身了吗?”忽一声音传来,俊荫自寝台上抬头望去,原是神父汤玛士不请自来。

“让你失望了,神父。还请你为女御作好防护便好了。”俊荫侧过身来,看着坐在其寝台边的银发的神父。

“这是自然。我答应你的事情,便不会食言的。倒是你,为了一个得不到手的女人真值得吗?竟然会以自已为转移法术的媒介,不顾自已的身体,将伤害转价自身。看你现在的样子,要是被太政大臣知晓,不知将会如何?”神父嘲笑道。

俊荫苦笑着说:“此事我不后悔。这也算是我与今上的约定,只是这约定会令妹妹受苦,我实是不忍,故而出此下策。现在妹妹已受波及,想来皇上已经有所行动了。我需得入宫去了。”说罢挣扎起身。

神父道:“你如此模样,哪还进得了宫。算了,反正已经帮了你,不若送佛送到西。”说罢执起法杖,念动咒语,一阵青蓝色的光芒罩下,俊荫顿感神清气爽,不禁叹道:“神父之能为真是让人惊叹啊。小生我先谢谢了。”

神父摆摆手道:“免了,我可是要算‘利息’的。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如果你痛死了,我反倒划不来。”

俊荫便起身,于屏风后着衣,不禁又问:“神父大人,我有一事不明。”

“何事?”

“我本以为你不会帮我的,可事实并非如此。你究是为何帮我呢?”

“这嘛,啧啧,大约是因为无聊吧。”神父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法杖的铃环发出清脆的叮呤声。

俊荫已将直衣穿好,从屏风后走出,道:“我以为你会说是因为我父亲。”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汤玛士素来行事随意不拘,哪里是此种小恩小惠便可以拉拢的人呢?神父望向俊荫,嘿嘿的笑起来。

“我看也不是。”

(第二十一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